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化作一面高墙_浪子回头:修仙归来,老婆逼我离婚
笔趣阁 > 浪子回头:修仙归来,老婆逼我离婚 > 第9章 化作一面高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化作一面高墙

  得到血参,心情大好的陈东不介意帮林子墨解决这个麻烦。

  司机一听,连忙趴在地上不断的磕头求饶。

  “不要杀我,我只是一个司机……”

  司机看了陈东一眼,知道能决定自己命运的是林子墨,便调转方向朝林子墨边磕头边诉苦:

  “林少爷,我也是被逼的啊!是林子盛,是他让我把你带到这里的,我不听,他就要对我老婆孩子下手啊!”

  “林少,这么多年了,我为你和夫人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不能放我一次?”

  “林少,我代表我全家求你了……下半辈子,我这条命就是你和夫人的了!”

  说完,又是‘砰砰砰’几个实心的响头。

  这个司机求饶倒是一把好手,短短几句话,先是甩锅,再是聊情分,最后是表忠心。

  一套操作下来,就算是陈东都不忍心动手了。

  “二哥……原来是他安排的……”

  林子墨面色凄惨,他知道自己在家里不受欢迎,可怎么也想不到林子盛会记恨他到如此地步。

  “唉!”

  林子墨叹了口气,看向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中年男人,缓缓说道:“求大哥手下留情,饶李叔一命。”

  “好,既然如此,那这里便没我什么事情了,这后面的事情我相信你知道怎么做。”

  陈东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森林深处走去。

  树林的阴影刚刚吞没陈东,林子墨和司机便觉得眼前一花,陈东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到这一幕。

  林子墨和司机瞳孔微缩!

  “消……消失了!神仙……绝对是神仙!”

  司机激动的喊道。

  林子墨也是异常震惊,忽然他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喊道:“神仙大哥,我还不知道怎么联系你呢!”

  “必要之时我会去找你。”

  陈东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如天雷滚滚。

  “真不愧是的神仙,果然神秘!”

  林子墨感叹一声,随后两人便上车离开了。

  这会陈东踩着飞剑在,一脸的苦恼。

  他可不是有意故作神秘的,只是他现在刚回来连手机都没有,根本没有联系方式。

  倒是想过留下家的地址,但立马就让他给否了。

  经过今天的事情,陈东很明白今后的生活注定不会平静,父母年纪大了,他不想父母牵扯进这么复杂的事情当中,只想让父母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生活。

  他决心化作一面高墙,将风雨挡在外面,温暖留给家里。

  回到医院,陈东站在医院对面的房顶上,看向病房。

  苏诗晴的父母守在病床前寸步不离。

  陈东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去见苏诗晴,以目前的情况,见面也只是徒增争吵罢了,反而会影响苏诗晴休息。

  “诗晴,再等等,我一定会让你看到我的改变,也一定会救你!”陈东喃喃道。

  视线一转,医院门口。

  韩梅搀扶着陈文山正慢慢离开医院。

  两位瘦小的老人,一个腿脚不便,一个气虚体弱。

  为了省下那十几二十块的打车钱,二老就这么搀扶着,相互扶持着步行回家。

  “爸妈……”

  陈东鼻尖一酸,无尽的愧疚与自责涌上心头。

  一定,一定要让自己亏欠过的人过上好日子!

  陈东深吸一口气,消失在楼顶。

  下一秒,陈东一条巷子里跑出,追上了父母。

  “爸妈,怎么不打车回家?医院距离咱家七八公里呢,你们身体这么差,走着回去不得把身体累垮了。”陈东呼喊着追上父母。

  陈文山和韩梅回头看到儿子出现,两人皆是一愣。

  “哼!”

  陈文山冷哼一声,立马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倔强前行,嘴里骂道:“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们的死活和你有什么关系!滚!我陈文山这辈子没有生过你这样的儿子!”

  当妈的还是心软,韩梅张了张嘴刚想劝解两句,但想起陈东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这次陈东没有逃跑她眼底深处还是有些欣慰的。

  陈东明白,现在所有人对他最大的误解还是这消失的三年。

  “爸妈,你们听我解释,这三年不是我有意消失的,当年我逃走后遇到了一位奇人,这些年我一直在那位奇人身边学本事,奇人说本事没学成就不让我回来,所以才消失了三年。”

  陈东只能撒下善意的谎言。

  因为在父母眼中,子女再强大也只是他们的孩子,再强大也会为子女担忧。

  把修仙的事情告诉父母,他们不仅帮不上忙,还会让他们睡不着觉。

  “呵,三年不见,编瞎话的本事倒是退步了,还奇人!什么奇人能看上你这种东西!”

  对于陈东的说辞,陈文山那是一个字都没信。

  相比于三年前陈东变着花从家里骗钱,这话说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爸,这次我没有骗你们,我跟着奇人学了很多,不仅学了些手脚功夫,还学了一些医术,您看,这就是我刚刚捡漏收到的药材,为诗晴治病用的。”

  说着,陈东把血参拿了出来。

  扑鼻的药香,证明着血参的价值。

  “这是……人参?”韩梅有些好奇的说道。

  陈东点点头:“嗯,这是人参的一种,叫血参,有恢复元气,提高生命力的作用。”

  “这么神奇?那我们赶紧回去给诗晴用吧!”韩梅惊喜道。

  “妈,这只是一种药材,想要给诗晴治病还需要很多辅助药材才行,不过您放心,剩下的药材我会想办法凑齐的。”陈东见母亲态度有所缓和,嘴角也情不自禁翘了起来。

  “哼!谁知道他是不是又在骗人,学医?三年能学出个屁来!”陈文山嘴上还是那么不饶人,但也没了之前强硬的态度。

  能做到这样陈东已经很满意了,至少父母不再赶他走了。

  二老执意要步行回家,为了给诗晴省下钱做手术,陈东也只好陪着二老,有他在一旁输送灵气,走回家也不是问题。

  一路上,三人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的,毕竟陈东带给他们的阴影太大,只有韩梅时不时询问两句这三年的经历,不过也让陈东一一搪塞过去。

  一家三口,慢慢在路上走着,直至天边夕阳西下,橘红色的余晖洒满大地。

  陈东心里很暖,因为有家的感觉。

  ……

  另一边,林子墨和司机已经回到了林家。

  两人在回来的路上已经串好了口供,将所有罪责推给高明。

  就说高明拿到人参后跑了,反正也是死无对证。

  一回家,司机便去找林子盛汇报任务,林子墨则是去找母亲。

  “你说什么?人参被高明劫走了??”

  房间内,林子墨的母亲一脸绝望的瘫坐椅子上。

  “是的,高明说是二哥在背后指使的,我不敢得罪二哥,所以……”

  林子墨看着呆滞的母亲,心中也是一阵心疼,但没办法,不管怎样不能把高明死亡的消息传出去。

  “五百万!我攒了二十多年!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没了这血参,你以后可怎么在林家立足!”

  林子墨的母亲看了风尘仆仆的儿子一眼,裤腿上还沾着灰尘,以为儿子受了欺负,不由的抱住儿子,抽噎道:“没了就没了吧,你没受伤就好,是妈妈没本事,没法成为你的后盾。”

  “只是……没了血参,你爷爷的寿诞礼物怎么办?”

  就在林子墨准备说出两张符箓的时候,房间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三少爷,老太爷的寿诞要开始了,家主让你们母子快些去大堂集合,哦!对了,别忘记带寿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