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云锦苍苍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4、云锦苍苍
字体:      护眼 关灯

84、云锦苍苍

  苏成漠言语调戏,他手上败了之后面上也是带了几分调侃的,只是他眼中又有微不可查的沉深一闪而逝。

  宴尘用手背抹了下嘴角血痕,内里极力用灵力压制气血,他一息垂眼又一息抬眸。

  这一眼再看,仙灵之力全开,不见方才几分伤弱。

  他眉心隐闪的金色莲印消了下去。

  苏成漠见他周身这般气劲,自然也是不怯,他用一副欣赏的眼神看他,道:“刚刚那一掌我败给了你,只是不想将这殿内拆了,毕竟你我二人合籍之后还要住在这里,放开了打,少君以为我不能将你制服!”

  他自是知晓宴尘此时的境界比他低,低了那许多在身有旧疾的情况下竟还如此强横……果然正统的血脉就是不一样,距离天道最近,身负玉骨,修为提升奇速,明明风回台上时宴尘还不是这境界。

  “父亲将你许给我,应该也是明了你不愿的,既然不愿,便不能轻易从我,那我俩在此较量,父亲自然也不会管,或许还想着让我将你制服,好安份的等着大典之日。”

  苏成漠这一句不明不白,或许卫疏明真有几分此意?

  宴尘一开始还怕自己使用灵力使得卫疏明多事,现下看来卫疏明毫不在意,只要通魂玉不在宴尘手上,宴尘还在乎喻清渊的命,一切便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只是他为何一定要让他与苏成漠结亲,观卫疏明与苏成漠之间好似也不是特别亲近,不用合籍这种事要挟只是让宴尘留在上清界岂不是更加容易一些?

  且卫疏明说的好似对宴尘特别看重,可如此作为明显有别。

  说什么是为了让宴尘斩断与喻清渊的联系,听上去是那么回事,但深究便……

  此时此刻,苏成漠想起了那句话:与之双修一晚,胜过修炼十年。

  ……他起初在须云山山门外故意接近宴尘不过就是一眼看出了些许不同,接着就想确认他是否少君的身份,确有他意,却不是想要与之双修。

  可眼下看来,双修也可。

  苏成漠想到此处,就要再一次去压制宴尘。

  正这时,只听距二人近处的窗扇一声大响,有两扇碎成残块渣子掉落一地,紧接着有一人从这处闪了进来。

  白衣乌发,长身而立。

  他站在那里,背后是少了窗扇的窗户,殿外夜色如洗,辰星相映,有月高悬,这个角度看去,似在他的发顶。

  这人便是在仙林峰上想要让宴尘吃桂花糖的孟云虚。

  孟云虚先是看了宴尘一眼,这一眼清明,他应是早就从自己的心境中脱出,宴尘嘴角有一丝血红不曾擦净,孟云虚自是看见了。

  他没有对宴尘说什么,眸子沉了几分收回视线,之后转身对着苏成漠。

  苏成漠不曾想到孟云虚会出现在这里,他十足意外,却不由想起白日里孟云虚见到宴尘时的神情。

  他多少看出了些许不同,又一时猜不透。

  苏成漠收起一切情绪,面上正色道:“孟师叔。”

  孟云虚多余的话不说,只道五个字:“离开明月殿。”

  苏成漠一顿,但又很快收敛。

  他一只手里还握着那个之前拿出的小瓶。

  苏成漠应道:“是。”

  刚刚大动干戈要来硬的,此刻却君子温良,他还对宴尘告了一声退,之后再不说多余的话,往殿门行去出了明月殿。

  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不过幻觉一场。

  孟云虚又站了一会,方才面向宴尘。

  他一见宴尘,眼里又禁不住生出些许波动,不过倒是未再被自己的心境左右,还是清明的。

  孟云虚道:“少君。”

  宴尘:“还请孟师叔出去。”

  孟云虚知晓宴尘何出此言,毕竟今夜里他刚在仙林峰上举动有异,他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只是一面清锐的看着宴尘。

  片刻后,他道:“先前在仙林峰上是我行为冒然,少君生气也是应当。既如此,这殿中残乱少君就将就一夜,明日再让人收拾。”

  孟云虚不再说什么,但显然他有许多莫名的未尽之意,他走到窗边,从这处闪走。

  觉察到这两人是真的都走了,宴尘方动了动。

  他这一眼看见窗台上多出个褐色小纸包,这东西宴尘认得。

  是之前在仙林峰上孟云虚手中拿着的那包桂花糖。

  不过那之前外皮上沾到的血已经没有了,眼前的这一包很干净。

  是孟云虚方才走时留在这里的,他将这包糖放着,便是给宴尘吃的。

  可宴尘不喜吃太甜的东西,他也没有一丝想吃的欲望。

  宴尘没有去动,他行到床上,运行周天。

  一地斑驳,月光照在窗扇碎屑之上。

  ……

  第二天宴尘见了卫疏明,卫疏明自是未曾提及昨晚之事,宴尘言说想要见一见灼芳仙子李暮蝉,卫疏明言她自宴尘当年被掳之后就生出了心疾,一直说相信宴尘还活着。在他与无妄界开战之后,便将她持有的那块通魂玉交给了周怜君,之后心疾愈重,思子成伤,便一直闭关,且出关之日不定,为防他人打扰,还设了特殊法阵,除非李暮蝉自己出关,不然他人莫近。

