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林家震惊_浪子回头:修仙归来,老婆逼我离婚
笔趣阁 > 浪子回头:修仙归来,老婆逼我离婚 > 第11章 林家震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林家震惊

  “林子墨,你要干什么!这是对爷爷的大不敬!”林子盛呵斥道。

  “子盛!”

  林启山冲着儿子微微摇头:“这个时候,他越是愚蠢,对我们就越有利,不要管他!”

  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一死,老爷子手底下的产业恐怕要分成三份,交给林家三个兄弟去打理。

  然而,老三已死,林子墨作为儿子自当要继承他父亲的那一份。

  若是林子墨的能力无法管理这些产业,老爷子肯定会以林家为重,恐怕会缩减所属与林子墨的那份遗产。

  对于缩减的部分自然就顺理成章的就平均给了老大和老二。

  所以,这个时候林子墨表现的越愚蠢,对老大和老二来说反倒越有利。

  “子墨,大伯刚才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吗?在你爷爷面前还如此胡闹,你这种心性,怎么敢把林家的资产交给你去打理?”

  果然,大伯林启天将话题转移到遗产上。

  老爷子此刻虽气若游丝,但脑子却是清醒的很,所有的对话他听得见,自然知道两个儿子打的算盘,不由的感到一阵心酸。

  辛辛苦苦一辈子,最后只有一个孙子是真心为自己着急。

  看着林子墨不顾众人反对,拿着一张钞票要往自己额头上贴,老爷子心中也为林子墨担忧起来。

  这孩子,从小就心善,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现在竟然拿着钞票当符箓用,以后怎么管理企业。

  如果真把产业平均分成三份,恐怕等自己死后老大和老二会把这一对母子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与其如此,那还不如给子墨一笔钱,让他们母子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

  “咳咳咳……”

  老爷子咳嗽几声,所有人瞬间闭嘴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看着他。

  “好了,好了,老大老二,你们心里想的我清楚,那就按你们的要求立遗嘱,但子墨这孩子从小就心善,我走以后你们可不能欺负他们母子。”

  老爷子摸着林子墨的手,有气无力的说道。

  见老爷子妥协了,老大老二嘴角控制不住的开始上扬。

  “爷爷,你不用立遗嘱,相信我,我可以治好您的!”林子墨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这孩子,以后江湖术士的话可不能再信了,拿着爷爷给你的钱,好好生活。”老爷子费力的抬起干枯的手掌,宠溺的揉了揉林子墨的脑袋。

  “不,我不要钱!爷爷,给我符箓的根本不是江湖骗子,他真的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求求您了,就信我一次,一次就好!”林子墨倔强的说道。

  看着一脸认真的林子墨,老爷子心想反正自己是将死之人,哄一哄孙子也没什么。

  于是,老爷子点了点头。

  林子墨心中一喜,赶忙拿出一张写了符箓的钞票贴在爷爷额头上。

  就在所有人准备看林子墨出丑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顿时惊掉了整个林家人的下巴,全部瞪大了眼睛呆愣在原地。

  唰!

  刺眼金光从钞票上爆发,如冲散黑夜的黎明。

  老爷子身上冒出黑色气体,那些黑色气体在金光的照耀下如白雪般消融,渐渐的金光布满老爷子全身。

  最后,金光消散,额头上的钞票化作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

  异象消失许久,整个大堂依旧沉浸在惊骇当中,半天缓不过神。

  “爷爷,您感觉怎么样?”

  直到林子墨开口询问,才让林家人从呆滞中恢复。

  “缓和,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老爷子说话声音都洪亮了许多,原本透着黑气的皮肤正逐渐恢复血色,眼中也有了神采。

  “奇了!真是奇了!所有的数据都在变好!已经和正常人无疑了!”

  林家的私人医生看着仪器显示的结果,震惊不已。

  “子墨,救我的那位高人在哪?我们得谢谢人家啊!”老爷子赶忙问向林子墨,这样的奇人必须要交好。

  林子墨连忙说道:“爷爷,高人留下东西就走了,什么信息都没留下,他只是说需要的时候会主动找我。”

  “这样啊,对方既然说会来找你,那你就做好准备,见了面一定要留住对方,爷爷要当面感谢高人的救命之恩。”

  老爷子说完,看向一直沉默的两个儿子,冷哼一声:“怎么?我死不了,你们很难过?”

