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白云观中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93、白云观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93、白云观中

  方岐办事素来稳妥机敏,他不用喻清渊吩咐便上前问询那两名百姓,站定后却是与那两名百姓保持了几分距离,毕竟事不寻常,纵使他看不出什么,也还记着仙君之前所言这观中有血气之事。

  方岐在这之前从来不信鬼神,可自从旱魃降世,昆仑山仙君于空中来去,剑载光华,涤荡天地,让他实是将认知颠覆。

  他问道,言语得当,“不知两位……”可是朱雀关城内百姓?

  然他后半句还不曾说完,那年轻男子正巧跪拜完前方供奉的铜像,转过身正对着方岐一个深礼恭敬,“我二人是朱雀关城内百姓,身边是舍妹,今番冒险来这观中,只求天降神泽灭尽妖邪。”

  男子微微抬起头来,面带悲伤看上去不似作伪,只听其深深叹了一口气,又道:“舍妹远嫁南侧三千里之外玄武关城之内,本想着这门亲事满意能得一生顺遂,哪知……邪鬼出没旱魃降世,舍妹夫婿一家皆被旱魃吃净,若不是当日舍妹去山中庙里祈福,怕是也与腹中孩儿一起化成一具血骨!”这人说到伤心处,音色颤了颤。

  方岐听到此处,不禁往那女子腹部看了一眼,确实隆起,看着像是足月快要生了。

  不过即便如此,方岐还是皱了眉。

  观口处的喻清渊一身挺拔的站在那里,正在抬眸看着前方那尊蝠首人身的铜像,黑衫暗纹端的是一派凌绝俊逸,他沉了沉眸子。

  旱魃之祸起于半月之前,玄武关与朱雀关三千里之隔,这女子身怀六甲又遇万数旱魃食城之事,便是五大三粗的男人见了那种阵仗也是被吓到六神无主,她怎能全身而退来到朱雀关投靠她哥?

  不是说玄武关十六城内无一人生还?

  就算是这男子亲去接这女子回转,那般远的距离如此险情之下一去一回如何半月可达,且二人在旱魃横行之下皆是无恙?

  喻清渊脑中一瞬间想到无数种不合理之处,正此刻他眼见黄布供桌前的仙君眼中蓝芒闪动,看着那中心处二人目有寒霜便知不好。

  喻清渊一手摸上腰间匕首,口中对着方岐二字,“退开!”

  方岐耳听得陛下这两个字,反应迅捷猛的往侧后方一跃而出,而后眼见那女子身上竟是无端发散出一阵血雾之光,血光越涨越高,不肖一息便砰的一声如炸雷般崩散在观内,关门随之突然自行紧闭,血光炸裂后似无数血滴一般溅满墙壁地面。

  宴尘施在喻清渊与方岐身上的镇妖咒与这似血滴一般的东西两相抵抗,片息后散尽。

  喻清渊腰上的匕首不曾派上用场,宴尘眉心寒霜也是不曾化开,看来这白云观中的东西很是有些道行,不是那旱王可比!

  他正要一道灵线将那女子制住,却见那女子眼中腥红一片,一声渗人嘶吼,突然如动物一般跳起,手脚并用趴伏在墙壁之上。

  那男子见之:“……”

  方岐:卧槽,人能这样?!

  宴尘闪身过来往他二人身前一挡。

  那女子忽然从墙壁高处往这边急速爬行,宴尘几步上前正要将那女子的哥哥往旁侧推开,这男子却是转身张开双臂,将宴尘拦住。

  只听其悲声哀求道:“求上仙,放她一条生路,我愿与舍妹从此在深林中安生,绝不让她出来害人……爹娘已去,她是我世上唯一亲人……”说着说着,竟是一脸泪痕。

  宴尘下得昆仑山来到此处不过第二日,却是斩得凶邪两次,关城中百姓早已人尽皆知,知他白衣负剑,一面仙气清寒。

  这男子见宴尘如此样貌打扮,自是将他认出。

  听这男子话语,似是早就知晓他妹妹身上蹊跷。

  宴尘之前所见,那女子腹中竟是一条黑色蜈蚣,哪是什么胎儿!

  按宴尘所观,她腹中之前确实孕有一子,应是后来被凶邪寄生,吃掉她腹中胎儿,替在其中!

  那蜈蚣已将她命脉吸食殆尽,内里血气干枯,生机尽是已绝,若是早些发现宴尘还有法可救,可现如今为时晚矣,就算是九天仙神下凡也是回天乏术。

  正此时,便听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肉裂响,那墙上还在爬行的女子竟是肉身四裂,那条黑色蜈蚣从她腹中生生钻了出来!

  那女子跌下墙壁,随之断了气,剩下一具不完整的残躯。

  这变故不过是眨眼之间。

  那黑蜈蚣见了光,沾了人间阳气,个头瞬间疯长,这白云观内里本是一个正常的小观大小,此刻却是变得硕大无比,上下加起来得有百丈来高,左右更是不见边际,只有那中间处的铜像与之前所见一应观内物品还在原处,剩下其他地方黑漆中泛着暗淡幽光,门扉窗扇早已不见踪迹,似个无边无际的幽闭洞府。

  ……看来这才是白云观的本来面目!

  不过转瞬功夫,那黑蜈蚣已长的七八十米高,如小山一般,外附壳子坚硬胜甲,闪着森光。

  方岐:艹!什么玩意?!

  虽然他知道这是条蜈蚣,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这辈子他就没见过这么大的蜈蚣!

  喻清渊看着,隔着高低几十米的距离与那蜈蚣目对上。

  那蜈蚣目中现出喻清渊的影子。

  黑蜈蚣顿时晃了晃头部,周围地上那女子之前暴涨血光后崩落的血点竟是悉数被它吸收,它从头到尾生出一层火光,覆在其上,几人立刻感到一阵强烈的灼热之感。

  宴尘见此,想起古书中所载,这是……万足天龙!

