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卧榻之侧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92、卧榻之侧
字体:      护眼 关灯

92、卧榻之侧

  一个时辰之后,喻清渊与众将士部署完毕,此时已是夜深。

  宴尘依然靠墙站着,未动过地方。

  众人出来后,依依与他见过礼,毕竟现如今宴尘乃是朱雀关命脉所在,乃至整个苍鹭国的生息都系在他一身。

  妖邪凶恶,早就不是万万凡人能挡,非是这般仙家人物不能阻之。

  又过了一刻后,喻清渊走了出来。

  他一出来,便见宴尘站于一侧。

  喻清渊微微一怔,心中竟是莫名的涌出一阵欢喜之情,他只当宴尘这般是在等他,虽然这种感觉来的毫无缘由又莫名其妙。

  他面上倒是不曾表露出什么,只是眸光似是亮了些许,有如辰星藏渊,他道:“夜深了,仙君还没休息。”不过几个字,却是带出了几分柔软之意。

  宴尘似无所觉,或这些根本与他无关,他在此只不过是诛邪除祟和完成师命罢了。

  他淡道:“修道之人,觉比较轻。”

  这倒是不假,打坐一晚运行周天比睡觉更让人身心舒畅。

  他如此一说,喻清渊立刻想起他二人其实不是一路人。

  他眨了下眼睫,几分落寞将欢喜压住。

  宴尘说完,又记起这不是在昆仑山,喻清渊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化都在他的眼中,眼前这人毕竟是一国之君,对自己又十足有礼,他或许应该……入乡随俗一些,何况还有师父嘱托在前。

  他当下漠然复道:“在等陛下一起休息。”

  在尔虞我诈的皇权漩涡中站的久了,喻清渊从来都不是个心思单纯之人,但此刻宴尘不过又说了几个字,他却像是个懵懂的少年人一般,不可控制的产生了一些联想。

  一起休息等于一起睡觉,宴尘在等他……一起睡。

  他不由得盯住宴尘的脸看了十数息,又想起眼前人答应与他成婚,那他不就是自己的……皇后。

  宴尘目光坦然的回看他。

  二人一时静默无言,只有几丝风从两人中间穿过,喻清渊竟是突然间有几分冲动,一度想要去抓宴尘的手。

  似乎有什么深入骨髓的东西想要破茧而出又无从着落,喻清渊只当是他从小知晓自己有个长大后要成婚的对象的执念,今番终于见到,少不得是他现今这般心绪。

  如此一来,成婚对象是个男子仿佛都不那么重要了。

  这么一想,他倒是真的将宴尘当成皇后看了,就连心脏都重重跳了几下,甚至生出一种想要时时刻刻抱着对方永远也不分开的念头。

  这种想法一出,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从初见开始不过几个时辰,怎能如此?!

  宴尘:“陛下,回房吧。”

  喻清渊:“……嗯。”

  嗯了之后又觉不妥,太不庄重,“朕送仙君回房。”

  二人并排走在一处,宴尘目看前方,道:“之前与陛下说过,不用对我如此称呼。”

  “那朕往后称呼你许道长。”或者阿昭。

  喻清渊微不可查的凝了凝眉,他对身侧人的感情如位河的水流一般仿佛已经脱离了自己的可控范围。

  莫非这便是世人所言的……一见钟情?

  宴尘走动间袖角不经意的碰到他的手指,那一刻,仿佛有一阵电流从指间往上窜起。

  喻清渊:……

  莫非是他宫中常年空虚无人所致?

  不多时,二人行至关楼上住处,宴尘伸手推开一扇门,正是之前为喻清渊治伤的那一间,而他的房间在隔壁。

  他转身,自带一身落落气度,清绝如雪,又寒凛千里。

  “晚间我还是与陛下在一处,以防有妖邪来闯。”比如之前那只入了房中的双尾黄鼠。

  喻清渊:……他竟果真要与自己同住。

  “你不怕……”我对你不轨?

  宴尘:“嗯?”

  喻清渊:“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两人进去,宴尘回手关了门。

  他再转回身,见喻清渊在床前站着。

  “陛下不上床,是想要洗漱?”

  喻清渊之前与众将士商讨之后简单洗漱过,此刻这般是因为这房中只有一张床,而宴尘对他的意义又不一样。

  喻清渊一时不曾回答,宴尘只当他如此。

  他当即一个手势用出,便见有一道灵光洒在喻清渊身上。

  “清净术,效果与沐浴无异,衣服也干净了,陛下不用再麻烦,可以睡了。”他说完,给自己身上也用了一道。

  喻清渊道:“许道长还是睡在床上吧。”他言下之意,是要让宴尘睡床,自己在屋中小榻上睡。

  宴尘却以为喻清渊要将床铺分他一半,他本来是要打坐至天明,且不喜与人同睡,但总归是一国之君开了口,卧榻之侧让他一边,他不好拂他面子。

  他如常道:“陛下想要睡在里侧还是外侧?”

