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瑶动怒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瑶动怒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瑶动怒

  气氛陷入沉默。

  凝冬见自家主子沉默不语,以为她心里难过,磕磕巴巴地安抚道:“夫人,您、您别难过。”

  孟瑾瑶轻轻地“嗯?”了一声。

  凝冬稳了稳心神,语气越发笃定:“夫人,您是正室夫人,那个女人怎么也越不过您的,况且她很有可能已经嫁为人妇了。”

  孟瑾瑶莞尔,低笑一声:“想什么呢?我没难过。”

  见她们似乎并不信,她又添了句:“真的,我没难过。”

  瞧这话说的,怎么听着都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一致认为夫人口是心非,侯爷把未能送给白月光的东西从库房里取了出来,然后放到书房里去。

  书房里的东西除了笔墨纸砚和一些书,就是比较贵重的物品,那套头面被侯爷如此宝贝,夫人作为妻子,又怎么可能内心毫无波澜?

  孟瑾瑶看两个丫鬟如此紧张,坦诚道:“我承认,听到这种事我心里也不是完全不为所动,不过那又如何?”

  她说着,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莞尔笑说:“她在前,我在后,她是过去,我是现在,我跟她计较什么?侯爷待我好,给我在侯府立足的资本就好,其他的我不在意,毕竟我从一开始就不是图他的爱,他的心给谁不是我该关注的事。”

  清秋与凝冬听后默然,她们家主子很通透,但又很让人心疼,才十六岁情窦初开的姑娘,出阁前还对婚姻拥有美好憧憬的姑娘,如今是连一颗真心都不敢奢求了,顾修明做的混账事对她们主子影响颇大。

  孟瑾瑶又道:“好了,此事以后莫再提,比起什么男女情爱,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凝冬心疼主子,心里堵得慌,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回道:“夫人,林大哥那边说一切都照我们期待的进行着,过些天应该可以收网了。”

  孟瑾瑶颔首:“那便好,你们先出去,我再歇一会儿。”

  闻言,清秋与凝冬对视一眼,皆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而后应声退下。

  出了屋子,凝冬低声问:“清秋,夫人这样,是真的没事?”

  清秋回道:“这个我也说不准。”

  良久过后,清秋悄悄进屋,往靠窗的软榻上看了眼,便见自家主子此刻酣睡正香,似乎真的是她们多心了,主子并没有为这种事而烦心,她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暮色四合,晚饭时分。

  凝冬给顾景熙盛饭,可放到他面前时,略带几分怨怒,动作有点粗鲁,那动静也就有点大,饭碗放在桌子上发出“嗵”的一声响。

  顾景熙微愣,错愕地看了凝冬一眼,见凝冬眉宇间氤氲着薄怒,似乎在给他摆脸色,他又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现在他在家的地位如此低了?连个丫鬟都敢在他面前摆脸色?

  清秋瞬时为凝冬的所作所为捏了一把冷汗。

  凝冬愣住,她是下意识的举动,做的时候没想太多。

  孟瑾瑶马上打圆场,脑子转了转,道:“夫君,凝冬这丫头想起已去世的长辈,心里难受着,你别跟她计较。”

  顾景熙听罢,也便不追究。

  孟瑾瑶看向凝冬,温声说:“凝冬,这儿不用你侍候了,府里夜色不错,你到院子里走走散散心。”

  凝冬连忙应声,然后福身退下。

  清秋看了眼她的背影,暗自松一口气,原本夫人还说凝冬沉稳了不少,如今看来还是不够沉稳,情绪易外露。

  事后,孟瑾瑶也将凝冬叫到跟前,好生敲打一番,板着脸沉声训道:“凝冬,我平日里是不是太纵容你了?胆子越发大了,在主子面前都敢不敬,你学的规矩都忘了不成?”

  凝冬红着眼眶,哽咽道:“夫人,奴婢是觉得气愤才、才如此。”

  孟瑾瑶神色冷然:“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别忘了这桩婚事你主子我是怎么得来的,他是被迫娶了我,他在娶我之前本就对我无意,有求而不得的姑娘不是很正常?当然了,谁让他教子无方,子债父还,他自己也没反对娶我为妻。”

  凝冬对上主子含怒的双眸,心中一颤,眼泪夺眶而出,像断线珠子似的往下掉,她扑通跪下,声泪俱下:“夫人您别生气,奴婢知错,再也不敢了。”

  孟瑾瑶缓和了脸色,语重心长道:“凝冬,你要明白,我们现在的安稳生活来之不易,不可再生事端,有些事当作不知便好,你主子我也不是那种一点不如意就伤春悲秋的人,这点事儿碍不着我什么事儿。”

  凝冬认真点点头:“夫人,奴婢明白了。”

  孟瑾瑶道:“好了,你出去吧,谨记绝无下次,不然我直接给你找个婆家,再添一副嫁妆把你嫁出去。”

  凝冬心头一紧,张嘴欲言,最终不敢再说什么,应声退下。

  待凝冬退下,清秋温言道:“夫人,您息怒,经过这次,凝冬下次肯定不敢了。”

  孟瑾瑶轻叹一声:“也是我平日太过纵容她,胆子才如此大。”

  清秋悄悄看了眼主子的脸色,替凝冬解释一句:“夫人,凝冬上回都能沉得住气,这回应该是因为侯爷把那套头面从库房里带出来,过于担心您才会如此的,她害怕侯爷放不下那位姑娘,想要再续前缘,到时候您处境艰难。”

  孟瑾瑶回道:“我知道,但她不该在侯爷面前如此大胆,这一次我没责备她,下次变本加厉可怎生是好?”

  清秋张了张嘴,迟疑地问:“夫人,凝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难道您不担心?”

  “我担心什么?”孟瑾瑶摇头失笑,不紧不慢道,“我是正室夫人,只要我不犯错,他就不能无缘无故休了我,再如何喜欢别的姑娘,最多也只能纳进府里做妾,屈居我之下。”

  听罢,清秋怔怔地看了主子半晌,明白主子的意思了。

  孟瑾瑶温言道:“倒是你们这两个丫头,别想太多,什么最坏的打算我都做好了,不过就侯爷这品行,我琢磨着,就算他纳妾了,我的下场也不会太惨。”

  她说着,莞尔笑道:“但是,他曾经跟我承诺过的,他不会纳妾,除非他食言。”

  那时,她觉得顾修明对李婉儿而言,是个难得的深情人,而顾景熙以为她对顾修明有意,便说这逆子不是良配,后来她反问一句:“那夫君呢?是不是良配?”

  顾景熙跟她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不会纳妾,至于是不是良配,那得看夫人如何觉得。”

  她想,顾景熙应该不会食言吧?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