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是她打的_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笔趣阁 > 渣男逃婚我当场改嫁了孟瑾瑶顾景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是她打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是她打的

  ——萱宜,你们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下,顾萱宜浑身一僵,这是她三婶的声音。

  提起三婶,她就想起上一次跟顾萱灵发生争执,全程都被三婶看了去,最后她被母亲罚跪祠堂,在列祖列宗面前思过,禁足半个月,还抄了二十遍家规。

  她长那么大,还是头一次被罚得那样狠。

  三婶在她心里,就像三叔一样让人害怕,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她缓缓侧过身望去,果真就看到她三婶在几步之遥的地方静静站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她瞬间就怂了,完全没有方才盛气凌人的模样,乖顺得像只猫,忙福了福身,期期艾艾地喊了声:“三婶。”

  李婉儿看到孟瑾瑶,霎时间忘记哭泣,自己方才那句话,也不知有没有被孟瑾瑶听进去,若是被听进去了,孟瑾瑶等会儿估计不会放过她,方才她是怀疑孟瑾瑶指使顾萱宜为难她,可如今看到孟瑾瑶面无表情的模样,她便知道此事肯定不是孟瑾瑶指使的。

  她心怀忐忑地行了一礼:“妾身见过夫人。”

  孟瑾瑶淡声问:“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顾萱宜对上次被罚一事印象深刻,可不敢再冒险,抢在李婉儿回话前说:“三婶,是这样的,方才我跟李姨娘在拐弯处撞到了一起,直接磕了额头,我当时以为李姨娘是故意的,就跟她理论一番,但看样子她应该是无心之过。”

  孟瑾瑶看向李姨娘,淡声问:“李姨娘,此事真的如大姑娘所说的那样?”

  李婉儿生怕顾萱宜等会儿翻出她方才说的那句话,哪里敢说顾萱宜撒谎?忙不迭地点头:“回夫人的话,正是大姑娘说的那样,方才妾身走得快,不小心撞了大姑娘。”

  见双方都不愿意说实话,明显是不想继续纠结此事,孟瑾瑶也不淌这趟浑水,温声道:“既然是意外,那此事就此揭过。”她说着,眸光落在顾萱宜身上,“萱宜,你也别再揪着不放。”

  顾萱宜点头应声:“是,三婶。”

  孟瑾瑶又道:“那就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俩人应声,也不敢继续逗留,直接朝相反方向走。

  不过,顾萱宜是笑着离开的,但一想到李姨娘是三哥的宠妾,她又心有忐忑,暗恼自己方才盛怒之下冲动行事了。

  下一刻,她又想起昨晚无意间听到母亲跟父亲的对话,说三哥这次又被罚禁足,抄《孝经》五十遍,失了三叔的心,这世子之位估计是坐不了多久了,便放心下来。

  而李婉儿却是带着一肚子委屈离开,当初街坊邻里知道她要做长兴侯世子的妾时,都说她的好日子来了,无一不羡慕她到侯府享受荣华富贵,可到了侯府她才知,低贱的妾室只比下人身份高点,也是半个下人,每个主子都可以欺辱她。

  凝冬瞥了眼背道而驰的俩人,低声道:“夫人,大姑娘这回还挺讨喜的,虽然奴婢这样说,是有点幸灾乐祸,但奴婢就瞧李姨娘那柔柔弱弱,动不动就泪眼汪汪的模样不顺眼。”

  孟瑾瑶赞同道:“的确挺讨喜的。”

  凝冬又道:“不过,就大姑娘这欺软怕硬的性子,只欺负弱小,平等欺负每一个惹她不高兴的弱小,很多时候都是讨人嫌的,也不知大夫人怎么教的,好好的姑娘被养成这副性子。”

  孟瑾瑶淡声回道:“娇惯过度就会这样,受不得半点委屈,吃不得半点亏,孟瑾玉不也这样?但她似乎比孟瑾玉好点,她是明着坏,孟瑾玉是暗着坏。”

  提起孟瑾玉,她黛眉一蹙,眼底掠过一丝嫌恶之色,转移话题:“这个时辰阳光也变猛了,我们先回去吧。”

  凝冬应声:“是。”

  青玉轩。

  顾修明被禁足罚抄《孝经》,心里愤恨又憋屈,但他不敢不抄,因为禁足期满,父亲肯定要检查,发现他没抄或少抄,肯定会迎来更严重的惩罚。

  他没办法,只能奋笔疾书,化悲愤为速度,抄着抄着,心境也逐渐恢复平静。

  忽然,书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一道倩影闯了进来。

  顾修明抄写的动作一顿,放下手中的毛笔,抬眼望去,一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映入眼帘,他当即愣住,打量了心爱的姑娘一眼。

  只见李婉儿双眼通红,泪水簌簌滑落,额头红了一块,白皙的小脸上还赫然印着一个巴掌印,看这掌印的尺寸,很明显是被女人打的。

  而府中跟婉儿有仇的女人,也就只有孟瑾瑶。

  想到这里,顾修明怒火顿生,眼底翻涌着恨意,心也在揪着疼,他都舍不得对婉儿说半句重话,孟瑾瑶竟然敢打婉儿?

  李婉儿见他脸色难看得紧,怯生生地喊了声:“修明哥哥。”

  顾修明沉声问:“婉儿,是不是孟瑾瑶那贱人?”

  李婉儿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

  “我就知道是孟瑾瑶那贱人。”顾修明恼恨不已,咬牙切齿道,“那毒妇仗着父亲的宠爱,越发肆无忌惮了,她不敢打我,就拿你来出气。”

  李婉儿听罢,大概明白他是误会了,忙摇了摇头:“修明哥哥,不是她,不是她打的。”

  顾修明并不信她的话,越发心疼她的善良懂事,放柔了语气:“婉儿,我知道你善良,但你不必为她说好话,不是她还有谁敢对你动手?难不成是你自己打自己?”

  李婉儿哽咽道:“是大姑娘打的。”

  闻言,顾修明错愕,费解地问:“大妹妹打的?你跟她无冤无仇,她打你做什么?”

  李婉儿轻声抽泣着,断断续续的说了方才的事。

  顾修明听了,脸色越发阴沉,他这大妹妹是被大伯母娇宠着长大的,脾气骄纵,盛怒之下还真会做出这种事,但婉儿是他心尖儿上的姑娘,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大妹妹竟然半分面子也没给他。

  一个庶房出的姑娘,以前在他面前从不敢放肆,现在竟然爬到他头上来了?

  李婉儿拿出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迟疑地问:“修明哥哥,她是庶房的嫡女,你是嫡系的嫡子,又是世子,身份比她尊贵,她却敢不给你脸面欺辱我,是不是因为……因为……”

  她欲言又止,有些话不敢说出来,怕惹原本就在愤恨中的顾修明不高兴。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

  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

  阅读最新章节。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