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本座的人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6、本座的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86、本座的人

  飞鸾殿中众人等着宴尘上台,但这些人中不包括楚寒轻和萧辞冰。

  他二人身前的小桌前后挨着,这两人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皆是一脸不悦之色的看着台上的苏成漠。

  苏成漠自是看见了二人神情,却是分毫不恼,他笑了笑,冲着两人各自点了点头。

  楚寒轻一双眼眸眯了眯,见此心中十分不爽,若是宴尘自愿倒也罢了,可现下是宴尘受制如此,他境界不是卫疏明的对手,但让他眼睁睁看着宴尘与苏成漠合籍,又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他给了喻清渊机会,可眼下喻清渊都不能自保如何护得宴尘。

  若是让他拼上整个冥渊界将宴尘抢过来,再让卫疏明交出通魂玉……

  楚寒轻袖下的手指搓了搓,似在思索可行性。

  至于他下首的萧辞冰,此刻脑中想的居然与他如出一辙。

  萧辞冰想的是赌上整个北海,若没有胜算,或者他暂且与冥渊界合作……

  想到此处他看了看楚寒轻,楚寒轻意有所感,回了他一眼。

  原来他二人来上清界皆不是独身,楚寒轻带了冥渊界三分之二的战力,大概有十数万妖修,安排在距上清界五十里外的一座山峰之中。

  萧辞冰的想法与楚寒轻不谋而合,他明知不敌上清界之威,仍是带了北海大半的人过来,在距上清界另一侧的深林之中。

  两方只等他二人各自传令,便攻上上清界抢人。

  但卫疏明不是普通人,他既然办了这大典,不可能想不到这一层,眼下有两股势力在他仙宗外围,人数众多,他会毫无所查?

  皆是按兵不动,见机行事罢了。

  宴尘第二次从偏殿中出来后,正踏上台阶往台上走,孟云虚正站在台阶下一侧,宴尘这般亦是在此处第二次与他擦肩而过。

  他一双眼追在宴尘的背上,后意识到自己此举不妥收回目光,后又控制不住去寻他。

  他神情锐绝,整个人静静的。

  宴尘迈过了台阶踏在台上,中心处一身红袍的苏成漠向他伸出了手。

  宴尘想到喻清渊与通魂玉,凝着眉峰默了一会,后正要抬脚。

  突然,凭空生出几道极细的火光在他面前,又在下一息而尽。

  宴尘见此,一阵凛意。

  这是他当日走时留给秋重山的几道灵符,此时灵符燃了,定是喻清渊出事了!

  灵符尽后带来秋重山的一句话响在宴尘脑中。

  ‘仙君在上,今日尊主醒来后有一黑雾人来到无妄界内,修为滔天,尊主与他对上后不敌,伤口崩裂更重,现尊主被那人带走,不知去了何处!’

  此句消后,宴尘心有所感,心口处一阵钝痛。

  他正待如何,这时便见有一道赤色遁光撕裂长空,带着斩天之威而来,落在飞鸾殿外。

  落地后那人身上依旧一层赤光附在沉黑衣袍之外,其中又隐隐带着丝丝黑气。

  他脚下有余火将殿外的地面灼出一层焦黑。

  他往殿内走,一步步,气压逼人,有如千百道雷劫罩顶,又似百万邪魔压境。

  他走进殿内,站定。

  抬眸一眼,令人胆寒!

  众人:!!!

  楚寒轻与萧辞冰面有惊异之色。

  孟云虚亦看去。

  眼见突生变数,苏成漠眉心一拧,他将玉笛拿出,瞄了十步外的宴尘一眼。

  卫疏明在上首正了正身,一身寒气外泄,与来人的气压似是两拨潮水般撞在一处,竟是一下溃散。

  明明看上去是地仙境九重,怎似是灵仙镜初期一般!

  卫疏明真仙九重的修为在这人面前竟然有些不够看!

  有人带着惧意喊了一声:“魔……魔君!!”

  这三个字一出,飞鸾殿内气氛顿时焦灼无比,仿佛又要凝固,像是一下子将暗潮汹涌的湖水搅动的天翻地覆。

  来人正是喻清渊。

  宴尘自是看到了,隔着这般远的距离,他仍是看到了喻清渊黑衣外心口处的大片血渍。

  他是喻清渊,可怎这般……戾。

  “本座的人,你胆敢合籍!”

  九字出口,沉渊寒涧,无形中状似带出一汪血海。

  未见他手上如何动作,台上的苏成漠忽然被往后重重怼在后方绘着飞鸾的玉璧之上,这一下极狠,玉璧被撞裂,有一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苏成漠顿时动弹不得,眼中尽是惧色,喻清渊右手往下虚虚一握,涤尘现出,他一道剑气直取苏成漠性命。

  孟云虚总归被苏成漠叫一声师叔,纵使他像是不愿宴尘与他结亲,但也不能任由魔君将人杀了。

  孟云虚提剑在旁侧亦挥出一道剑气格挡,两道气劲相撞一声巨响,孟云虚那道剑气被崩的四散无形,喻清渊那一道破均而去。

  眼见苏成漠就要被毙命当场,卫疏明出手一阻,将苏成漠拉了过来,两道力量护冲,将碎裂的玉璧穿透大半。

  宴尘眉峰不展,就在刚刚他被卫疏明制住不能动弹言语,此刻苏成漠正与他在一处。

  苏成漠看了看他,这般情况下还敢挨着宴尘的肩膀,他低眉间一片深厉,哪见方才半分惧色。

  喻清渊看向前方的卫疏明,显然新仇旧怨,今日要一并清算!

