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天地万象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8、天地万象
字体:      护眼 关灯

88、天地万象

  飞鸾殿处,已是整个成了残墟,卫疏明全力抵挡,剑意通天共生出四条冰龙与他迎战魔君,只听几道龙吟入天,那遮天的血凤与之对上,两色翻腾,似将天地撕裂。

  即便如此,能阻住魔君一时,可魔君散出的余威也够下面的人喝一壶的,眼见上清界弟子又死了上千人,中游道门此番前来贺典的还剩下一半人数。

  魔君此番之举,一下就将天下道门的仇恨值拉到顶峰。

  半刻之后,眼见血凤击败四条冰龙,展开双翼悬停在魔君身后。

  魔君一记大招,卫疏明从空中跌落地面。

  这般血脉觉醒后强势碾压,此时的帝君也不是对手。

  他立在天上袍袖翻飞,合着烈焰一般的云。

  卫疏明跌落后稳住身形,后退几步站稳,他这时低眸间似是想要侧头,后又没有,仿佛刚刚那一瞬间的举动不过是个错觉。

  他抬眸去看,手上正要动作。

  “帝君这是又要引用上古秘法杀我是吗!”魔君垂眸看着地面的卫疏明,天地之隔,像在看个蝼蚁。

  卫疏明不曾答他,正要起诀。

  “本座如今自身真实境界远逊于你,帝君用出这秘法本座定是要再一次死无葬身之地。”他此句说的毫无遮掩,下一息却是沉笑了一声:“可本座不会给帝君这个机会!”

  但见他突然举一掌对苍穹,苍茫之中漫天火云翻涌,在他上方形成一个漩涡,魔君手上一攥,云中透出诛灭万仙之威,霎时将地上几万人尽数掀翻在地,卫疏明将剑插进地下,半跪在那里借了一下力,一时无法动用上古秘法。

  “本座突然改主意了,就这样将你们杀了着实无趣,漫漫岁月本座岂不是没得乐趣可言。你们仙门正道不是要除尽邪魔护卫人间吗?那就尝尝这个,看看护不护得住!”

  魔君一句狠厉,攥紧的那只手往下一挥,便见无尽火苗簌簌而落,雨滴一般大小。

  当先有一滴落在秦观雪面前,她挑出一剑,那滴雨点一般的火苗落在她的剑尖上。

  她见此,想了一息,面上变色,沉声道:“修罗阴刹,轮回夜叉,阎罗森域,六道崩塌,这是……火雨!是天地万象森罗界!!”

  她此句刚刚落地,那滴火苗突然动了起来,开始变大顺着她的剑身燃烧,秦观雪用灵术去挡,那火苗状似长了眼一般,如她地仙境之威竟一时无法阻住,被那火苗沾到了袖口。

  火苗一沾到衣料,便在她周身一下窜满,她整个人被包裹在红火之中,立在原地,维持着之前的姿势,像是被定住一般一动不动,就连眼也不眨了,呼吸都停了。

  那红火这般在她身上,却是并没有烧焦她的衣着发丝与皮肤,她在其中依然是完整的,但双眼中却突然蕴满血色,比之喻清渊血脉觉醒后眼中的红更深更沉,带着无尽阴邪之气。

  此时半空中无尽火雨如地上的秦观雪一样皆悬停在了原处停止了下落,它们似乎在等,等一个召唤。

  眼见其秦观雪身上的红火忽然暴涨数倍,在她的上空聚拢,形成一个图形。

  那是一个三四米高的兽形,此兽像牛像虎,背生暗黑双翅,身周一层类似刺猬毛皮,头上一对凶角,四足上爪勾粗长,形容骇人,仰头冲天一声大吼,似是血爆后狂狗之声。

  上古凶兽,穷奇!

