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万里极域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94、万里极域
字体:      护眼 关灯

94、万里极域

  宴尘在这方诡谲的小世界里于暗淡幽暗之中载着喻清渊御剑而行,这洞府内实是空洞无比,上下前后左右不见边际。宴尘御剑的速度极快,与他在外间高空之上一般无二,剑速一息数里,带动风擦面颊。

  后方的万足天龙与三首血蝠王穷追不舍,喻清渊在剑上耳听身后凶兽戾叫直震人耳膜,他沉了沉眸子,看着身前人背上墨发,搂在宴尘腰间的手指紧了紧。

  ……若不是他苍鹭国今番遭此大劫,自己又本事不够,许昭怎会被累及在此!

  昆仑山上下来的仙君除魔卫道,但这关城中之事本就与许昭无关,他路遇妖邪祸乱,出手相救是恩,不出手相救也是情理之中。

  可许昭自从到了朱雀关,已几次以一己之力回天,救他苍鹭国百姓将士……更是将他于濒死之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此刻更是……

  喻清渊眼睫动了动,垂下半分,黑衫与他的发丝随风往后拂着。

  他与他从昨日初见到此时,已是欠下良多了。

  且他自小在宫中读过古籍,其中有过不少关于神仙使用仙术需要灵力的传说,许昭为他治伤时指尖流出的灵流……灵力乃是珍贵之物,他竟为了自己这般凡俗之身损耗。

  喻清渊在此情此景中思绪翻涌,似是不受控制一般越想越深,仿佛身前与他不是相见不足两日的外人,而是……

  而是直入血肉魂魄那般的……今生所爱。

  喻清渊在见到宴尘之后脑中第二次有了此般冲击,似是故人来,愿与他朝暮白首,世世生生。

  喻清渊蹙起眉,一见钟情怎能如此深刻……

  他胸膛重重的起伏了几下,像是有什么被埋在心间深处在挣扎而出,他用力去想,感觉像是要想起什么,可片刻过去却是徒劳无功。

  他鬓边不禁沁出些细汗,对自己生出几分懊恼,那双眼眸更沉,其中有血红之光一闪而逝,不过喻清渊自是不曾有觉。

  前方控剑的宴尘自是不知喻清渊这顷刻之间几层思绪,后方二凶越追越近,宴尘这般快的速度,想不到他们竟然快要追上来了!

  自离了那三首血蝠王所出之地后一大段距离,前行时已没了落石来阻,但宴尘总觉着有哪里有问题。

  一路急行,虽此处幽暗,宴尘仍看见地面之上有许多半人高的半圆形突起,那突起灰白之中混着暗紫,越往前飞行所见更多,竟是不计其数。

  宴尘默想几息,心中一惊,下面那些……是卵!

  这么大的卵!

  来不及细辨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卵,前方定是有可以媲比万足天龙与三首血蝠王的远古凶邪,甚至更甚!

  若是宴尘独身遇此,他自是不畏,长剑在手,当可一战,可他此刻身后带着苍鹭国君,就不可不顾着对方的性命,且他师父仙陨之前多番交代,言他日后若遇那与自己有婚约之人定要让他活着。

  且这苍鹭国君主梁宣,从昨日到此后观他言行,似乎是个明君,既如此,便不能让其有所闪失。

  如此一想,宴尘指尖灵线凝出,一头控制着往后缠在喻清渊的腰上,另一头系在自己的左手腕上。

  这般之后,他御剑往一侧飞行,似是想要找出这内洞边际。

  就这样又是半刻过去,宴尘终是看到了这内洞石壁,其上有四字沉红深刻其中,上曰——万里极域。

  ……竟言说此处有万里之遥。

  正此时,后方二凶竟是已追到近处,宴尘往旁侧一看,竟是看到在这侧石壁的对面约有二十丈之处现出了另一侧石壁。

  ……之前他飞过来时是没有的。

  难道说……这万里极域可自行变换其内空间大小?

  ……也不是不可能,这本就是一个阴诡的小世界,小世界中一切规则以持有者为准,内里自是可以变换。

  看来,这里除了前方那未知的远古凶邪,还有别的!

  另一侧石壁出现之后,地上那不知名的卵还在,且因那石壁突然出现,数个叠在一起,且那卵整个从地面现出之后,足有一人来高!

  宴尘聚了灵力在双眼之中,他往上看去,果真在上方三十丈左右之处看见了壁顶,其上石坚突刺,嶙峋不一,想来这也是刚刚出现的。

  他本来还想往上找寻看看是否有安全之所可以安置身后的人,眼下看来也是不行了。

  宴尘凝眉,这里名为万里极域,或许会有更深所在。

  如此不过短短几息,正这时,只听后方三首血蝠王发出三声兽啸,让人听了耳膜都似要炸裂出血一般,这叫声搅动空气,无形中似生成无数利爪,像是鬼手一样,若是在人身上抓一下,就能带下皮肉。