  万足天龙剧毒无比,凡是活物沾之即死,没有例外。

  那万足天龙躬起巨大又长长的身躯,目标直指喻清渊,那上方第一对星勾状的足来回摆动,其上正是毒腺分泌处所在。宴尘将还展臂在前已是被震惊到双目圆睁的男子往后方一甩,反手拔出背后长剑往地上一插,顿时一道剑光拔地而起,如屏障一般,万足天龙撞在上面一下被阻住。

  宴尘将剑一收,横斩一剑,只听一声震响,剑刃击在黑蜈蚣那似铁甲一般的壳子之上,竟是未曾击透,还带有火花一闪,虽如此,万足天龙却仍被这股力道击退十多丈。

  那男子刚被宴尘救了一命,却是在原地愣怔几息后突然疯了一般跑出去,跪在地上将他妹妹尸身抱起,泪如雨下。

  宴尘一声沉厉:“回来!”

  他马上甩出一道灵线欲将那男子拽回,可那男子见亲妹已死不想活命,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还未等灵线缠在他的腰上便又往黑蜈蚣处一阵疯跑,下一息黑蜈蚣就将他击穿,身上两个硕大的血窟窿,立刻断了气。

  宴尘见此眉心一凝,将灵线收回,未多言语,若不将这万足天龙击杀,放它入世必害去无数人性命,且他三人也不能轻易脱身!

  喻清渊一国之君,身负龙气,若是普通精怪不敢近身,但这黑蜈蚣已是千年之久,它之前不过是伪装成一只小蜈蚣寄在那女子腹中害人性命罢了,如它这般千年邪凶,龙气对之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吸引力,若将喻清渊吃了,可长几百年修为。

  更可况,它授了命令……

  宴尘将长剑一横,单指在剑刃上一划,要结剑阵。

  身后的喻清渊周身泛着一种冲动,在此般险境之下他想护在宴尘身前,但他能力不足,便是添乱。

  喻清渊垂在衣袖下的手攥紧,目中沉渊,听他低声:“小心。”

  不过二字,却道尽他一腔心绪。

  宴尘应了一字,起手结阵。

  那黑蜈蚣并未闲着,它似乎对宴尘很有几分忌惮,它叫了一声,十足尖利,身躯于霎时间变作通红之色,似是滚烫的岩浆一般,将周遭数丈之内的地面灼红,那一男一女的尸身沾之立刻被焚化殆尽。

  方岐见之大惊失色,他害怕陛下有损,也害怕陛下好不容易寻到的婚约之人他苍鹭国未来的皇后有损。

  宴尘想让侧后方二人退走,却又怕后方无尽幽光之中潜藏其他古怪,眼见那地面上灼红正急速往这边而来,他当下将剑阵口诀一漠,袖载清霜,“真圣自然气,天地乾坤章!”

  十字未落,剑形已出,长剑化生八影,于同一时刻立于地面八方,形成八方斩绝阵!

  剑阵一成,地面生出一层寒霜,将那灼红尽数覆于地下,万足天龙一时被压住在剑阵之内,一身滚烫通红悉数消去。

  宴尘正欲趁此将其一击斩尽,却不想它在阵内一阵挣动,搅得地动山摇一般,这方空间之中顿时自上而下无数石块滚落,宴尘手上刚要为三人撑起屏障,边侧方岐脚下不稳不知踏在了何处,一下子消去了身形。

  喻清渊眸中一暗,他不想让方岐送命。

  宴尘道:“他无事,应是误打误撞到外面去了。”

  宴尘说什么喻清渊便信,眼见上方屏障出现裂痕,喻清渊指节缩了缩,终于从了自己所想将宴尘拉入怀中抱住护着。

  而此刻宴尘的注意力全在那黑蜈蚣身上,屏障又裂痕愈深,石块滚落不消,那中心处的铜像下又发出一阵古怪响动,至此对喻清渊这一抱不曾生出什么所觉。

  且他想将喻清渊顺着方岐那处送出去,却是如何也不能了。

  而就在下一息,那中心处铜像歪倒在地,从地下扩开的空洞里钻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蝙蝠!

  那巨大影子……

  是三首血蝠王!

  三首血蝠王与万足天龙在古卷中齐名,同样是剧毒无比,獠牙奇长,两扇蝠翼展开足有十数丈,飞行中可带出腥厉之风,足以掀翻半片林木。

  宴尘有心将这二凶斩尽,否则苍生浩劫,但现下抱他之人是一国之君,他不得不顾着喻清渊的命。

  当下长剑御空,周身灵气外放,落石一时不能突破这股灵气,宴尘挣开喻清渊又将他一拉,带着他跃上飞剑,又将喻清渊的双手往自己腰上一放,沉声与他道:“搂紧!”

  他这般作为并无其他之意,全然是为了御剑过程中喻清渊的安全。

  宴尘将灵剑催动,急速前行,离开此处。

  此地空间无限,似是一方邪戾的小世界,宴尘想要寻到一处安全之地将喻清渊安置妥当再行计较。

  后面三首血蝠王已助万足天龙冲开剑阵,正追驰而来。

  宴尘加快速度,害怕喻清渊掉下去,复道:“再搂紧些!”

  喻清渊听他所言,不禁又将双臂收了收,耳侧是呼呼风声,身后是凶邪追击,前方是无尽陌路,本是看似绝境之途,他却心中暖着。

  只因他搂住了这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1318:50:37~2021-07-3122:1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丢丢的猫4瓶;咸咸咸鱼、阿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