  “带着少君走!”

  卫疏明寒声说道,苏成漠会意,欲要抱起宴尘往偏殿行出。

  “敢动本座的人,活腻了!”

  喻清渊身后又现出那巨大的凤影,而几息后,凤影竟然化为实!

  血凤展翼击碎前壁殿宇,这般所见,让人心生跪伏之意。

  其上的火焰漫上殿宇残壁,烧红天幕。

  喻清渊站在下方,此刻真有几分魔神之威。

  他闪过去,竟是一下绕过卫疏明将宴尘拉到自己身边,但宴尘所中禁制是卫疏明独有的手笔,此刻厉绝如喻清渊也不能立刻破除。

  喻清渊唤道:“师尊。”

  这一声,这一眼,还是在无妄界寝殿中与宴尘在一处时的魔君。

  他将宴尘推到血凤之下,血凤将殿顶撞碎,挡开残垣碎块,后将宴尘驮着飞到空中。

  喻清渊没去管来此参加大典的那些道门,他与卫疏明周旋。

  卫疏明自是不能让喻清渊将宴尘带走。

  那些道门中有胆小的已是被吓得不轻,甚至有两个晕了过去。

  今日大典,上清界高手皆在此处,除了真仙境九重的卫疏明,地仙境五重的孟云虚,出窍境七重的苏成漠外,还有八九个地仙境一二三重之人,余下数个出窍境与养神境。

  喻清渊以一敌众,从残殿中打到空中,但见数道各色灵光飞横,独他那道赤光耀目。

  不多时,他击落数人,与卫疏明分列天幕两端,剩下的上清界众人围在外围。

  这些人中,除了苏成漠与孟云虚,皆是喻清渊眼熟之人,当年灭他无妄界都在其中!

  不论如何,卫疏明因一人之言杀他无妄界十万魔众已成事实,且之前那断断续续的九年,又杀了多少魔族,早就不是十万之数可算,便是二十万也是有的!

  喻清渊自认,他无妄界从未祸乱人间,他在位时治下厉绝,手下魔族魔修不曾为恶,甚至有些还多有善缘,虽为魔,却是众生之一。

  哪料上清界世间仙宗之首,杀戮满手,身上沾满了他无妄界的血。

  而当年,他从未掳过少君。

  说什么除魔卫道,捍卫天下大道!

  简直可笑至极!

  原来仙道都是道貌岸然,颠倒黑白,为一己私欲乱造杀孽之人!

  喻清渊地仙九重本不是真仙九重卫疏明的对手,虽之前在无妄界中他与那雾中人对上后唤醒了些沉寂已久的魔神血脉,但身有重伤,后来不敌被那雾中人带走。

  那雾中人将他带到一处山头,喻清渊体内的魔神血脉便彻底觉醒。

  彻底觉醒之后,喻清渊又生出一时之厉,与那雾中人又打了一场,雾中人自是未曾落得下风,却突然抛下喻清渊遁走了。

  喻清渊心中惦记着宴尘,他管不了其他许多,直接来了上清界。

  魔神魔神,只听这二字,便知其意。

  即便沧海日久,后辈之人不及魔神万分之一,但喻清渊完全觉醒这股力量后,便与之前初觉醒大有区别。

  他用它时,外放的威压与修为仿若翻境,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难免更为厉沉,甚至带了几分戾。

  但他人还是正常的,并不是换了性情。

  只是他魔神血脉,一次不能维持太久,重伤下又这般大动干戈,原本伤好的四分又去了二分,力量随着他自身情况慢慢减弱。

  眼下是两分保命,八分索命。

  若不是有宴尘的生死契在,早就又死了一次。

  上清界峰屿不少,仙修自是很多,地面上几万人已列好。

  喻清渊被天上围着,地上也围着。

  “魔神血脉!”卫疏明四字成冰,显然动了杀心,他有通魂玉,不怕喻清渊死后救不回宴尘。

  由于力量减弱,之前状似灵仙竟的修为消减了不少,喻清渊此时与卫疏明几乎旗鼓相当,但他知晓自己撑不了太久。

  他道:“交出通魂玉!”喻清渊已经想到了这一层。

  他不为自己活命,只是师尊保命之物,自当放在师尊手中,放在这人手里,实在不妥!

  二人再战,周围众人掠战,卫疏明通天剑意生出一条数丈冰龙,喻清渊再次击落数人后顶着残身与他交手。

  楚寒轻与萧辞冰看到此处,为了宴尘,自是再不能无动于衷,只见萧辞冰化成蛟龙原身,楚寒轻手上风雨,秋重山与周怜君亦赶到。

  在四人加入战局之前,楚寒轻与萧辞冰正要各自发令给上清界外带过来的人助喻清渊。

  上清界人多势众,正这时,喻清渊又去了半分生息,血凤上的宴尘与喻清渊契印相连,自是知晓他此时情形已是不好,终是冲破禁制,控着血凤过来将喻清渊往上一带。

  宴尘道:“走!”

  血凤往外飞出几千米,忽然消去,宴尘及时召出霄红,载着喻清渊远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2520:56:10~2021-06-2619:51: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微雨晚宁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