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成天以漠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1、成天以漠
字体:      护眼 关灯

81、成天以漠

  卫疏明道:“打开看看。”

  宴尘心中不快,但眼下他别无选择,要让喻清渊活,便无法退这一步,他境界未复,若强行动手在卫疏明手下走不了多久。

  他忍下这口气,垂下寒霜眉目,手上动了动,打开那书简。

  就见那上面几行字,悉数映入宴尘眸中。

  ‘今有我上清少君破云逐月,踏风御花而回,敕仙灵星斗以告天下。另白鹤啼鸣,霞彩盈天,九霄承佑,天地清明,我上清界欲为宴尘、苏成漠,同举合籍之礼,一世若海震山岳,共登仙尘度此生,到时当示天道以成。上清山嶙,同饮八荒,请君共祝。’

  这简上绘的流云花图还带着一阵冷香,被那上面字迹一衬显得越发好看,可宴尘见之无心观摩。

  他注意到了那个名字,苏成漠。

  苏成漠……

  是那个在须云山上见过几次,手持玉笛的男子。

  宴尘凛着眉峰,抬起头。

  “本君这般写如何?若觉可以,今日便逐一往其他仙门送出。”卫疏明说着,周身气势还是能将人冻成冰的。

  宴尘:“如此兴师动众,没有必要。”

  “本君觉着很有必要,我上清界少君大事,自是不能寒酸。”

  宴尘只道:“我不喜繁闹。”

  “上清界不是小门小派,未来一界之主成亲,怎能像是做贼一般。”

  宴尘蹙着的眉一直未曾松开,他凉道:“既是我要成亲,是否要听听我的意愿?”

  卫疏明:“自是要听得,本君方才不就在问你,请柬的事?”

  宴尘将书简合上,垂下手,“苏成漠是谁?”

  当时见的那几次,宴尘一直未明对方身份。

  卫疏明将书简从宴尘手上拿回去,唤了个弟子进来交代了几声,那弟子便接过书简出去了。

  卫疏明这才道:“是个男子。”

  这更是让宴尘惊异之处,“帝君让我与男子合籍?”

  普通人会让自己亲子与一个男人结亲吗?!

  “我就是想让他知道,我上清界少君不是非他不可。”他这是又一次在提醒宴尘喻清渊的错处。

  可宴尘知道喻清渊没有错处。

  且只因这种理由,也太过荒唐了些。

  这时,殿外响起一声通报,门被打开,进来一个人。

  这人走到近处,对着卫疏明执了一礼,听他四字,音色清正凝绝:“父亲唤我。”

  父亲……

  这道声音在对着卫疏明唤父亲。

  方才这人进来之后宴尘心中有事并未看他,此刻耳听这二字,他有些耳熟又莫名,不是说少君是卫疏明独子。

  宴尘侧身,往旁边看去。

  就见眼前人一身月白衣袍,腰间束带染青,发上半束墨簪,腰间别着一只玉笛往下垂着墨绿穗子,气质斐然,面上潇洒俊美。

  ……想不到,是个认识的人。

  正是那个要与他合籍的苏成漠。

  宴尘心间有几许讶然,但他面上不曾表露。

  卫疏明淡淡应了苏成漠一声,苏成漠垂下手,脊背笔直的站在那里,让人挑不出错处。

  卫疏明道:“这是少君。”

  他在为这二人引见……那卫疏明知不知道这两人之前见过。

  苏成漠转身面向宴尘,见到他倒不曾显得多惊讶,他手上一礼妥帖,乍一看似个君子,隐了些他那一身风流气,四字出口:“见过少君。”

  宴尘脑中有无数种想法在翻涌,他一时不曾应下这一句,卫疏明见此,看了他一眼,意在提醒他通魂玉。

  宴尘轻轻喘出一口气,他凉声:“不必多礼。”

  苏成漠这才撤手抬首,看着宴尘,嘴角噙着一抹笑。

  “之前初见,道友不是用的这张脸,但那时便觉道友身姿仙成,非是凡骨,原来真是少君,早前若有不妥之举,还望少君见谅。”他目中凌光,举手投足间看似有礼有度。

  且他这句话似是在说给卫疏明听,明言自己与宴尘有过几分交集。

  当时在须云山时,苏成漠此人一直在找各种机会看宴尘左肩,想确认宴尘是不是少君。

  后来风回台上祸乱,他还在后来挡了那红衣人一下。

  ……这人到底是何意图,说他不遮掩他之前那几次言语所为很有几分云遮雾绕,说他遮掩他此刻又如此说辞。

  宴尘心间思虑,他简单应了,正身,不再看他。

  苏成漠见他形容冷漠也不再多言,不过他嘴角存有一抹笑意未散。

  卫疏明对他二人相识一事没有多说,看来这苏成漠之前不在上清界他是知晓的,或者他并不在意。

  “他是本君义子。”卫疏明忽然对宴尘道。

  宴尘:义子……

  让自己的亲子与自己的义子结亲……

  “本君为你二人定下了亲事,这几日便会举办合籍之礼,你带着少君在上清界内走一走,等着合籍之礼开始。”

  卫疏明此句说完苏成漠明显顿了一下,看来他之前并不知晓合籍一事。

  可他也只顿了那一下就恢复了神态。

  苏成漠应道:“是。”

  卫疏明这才又看向宴尘,言道:“尘儿,你……”

  宴尘:尘儿……?

