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魔神凤影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5、魔神凤影
字体:      护眼 关灯

85、魔神凤影

  无妄界寝殿之中。

  床上浅色纱幔整齐的勾在两侧,喻清渊正躺在上面。

  他还沉昏着未曾醒过,呼吸看似平稳却有些缓慢,心口的伤受的太重,经过两日温养不过也只好了四分,这还要算上宴尘走时与他结契的三分。

  这时殿门开,是秋重山端着碗灵药进来。

  他后面还跟着个人,是在须云山上与宴尘见过面的周怜君。

  周怜君依然是袭黑衣,俊目秋鸿,身沉稳。

  宴尘走后不久,他便寻到了此处。

  他此去时日不算太长,是为了查到当年之秘,可收获并不多,只能确定当年去上清界告知内情的人不是魔修,这与喻清渊带着宴尘去冥渊求药之时,楚寒轻说与喻清渊的样。

  在外间再无收获,周怜君便想着回到宴尘手下,听候差遣。

  哪知他寻到无妄界后,宴尘已经离去。

  周怜君与秋重山自是相互认得的,倒不是打过交道,只是在两界之中都知晓有这么个人,且当年大战开始,周怜君便被灼芳仙子派出去寻找宴尘,他自是从头到尾未曾参与过无妄界之战。

  周怜君是灼芳仙子自少君出生便派到他身边的,是以他称呼宴尘君上,称呼卫疏明帝君。

  这很明显,即使他是上清界的人,但他第效忠的人是少君。

  有宴尘与喻清渊这层关系在,两人见过之后倒还算和顺,周怜君便晓得了他离开须云山之后的些事情始末。

  君上身中魔种不说,还为了让魔君不死与其结下生死契。

  周怜君那日来到无妄界后自是不知宴尘去了上清界,宴尘走时并没有知会秋重山自己的去处,周怜君有心去寻君上,却想到君上有自己的事要做,而魔君又与君上性命相连,他便时未走,留在此处为君上留心二。

  但两日过去,少君要与苏成漠合籍的消息早就传遍了这世间。

  秋重山起初听了这则后,开始时是惊讶的,不过后来想了又想,君后都让尊主享他半的寿元了,定不是见异思迁之人,恐受人逼迫无奈之举。

  找到少君之后周怜君给灼芳仙子发过几次灵信,可都未收到任何回复,他还记着当年离开上清界时仙子与他的嘱托,不收到她的传信,不让少君回转。

  ……可不论如何,君上既已回去,他便不能再留在此处。

  周怜君只等今日确认魔君情形便走。

  秋重山端着灵药站在喻清渊床边,这寝殿若是在往素他定是不能冒然进来的,可眼下君后不在,尊主又这般,这几日他只能逾越了。

  他将药舀了勺,俯身欲给喻清渊喂进去,勺子还不曾沾到喻清渊的嘴,就见喻清渊的眼睫动了动。

  秋重山喜,他将药碗放在床边小桌上,唤了几声尊主。

  再有十数息后,喻清渊睁开了眼。

  喻清渊看着床顶有瞬间的混沌,不过清明之后他立刻认出了这是无妄界寝殿。

  ……就是说,他没死,活着。

  他活着,宴尘岂不是……且他明明应该死了,怎能还活着!

  想到宴尘,喻清渊半息都不想再躺在床上,他撑着床铺起身,身上薄被滑落,发丝荡下。

  他这伤需要温养些时日,显然只躺这两三日根本不够,他唇色泛白,面上也是,这下起的狠了,牵动他心口还有六分未愈的伤口,他微微顿了下,却也不曾去管。

  秋重山搀了他下,立刻道:“尊主!”

  他侧后方的周怜君则唤了声魔君。

  喻清渊往周围看,不见宴尘身影。

  他音色有些哑,带着重伤未愈的沉:“他在哪?”

  秋重山想到君后今日合籍,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君后……”

  喻清渊见他如此神态,心中生出种不好的猜想,“讲!”

  “君后他……”秋重山从宴尘当日将他唤进殿中开始说,直到此刻为止把知道的都说了。

  道侣生死契……与苏成漠成亲……合籍大典就在今日。

  自从那次被叶凉州挑拨之后,喻清渊心中不止次发过誓,再不对宴尘生出半分不信任,哪怕他将自己千刀万剐,也绝不质疑。

  他倒是希望师尊真将他剐了,可师尊居然结下生死契救他。

  以师尊的性子,现下他要与苏成漠合籍,怕不是也……

  喻清渊想到此处,急火攻心,加之重伤大半未复,顿时涌出大口血。

  秋重山被吓了跳。

  喻清渊重喘出口气,想出苏成漠与师尊站在处成亲时的情景,又是接着两大口血吐出。

  秋重山要被吓死!