  喻清渊:……他误解了朕的意思。

  他低声道:“外侧。”

  宴尘:“既如此,我先上床了。”他脱了鞋,就要上去。

  喻清渊道:“许道长就寝,不脱衣衫?”

  他不过随口一问,本无他意,言语出口后反应过来,却不由得一顿。

  宴尘抬手触在自己的腰带上,几下便将外衫脱了,搭在一处。

  都是男子,宴尘不觉如何,他坦坦荡荡。

  可喻清渊很觉如何。

  他眼见宴尘宽衣解带,虽里衣规整,却觉着他露出的那一小段脖颈实在……实在惑人。

  还有他离得很近,身上那种松雪清凛之气直入他鼻息,本来是一种仙灵霜寒雪意,此刻闻得竟是有些让他意乱情迷。

  而低眸间又见他手腕光滑,发尾垂落,腰身盈韧可一握……

  喻清渊呼吸微滞,一时竟是不敢再细看。

  宴尘在床上里侧躺好,没盖被子,仙修到他这般,自是比凡人不畏冷的。

  喻清渊还在床边站着,宴尘看他:“?”

  喻清渊褪下外衫,与宴尘的搭在一处,他再看时,见宴尘已经闭目,呼吸沉稳,似是睡了。

  其实宴尘修仙,自是比普通人浅眠,此时不过闭眼,实则醒着。

  喻清渊默默站着看了他一阵,半响后躺在外侧。

  屋中一灯还燃着。

  他平躺了一刻,后侧身面向宴尘。

  身侧人眉眼惊鸿,就这般静静躺着也似是画一般。

  喻清渊很想知道,他对他这般与众不同之感,是否前世有缘。

  ……

  第二日一早,宴尘在关城中走了走,倒是没遇见什么,不过几次听见百姓论起朱雀关关城东边五里之处河中诡谲,他正要前往查看,便见喻清渊带着方岐与百十个将士过来,正好与他碰见。

  昨晚同塌而眠,宴尘并未将之当做一回事,可喻清渊将之当个事儿了,还是让他记在心中可时时回味的大事。

  既然这种感觉无可抵挡,那就将之放任,他二人总归是要成婚的。

  宴尘与他说了要去外查看,喻清渊也正有此意,二人带着方岐等百十个人一起。

  出关往东走出两里之地,宴尘便见前方远处空中黑云翻涌,却不曾下雨,其实他之前在关楼之上看的更清楚些。

  不过虽然如此,其中所隐的凶邪之气却极其淡薄,但宴尘知晓往往这种情况,就预示着有凶戾之物藏身。

  他看了喻清渊一眼,本想开口让他回去,喻清渊却似知他所想,道:“朕若惧之回退,百姓心乱。”

  他这话不假,且他也并无半分惧意。

  宴尘自是明了这一层,他也未多说什么,只道:“若遇险处,不要离我身侧。”

  听他此言,喻清渊以一字回他:“好。”

  半响后众人行至位河之畔,河上空黑云压境,似是要将周遭一切拢入其中,河水涌动不稳,其中有厉风穿梭。

  宴尘看了片刻,一时未见其中百姓所言硕大无比的黑影。

  他往一处看去,见旁侧往前二十米开外有一小观,此观不大,坐落在树林掩映之中,观外两扇小门,往上三十几级台阶,中间有一朱漆匾额,上有三字黑金。

  白云观。

  宴尘看了看空中云层走向,中心处便汇聚在此观之上。

  他迈步行去,喻清渊等人自是跟上。

  众人来到观下,便闻道一股香火味,方岐与喻清渊道:“陛下,是否先派人查看?”

  喻清渊却是与宴尘道:“如何?”

  宴尘蹙眉:“有血气。”

  方岐:“血气?”他只闻到了香火气味,未曾闻到血气。

  被邪气盖住了,未入得仙门修过道法之人,自是辨不出。

  宴尘一道镇妖咒分别加在众人身上,上前推开观外小门,往台阶上走。

  喻清渊一袭黑衫绣着暗纹走在宴尘身侧,他心口的伤自是在早起时便好全了,方岐将人全部部署妥当,跟了上去。

  白云观正处观门开着,三人前后踏上最后一阶台阶,宴尘一眼看见其内中心处有一尊铜像。

  这观中供奉的并非道家上仙,而是一尊蝠首人身的怪物。

  内里并无一个道人,却有两个百姓在上香跪首。

  凶邪横行,朱雀关城封关,怎有百姓在此?

  喻清渊皱了皱眉。

  方岐见喻清渊神色,上前询问。

  宴尘进入观内,四周看了看,除了中心处那座铜像之外,这观中也与一般道观无异,只不过规模小了很多。

  但那股血气却更甚几分,还有丝丝缕缕的邪戾之气混在其间。

  宴尘站在黄布供桌一侧,聚灵力于双眸之中,但见两道纯粹的仙灵之光散出,他眼中是澄澈之蓝。

  这般之后,他往中心处一看,心中一凛。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7-0619:59:08~2021-07-1318:50: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咸咸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