  卫疏明顶着一张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脸唤他尘儿,让他接受不了,且这两字称呼他实在不喜。

  他当即抬了抬眸,眸间雪霜依在。

  卫疏明见他不喜,到未似合籍那般自作主张,弃了尘儿二字,又凉声道:“你跟着他去。”

  语落也不再管他二人,似一块行走的寒冰一般出殿去了。

  如此,这殿内就只剩下宴尘与苏成漠。

  宴尘又站了两息,不想在殿内多留,当即也要出去,不过出去他也没有去处,可因为通魂玉他离不开上清界,但让他在这殿里待着,他着实不想。

  宴尘脚下动了动,刚迈了两步,旁侧一只手臂伸过来将他拦住,袖口上暗纹精致,垂下的月白轻荡。

  他一阵沉默,没去碰这手臂,往旁侧踏出一步,正要绕过这人离开。

  苏成漠跟上一步,再次将他一拦。

  宴尘见此有些不悦,他终于将目光放在了苏成漠面上。

  “道友,你我二人又见面了。”苏成漠说道,他无视了这份不悦,嘴边依然有一丝笑,似乎方才卫疏明在时他与宴尘说的那几句不过寒暄,此刻这才是真正的打招呼。

  宴尘伸手,将他的手臂推开。

  苏成漠毫不在意,“少君莫气,在下只是有些激动罢了。”

  宴尘第三次要走,苏成漠将他的衣袖一扯握在手中。

  “少君这便急着将在下抛下了,帝君不是说让我带少君游一游上清界。”

  “不必。”

  “美景在外,我与少君同赏。”

  “不用。”

  宴尘往回扯袖子,他使了些力,苏成漠却与他靠近。

  “我有些意外,帝君竟然将你许给了我。”他忽然低声,往前就快要挨到宴尘肩膀,“之前在须云山我缠着你,一是与别人一样怀疑你是少君,二是觉着你一身仙气凌人,我忍不住。”

  宴尘终于扯回了袖子,他一个字也不想听。

  “少君?”

  宴尘终于错过他走到了前面。

  苏成漠将腰间笛子□□,拿在手上一下一下轻轻敲了敲,墨绿穗子摆荡,其上温润生光,他追上去,笑意深了几许:“不喜我唤少君,那我唤……心上人?”

  宴尘脚下不停,走到了殿门处。

  苏成漠将笛子在门扉上一横,不让宴尘出去。

  宴尘周身一瞬间冷意更甚。

  因为通魂玉,因为喻清渊,他忍着没有大动干戈。

  听他寒声:”还请苏道友让开。“

  苏成漠比宴尘小上两岁,他不为所动,“眼看你我二人就要合籍,少君再唤我苏道友实在显得生疏,少君不如唤我阿漠吧。”

  大可不必!

  二人就这般手上开始过招,倒是没用灵力,宴尘还想着他此行目的,若是他将卫疏明惹急了,谁知还会不会生出其他事。

  宴尘此时境界在化虚,苏成漠这次不再遮掩,原来他真正的境界在出窍境。

  不过若是不用灵力,宴尘更胜一筹。

  他终于出了这正殿,门外左右两名弟子,见他出来立刻执礼,恭敬的唤了声少君。

  苏成漠跟着他,一步不离。

  “此一招我先让着你,等到合籍大典之后……到床上时我可不会让了。”

  从前哪有人敢与他说这般冒犯的话,到了此界之后却听了不少。

  宴尘:“住口!”

  苏成漠笑道:“好。”

  宴尘寻了个方向走,苏成漠转着笛子跟着他。

  一会后,苏成漠又开口:“少君腰身尺寸,可否告知?”

  宴尘不语。

  “告诉我,好做婚服。”

  宴尘:……

  “不然,让我量一量也好。”他说完,当真去往宴尘腰间搂。

  宴尘立刻闪出一段距离。

  苏成漠在后方道:“不让搂,我用看的也估量的出。”

  宴尘当听不见,他往前走,即使周围景致仙绝,他也未生出半分赏花观景的心思。

  就这样一会之后,迎面碰上一个人。

  一个男子。

  对方身材挺拔,白衣乌发,如卫疏明一般,看着十分年轻。

  宴尘见他衣着配饰与一身气势与普通弟子高出太多,便知此人在这上清界地位不低。

  对方自是也早就看见了宴尘。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1721:49:22~2021-06-1821:50: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糠9瓶;我爱祁进3瓶;咸咸咸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