  喻清渊下了床,他要去上清界寻宴尘。

  他穿了外袍,就要出去。

  正这时,喻清渊突然感到阵冲天的威压从外间摄来!

  接着便听阵震响,这偌大的寝殿此间处门扉窗扇尽碎,殿内壁柱都断了两根。

  这道强到极致的余威不消,还未等周怜君与秋重山上前去挡,便被霎时间击飞出去,床前小桌上药碗登时碎了,灵药洒了地。

  他二人被重重摔在床柱之上,皆是口血喷在地面。

  喻清渊倒是好上些,不过他强受了这威压,脚下也是连退几步,站定后心口的伤崩裂了。

  血液立刻浸透胸前衣料,沉黑衣袍更现出他几分虚弱病容,只不过那眸中又聚起厉绝,还是往昔无妄界之主。

  随后眼见片黑雾,遮盖了外间大半天幕。

  是那金仙境六重直不露真身用黑雾遮掩自身的雾中人。

  他上次在冥渊南殿前被喻清渊自爆心魔与宴尘琼云之目之威,配以应龙之神和楚寒轻凝阵之下,腹部被穿了个血窟窿,可今日再现已然复原。

  这人修为站在此间巅峰,远远超过众人,喻清渊重伤下无妄界外护阵自是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不过即使喻清渊周身无恙,他也是想来就来,界内五万魔众于他而言不屑顾。

  他踏在殿前残渣之上,通过寝殿前方破处与喻清渊相对。

  不过眼,便是声阴郁的低哼,其中包含着浓浓不满,“魔君就这点能耐,连让他杀你都做不到,让他为了你去与别人合籍!!”

  这人口中的他,自是宴尘。

  只不过他这句话,似是不悦宴尘要成亲。

  “死不容易吗?你让他杀你就这么难!”

  此句话落,雾中人闪掠过来,要拿喻清渊出气。

  秋重山与周怜君刚爬起来便被力道再次掀飞出去,这人连半个眼神都不曾分给他俩,只对着喻清渊咬牙切齿,若不是喻清渊与宴尘魔种相连,怕是此刻就将他抽筋拔骨了。

  喻清渊现下脑中皆是宴尘与苏成漠合籍之事,眼下遇到劲敌阻路,他心知不是对手,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他身负上古魔神血统,魔神是只能化成人形的红羽血凤,血凤周身浴火,双翼展开足有六七十丈,不过魔神后与人间之人结亲,历经沧海多种事由,代代相传之后,后代之人已不能再化成凤形,不过却可在某时刻现出自身血脉中该有的几分凤影,只是这某时刻出现的点不是喻清渊可以左右的,他当了千年魔君也未曾触发过次。

  可他现在隐有所觉,难道……是与宴尘结下生死契之故。

  眼见雾中人闪来,快到连残影都不复,喻清渊不顾心口处重伤,双眸中沉,只见其内各有红光闪,他的双眼忽然变成了血红之色,眼尾还有丝火光溢出。

  只听声清啼凤鸣似从九天传来,其中所载撼天裂地之意震六合寰宇,喻清渊右手运起掌在原地与那雾中人对上。

  赤光与黑光相对,两股灵劲相较,带起的厉风擦的人脸颊生疼,受伤的秋重山与周怜君在后侧,被喻清渊的气旋护住些还算撑得住,殿前之前被损毁处此时更甚。

  喻清渊心口的伤崩裂更大,他不去管,身上使力,眸中蕴着炼狱之火,乌发扬起,身后现出只双翼与尾部皆带有蓝羽的血色凤影来,可即便是凤影,也带有半分魔神血统之威。

  两人这掌之后,喻清渊倒还站得住,雾中人虽然震惊,也不过瞬,二人又闪到殿外再对掌。

  血凤展翼,火色漫上穹苍,与那半天黑雾相对。

  对方不屑道:“上古魔神之厉,你这后辈不及其万分之,如何胜我!”

  他说的不假,喻清渊重伤之下越境对他两掌,地仙对金仙,中间隔着真仙与灵仙,没被当场毙命,已是世人不及了。

  对方用上十成修为记,喻清渊沉哼声,终是不敌,凤影再啼声,于他落在地面的滴滴血点中隐去。

  他腰上赤金暗纹也沾了血点,发上墨色小冠衬着那嘴角的红。

  合籍大典……师尊……

  雾中人道手法,他与喻清渊同消在了原处。

  威压散尽,秋重山与周怜君这才爬起身,秋重山想了想,还是拿出宴尘给他的几道灵符,将之用灵火燃了。

  之后他二人道往上清界而去。

  而上清界中仙灵大典刚刚举办完毕,接下来就是合籍大典。

  宴尘被要求回到偏殿中换衣,他本就不愿如此,最后只在白衣外又穿了件丝羽般的红裳,他出来后,苏成漠正站在台上等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2319:39:38~2021-06-2520:56: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熙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咸咸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