  老大老二顿时打了激灵,连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爸,你这是哪里话?你能恢复,我们当儿子高兴都来不及呢!”

  “对啊,我和大哥只是太高兴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苦涩。

  看来今天,到手的鸭子飞了,而且还让林子墨这小子出尽了风头。

  “哼!”

  老爷子冷哼一声,没有过多的去追究,而是厉声道:“我病重的这两年,外面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如今托子墨的福,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多活两年。”

  “老大,通知君临酒店准备寿宴,让那些动歪心思的人知道,我还活得好好的!”

  林启天浑身一震,老爷子这话感觉意有所指,好像还是说给他们兄弟俩听的。

  不敢多想,林启天连忙去布置起来。

  ……

  日薄西山,暮色茫茫。

  陈东和父母一路步行回家。

  经过一路的交谈,陈文山和韩梅也没有再赶儿子离开。

  “东儿,你这包里的是什么?”

  刚进门,韩梅便看到地上的包裹,她隐约记得这是陈东带回来的。

  “这里面是我师傅的骨灰,我想带师傅回他老家。”

  话是这么说,但是陈东只知道师傅的家在南方某个小城,具体在哪师傅却从来没有说过。

  只能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去寻了。

  “哼,既然是自己的恩师,你怎么能把骨灰扔到地上,屋里还有个盒子,跟我进来!”林文山依旧是板着脸,一瘸一拐往屋里走去。

  韩梅拍了拍陈东的肩膀,说道:“你爸刀子嘴豆腐心,这是让你进屋呢,快去吧。”

  “好嘞!”

  陈东心中一喜,拿着师傅骨灰赶忙跑进屋子。

  韩梅看着儿子的背影,脸上久违的露出了微笑,可下一秒便是重重的叹息声。

  如果诗晴没生病,一家人还在一起,那日子该有多好。

  她现在只希望陈东是真的浪子回头,不要再走过去的老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的天色也彻底黑了下来。

  陈东的回归让韩梅多做了几道小菜。

  说是菜,也不过是一些烂菜叶、发了芽的土豆干炒的青菜。

  这些菜还是韩梅一早去菜市场捡的,能省一分是一分。

  看着这些菜,陈东终于知道父母孱弱的身体是怎么来的了,不由的红了眼眶。

  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孽!

  “东儿,吃吧,家里没什么好东西了,你凑活凑活,别嫌弃,明天我早点去菜市场,看看能不能和肉店要点边角料。”韩梅强笑出声,给陈东夹了一块土豆。

  看着碗里的饭菜,陈东笑道:“妈,我怎么会嫌弃!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吃得最好的饭菜!”

  陈东说完此话,便大口大口往自己嘴里送饭,吃得那叫一个香。

  “对了,我回来这么久怎么没见小妹?”陈东问道。

  陈文山冰冷的说道:“佳佳在君临酒店打工。”

  韩梅叹了口气:“佳佳说不能把债务都堆给诗晴,所以高考一结束她就去打工了,东儿,你现在回来了,帮着家里劝劝佳佳,她说不想去上大学了,要帮家里赚钱。”

  陈东放下碗筷,他明白母亲的意思。

  韩梅就是希望陈东赶紧找一个像样的工作,这样一来就不用妹妹去赚钱了。

  “妈,你放心吧!我一定让小妹去上学,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一定让你们过上最好的生活。”

  说起搞钱,陈东不由的想到了林子墨这个老好人。

  林家,好像挺有钱的。

  又闲聊了一会,时间已经比较晚了。

  陈东看向外面漆黑的夜空,起身说道:“爸妈,实在太晚了,我去接小妹回来,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不等父母说话,陈东已经离开了家门,等韩梅追出去的时候,门外在已没了陈东的身影。

  高空之上,陈东踩着本命飞剑。

  “君临酒店……我记得在这个方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