  卫疏明想将宴尘在世的消息告与李暮蝉,奈何那法阵在,他一个真仙境也不能强行破除,那会重伤李暮蝉的神魂,如此只能等着。

  ……那周怜君在找到宴尘之后不曾收到李暮蝉的印信,是因她闭关……

  如此,便到了仙灵大典与合籍大典当日。

  今日子时之前不使用通魂玉,过了子时宴尘便会陷入第二次昏睡。

  晨曦日升,云霞为锦,鹤啼成乐。

  上清界少君大事,接到请柬的道门自是不能不来。

  卫疏明与无妄界有怨,自是不会将请柬送到无妄界,这世间除了这三游道门还有许多其他族类,上清界是道门仙宗,请的也自是道门,住着妖修的冥渊界同为上游三界之一,楚寒轻的请柬是要给的,他现下已经到了。

  余下还有中游一些道门,这些道门平日里自是没有机会来此,至于下游道门便是连来的机会都没给。

  不过天玄道宗除外。

  毕竟宴尘之前一直是天玄道宗的人,就算上清界再怎么是神仙之所,于情于理宴尘大事,都少不得天玄道宗的请柬。

  这两日里卫疏明又询问了两次宴尘小时候的事,宴尘仍是说忘了,他有感卫疏明想知道的不是他小时候的事,是他如何到天玄道宗的事。

  可他记忆里没有。

  宴尘猜测,或许曲升平知晓。

  他自是不会对卫疏明提及,卫疏明几次询问未果后便没有再问。

  能让卫疏明在大典之前亲自相见的便只有楚寒轻一人,突然收到宴尘合籍的请柬确实让他很不适。他知晓宴尘身中红梅一事,又贵为一界之主,想要知晓因由,总有些办法,也有些猜想。

  楚寒轻之前是知晓有通魂玉的,但他一时忘了此物,且这种以死换生的方法都怕有个万一。

  若是过程中出现半分差错,宴尘就回不来了……

  他站在飞鸾殿中,修眉俊目,眸中隐忧。

  大典便要在这飞鸾殿中举行,收到请柬怕今日赶不上的,昨日便都到了。

  天玄道宗曲升平不在,来的人便是萧辞冰。

  萧辞冰如今是北海蛟王,修为在化虚境七重,当日喻清渊带着昏迷的宴尘往冥渊界求药,萧辞冰在北海安置父母尸骸,后来妥当之后他有去过冥渊寻宴尘,自是没有寻到。

  他是蛟王,也还是天玄道宗雪尽峰峰主。

  北海蛟王换人,外间人自是晓得,萧辞冰还是一身青衣,他御剑而来落地之后,被上清弟子带到了飞鸾殿内。

  天玄道宗本是下游道门,在中游道门之前,宗内的人自是该站到末尾,但现在不一样,宗内养出了一个少君,下一个仙宗之主,天下仙修之首,还负有玉骨,身有髓印。

  且还顺带的,出了个蛟王。

  可道门藏蛟,若是有心人故意,少不得说一句妖蛟,带出些说辞,往那洛环生身上靠靠。

  不过那原来的三尾白狐洛环生明明是个妖,却成了合欢宗宗主之事,自当另说。

  上游冥渊之尊是条银鲛,这北海蛟王是条蛟龙,眼看二人站到了一处,哪个不长眼的敢在此地编排天玄道宗。

  萧辞冰与楚寒轻交谈几句,在这人多之地,话不用说的太透,他便明了了。

  宴尘与喻清渊身中魔种,外间人自是不知。

  眼下萧辞冰与楚寒轻一个心情,那苏成漠……

  他站在那里,眉心不展。

  过了两刻之后,到了仙灵大典之时,再之后便是合籍大典。

  卫疏明站在台上首位,界内其他主事之人自是各站其位,场中又有一些弟子策应杂事。

  台下前来贺典之人分站两侧几列,每人身前都有一方白玉小桌,其上琼浆菜肴,殿中雕梁花衬,摆了几百张桌子仍然宽敞。

  楚寒轻的位置自是被特别安排过。

  这时卫疏明淡淡说了两句话,仙灵大典开始。

  上清界从上到下喜好白衣,宴尘自是着了一身白。

  他从偏殿中行出,白衣碧绦云纹载袖,襟上照影衣摆惊鸿,银冠轻束墨发如瀑,身形颀长腰韧胜柳,眉目清绝如画,身有寒霜之气,却是一身云仙落月之姿。

  众人一时看的呆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2221:35:02~2021-06-2319:39: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咸咸咸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