  因那蝠王叫声,无形鬼手从身后而来,几乎是快过呼吸而至,后方的喻清渊感到危险,他本就搂着宴尘,这下更是让自己贴到宴尘背上,将宴尘背后从上到下整个挡住。

  喻清渊这般做全是出于本能,甚至身体的反应快过他的想法,这一瞬间,他宁可自己被抓的千疮百孔也不想宴尘受一点伤。

  在反应过来后他心中微有愣怔,可这愣怔不过片息便消了下去,既然想不出缘由,那便凭着感觉放任。

  那数个无形鬼手就要抓到喻清渊的后背,突然剑身上数道蓝光乍起,与鬼手碰到一处,竟是让其现出了本相,每一只都是鲜血淋漓悬在半空的阴森断手,似是被拨了皮的人手一般。

  此时蓝光再长一倍,鬼手登时发出人一样的惨叫,只是这叫声十分渗人,无数声混在一处,胆子小的怕是立刻就吓死了。

  宴尘转过剑身,手凝灵剑一招斩出。

  后方百多个惨叫着却想要往前将他二人围拢的鬼手被一剑斩灭。

  “怎么样?”宴尘不曾回头,低声问道,

  “无事。”喻清渊回道,说完发觉自己贴的宴尘太紧,便松了松。

  听他无事,宴尘也不多言,眼下也不是多言的时候。

  三首血蝠王有三个蝠首,双翼展开十数丈,这石域之内两侧壁石之内的现有宽度刚好够其展翼,前后却是依然没有界限,那两侧剩下的几丈宽度竟能让三首血蝠王飞转无阻,且它飞行之中时能收翼滑行。

  它悬在宴尘前方,霎时间就喷出三道绿焰,那绿焰很粗,每道皆有丈余,是幽冥鬼火里面翻滚着化骨剧毒。

  如宴尘这般修仙问道之人,沾之也是尸骨无存,可那地面上的卵受了这剧毒烈焰却是分毫不损!

  宴尘控着飞剑一阵闪躲,那万足天龙百丈之躯直接从地面石壁盘旋到上方,此刻黑蜈蚣的头正从上方垂下来。

  如此之下宴尘只能在躲闪绿焰之余往之前前行之处行进,可哪知那万足天龙竟突然化生出二尾,一尾横住他二人去路,一时间,宴尘的前路被阻,可前路本也不是好的去处。

  另一尾往地上一甩,这一甩,甩出了地动山摇之势。

  那地面上不知名的卵被甩到后皆飞了起来,又四散滚往各处,却是在这般之后仍不见损毁。

  从黑蜈蚣甩尾之后,往前方现出一条奇长无比的宽大裂缝,且随着甩尾次数增多,裂缝越来越宽,越来越深,像是有深沉的火光从裂缝之下映照而出,将这幽暗的万里极域都照的亮了些许。

  如此一遭,前后上方皆被阻住,他带着人强行突破恐致其有损。

  可即便如此,宴尘面上内心皆无惧意,狭路相逢便拼出一条路来。

  他避开绿焰躲开黑蜈蚣的甩尾,躲过万足天龙另一尾的卷携,抵住三首血蝠王双翼扇动带起的吸人腥风,捉住空档用灵刃割破手指,手诀一动结出一个以血所成的护身法阵,其间有一滴血点滴落在了剑身之上,并迅速融入其中,剑身发出轻微一颤。

  这法阵他自是给喻清渊结的。

  一道红光瞬间便将他身后的喻清渊罩了个严严实实,这个特殊的护身法阵因是血成之故,比其他法阵强上许多,只是有一个特别之处,非是亲近之人不能用之,否则双方当即接受反噬。

  阵法一成,便可在万险之中保住其中人两刻无恙,这两刻,便是天崩地裂山呼海啸也得生还,两刻之后,便看施阵之人的意志与修为了。

  这千钧一发之际,宴尘也来不及细想,这般凶险之处,其他护阵不能保得喻清渊安危,他只当他二人前有多年婚约在先,后又互表心中所想达成共识,如此算得上亲近之人了。

  这血阵一结,果真成了。

  可宴尘不知,那亲近之人四字并非他所想那般简单,这血阵,非结道侣契印相互付过性命之人不能成之,且其间真挚无有杂质。

  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真挚似玉。

  “在此处待着,等我破开阻碍,便带你出去。”宴尘一句话十几个字,不等喻清渊回他便从半空中跃下飞剑,握紧手中之前凝出的灵剑,断了手腕上灵线,那灵线的另一头还缠在喻清渊的腰上,这之后便一下消无。

  这般所为,是宴尘不想在打斗之中对喻清渊造成任何牵累。

  即使宴尘不说这句话,喻清渊脚踏宴尘的飞剑在血阵中也是下不去的。

  喻清渊知晓他要做什么,竟是一阵心惊高过一阵,这股情绪刹那便将他整个人席卷,仿佛从前……他失去过他。

  他明了宴尘是昆仑山上仙君,旱王黄鼠皆灭于其剑下,但……眼前凶邪非是那般可比。

  他如今为了自己这个拖累,置身险境。

  喻清渊伸手一抓,不曾抓住宴尘半片袖角,他想要追上宴尘,却是出不得这剑上那人为护他所布的血阵。

  “许道长……阿昭!”

  一息之后,两字阿昭沉深,在这沉渊中回荡。

  喻清渊眸中又有血色一闪,他似乎想叫的是他别的名字。

  到底,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3122:11:30~2021-09-1620:07: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360042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7360042、微雨晚宁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