  它脚踏血焰在秦观雪头顶,而秦观雪此时还如一具长着戾阴血瞳,千年被埋在地下今番被挖出来重见天日的古尸一般,依然不动不眨眼不呼吸的站在原处,身上红火灼灼烧着。

  这一幕太过诡谲,配上漫天像是冻住一般的火雨,天上血云漩涡不见边际,还有魔君睥睨众生。

  当先便有一中游道门的人被吓得受不住,一声哆哆嗦嗦骇的肝胆俱损一般的大喊,“这是什么……怪物!怪物!!”腿上直抖往后连退数步后想要逃走。

  众人一阵骚动。

  上清界的弟子心中也是惧怕的,不过却表现的更有风骨一些,各自捏紧手中法器,只待一战。

  眼见那人跌跌撞撞的跑走,正撞开人群,只听又是一声似凶雷一样引血食肉的狗嗥之音,穷奇脚踏血焰,黑翅一展带起此地狂风卷沙,见它一个低伏收翅踏出。

  它踏在人的头上,眨眼间数十个人头骨被踏碎,那处众人一惊往后散退,之前喊叫那人跌在地上,回头便见凶兽的脸孔在他身前,他甚至看见了那其中坚齿。

  这人被吓的再也喊不出话来,就见穷奇张嘴一口吃了他的鼻子,而后从他的头开始将人吞吃入腹。

  徒留下一地的血。

  此间变故不过一瞬,卫疏明都不曾来得及出手,穷奇食了人后又是对天一声吼叫,魔君见之一道冷哼,手上一动,悬停的火雨开始重新往下滴落。

  卫疏明数道开山填海的剑气扫出,对这火雨无丝毫用处,它们终于各自落在下方人的身上,无一人幸免,且每人身上只落一滴。

  而后此间的所有人皆如秦观雪一般无二,放眼望去一片血眸。

  孟云虚苏成漠皆中了招,就连卫疏明也不能幸免。

  穷奇在众人上方,场中每个人身上皆分出一簇火苗往它身上融去,一刻之后,它变的五六米高在魔君身侧。

  “人心难测,便让本座看看你们这些正道的伪君子,守不守得住自己的心域,一个时辰之后,是守得住后被穷奇残食,还是守不住变成魑魅魍魉现出本性杀害苍生。”

  “不过这里区区几万人,人少无趣,便让这世间一半人陪你们玩上这一局!”

  魔君一语毕后飞至更高之处,再次翻出一掌向天,用以甚过方才数倍之力搅动云层。

  顿时血云更凶,看得人毛骨悚然,漩涡中心一层层往上,似通九霄,实通地狱。

  火雨落下,将半个八荒罩在其中,山海皆不能阻,不多时世间便有一半的人现出秦观雪此般。

  楚寒轻萧辞冰,秋重山周怜君亦被迫入得此局。

  “本座等着一个时辰后,这九州大戏。”

  “不过帝君残暴,本座却不是,本座还是怜悯这世人的,就看那人能不能破了内界之局,救这天下苍生!”

  魔君一声大笑,留下穷奇在高处,自己消失在原地。

  半个八荒的生灵身上沾了雨火后,又有火苗源源不断的从天地周遭往穷奇体内融去,它在慢慢变的更大。

  天地万象森罗界是与此方开世之仙并列齐名的恶神所创,存在远比卫疏明引用的上古秘法更为远古强大,听这邪法名字便知,这是一个将九州都扩入其中的恶阵,像是突然出现一个大世界将原本平常的世界包裹。

  魔君所说的一个时辰便是界点,届时守不住心域,心境破损后生出灭世之心,便会成为一个嗜血好杀的凶邪。

  现下是一半人沾了火雨,一半人没有,那没有的一半,便是留给沾到的那一半成邪之后的猎物。

  且人沾了火雨后就这么燃着红火站着,却是未沾之人杀不死破不了的一关。

  世间苍生万万之数,心域哪能人人守住,且守住之后还有未守住之人的猎杀与穷奇残食。

  但这天地万象森罗界还有个界中界,这便是这邪阵启后外界与内界之分,内界中人必须破了布阵之人在内界中所设下的所有之局,方能散了内界来到这阵中外界,而外界中等着的更是一场天地大战。

  可总归,是人间一点希翼。

  内界之中除却被从外间带入的人之外,余下的一切生灵都是虚幻,但虽是虚幻,却无比真实,借助的远古恶神之力,使其中的一切都看似成了血肉之躯,且外间之人进入之后,一开始是没有外间所有记忆的,会自行被融入内界之中,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在其中活着,且认为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并内界中之人也不知自己是一片虚幻。

  外界中一个时辰,是内界中两年光阴。

  ……

  喻清渊将宴尘抱着,仿若失而复得,但想起那魔种之毒,却又……

  宴尘正要起身。

  突然有什么穿透上方的树荫,从斑驳的缝隙中落下,分别往二人身上沾去。

  喻清渊挥手将那雨滴一般的火苗一挡,竟是阻不住。

  宴尘挣开喻清渊,起身后手上两道细长的灵刃飞出,也是无用。

  那两滴东西似是活物一般仿若不惧任何外力,宴尘又与之周旋十数息终是让其沾到了他肩上衣料,喻清渊亦是。

  红火各自将他二人包裹,而后又一同消失在原处。

  ……

  苍鹭国,西岭城外,朱雀关之南。

  天色蒙着淡灰,似是有雨,有风不算重,将地面沾了邪气垂败的矮草吹的微斜。

  有一双灰靴从草边踏过,往上是白色衣摆。

  这男子一身素样白衣,面上漠寒,长的确是天人之姿,发长垂背,木簪轻束。

  他背上背着一柄长剑,走出树林后站定。

  这人从长相到身形气质,皆与宴尘无二。

  他抬首,望前方远处朱雀关正上方阴气冲天,连他身周之处也被沾染。

  他眸中一沉,竟是化成一道灵光往关内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文中穷奇形象参考百度百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