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冰肌玉骨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8、冰肌玉骨
字体:      护眼 关灯

8、冰肌玉骨

  噗嗤一声,铁钩刺进贺迁的左胸处,贺归桥一头发丝散乱,他将铁钩拔出毫不停留接着一下,两下,三下。鲜血喷出溅在他的脸上,他用出全身气力将铁钩刺的更深,眼中是滔天恨意。

  贺迁的手抓在自己心口,两眼惊恐。

  “……下地狱去吧!”

  半截铁钩几乎全部没入皮肉,贺迁从口鼻往外涌血,不多时就断了气。

  贺归桥几息后起身,往一旁退了两步,而后自己将琵琶骨上余下的铁钩都拔了出来。

  这一番操作出乎意料,沈凉都惊呆了。

  贺归桥发出几声闷哼,似个血人一般站在那里,他身上有些发抖,不一会转过身来看着宴尘。

  贺迁本是他父亲义子,自小收留,他父亲母亲怜他从小无依,吃穿用度与修炼资源等都是少宗主级别,而他也唤其一声大哥,将他当成亲生兄长,不曾有半分嫌隙。

  贺归桥有一亲弟,还未成年,年方七岁,与他和贺迁的感情都极其深厚,平日里若是贺归桥不在,便缠着贺迁这个大哥陪着玩。

  贺迁也确实不负众望,修为进境到结婴境三重,比他强出许多。

  有一次贺迁外出办事,他父亲与他说起下任宗主之事,想要传位贺迁。

  贺归桥并无不满,他家教极好,且人品出众,脑中并无争权夺位之想,只想兄弟和睦。

  可世间许多事,并不如人意。

  贺迁归来时见他父子在殿中私语,他又隐约听见传位二字,一时认定贺归桥抢了他少宗主之位,整个贺家都拿他当外人。

  许是他心中本就黑暗,或是他早就预谋已久,两日之后,朝元宗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故。

  贺宗主夫妇二人惨死尸骨不全,宗内几位忠心的长老皆被杀害,贺归桥年仅七岁的亲弟弟也未能幸免,宗内凡有不服者皆不能活命。贺归桥被他用手段抓住,却留下命来,酷刑受尽,后锁住他的琵琶骨,走到哪都带着,就为了让他看着他是怎么登上宗主之位的。

  贺归桥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却一时找不到机会。

  直到刚才他想要杀宴尘却被其一道剑气击倒,贺归桥见此一瞬间生出一阵戾气,浑身血液沸腾,于逆境之中报了大仇。

  贺归桥看着宴尘,他慢慢止住身上发抖。

  ……若不是这个人,他无法报仇。

  他一直未将视线收回,眼中似有一种自乌云中破晓之后才有的光。

  宴尘并未关注他是如何杀了贺迁的,因为他手中的霄红剑,今日要见血。

  陈远如何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往后退:“姓宴的!你不能对我动手,我可是你师兄!否则等师父回来定不饶你!”

  宴尘冷然一眼,四方皆寒,陈远一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你昨日将我徒弟打死,今日还要杀我,难道你忘了我与你同门之情!”事到临头,他还在栽赃陷害,他那徒弟明明是他昨日逃走后又折身回来时出气劈死的。

  “我修无情道,不念情。”一句话,八个字。

  陈远要跑,宴尘将霄红剑往前一送,长/剑斩风,速行一段后刺入了陈远的心口。

  宴尘闪身过去,修长的手指握住剑柄,注入灵力一推。

  陈远的嘴边立刻就滴了血。

  “第一剑,还你剔我徒弟仙骨。”

  他语带寒气,似往外冒着冰渣。

  “宴尘……你个……”

  陈远骂人的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宴尘将灵剑拔/出,在旁边刺下。

  “第二剑,还你断我徒弟左腿。”

  “……”

  “第三剑,还你断我徒弟右腿。”

  “……”

  “第四剑,还你今日所做之事。”

  宴尘将剑收回,用灵气涤荡尽其上血沫。

  而后转身,不看陈远一眼。

  陈远受了四剑,还没断气,萧辞冰见此没说什么,他心知此人秉性,今番这一遭实是罪有应得。

  萧辞冰正要上前将人带走,若他有命活到师父回来,再凭他老人家处置。谁料此时从陈远后衫里爬出一个小指大的虫子,一口咬在他侧颈之上,陈远登时一声惨叫,随后与虫子一起化成血水消散。

  “……想不到那贺迁竟然留了后手。”萧辞冰低语。

  一场宗门变故就此收尾,宴尘往回走,他要去看喻清渊。

  贺归桥的目光追随着他,终于在宴尘擦过他身边时双膝一跪。

  “贺归桥谢过宴峰主今日之恩……往后朝元宗上下,愿听宴峰主差遣。”他双手执礼,咳了一声,一身血污,两边肩胛处出血不止,一副美貌又带着厉意,很惨,却脊背笔直。

  宴尘走远了一些,贺归桥未听见对方一语,就一直跪在原地,不曾起身。

  “中府遇太渊,璇玑藏五气。”

  宴尘淡声一句,正走到喻清渊身前。

  他并不是装什么,何来恩字一说,本就与他无关,不想受他这一跪罢了。

  贺归桥对宴尘的冷淡全不在意,听他十字入耳,脑海中思索片息就理解了意思,他起身照着这口诀运灵力在穴位。

  一阵之后,他便觉身上琵琶骨处好受许多。

  他向宴尘投去一片目光,落在他背上。

  宴尘低头,喻清渊抬首。

  两道目光相汇,人不一样,心也不同。

  他来此渡人渡已,入世历劫,他身在此间,便是为他喻清渊来的。

  可喻清渊现在,有些麻烦。

  宴尘眼望他左边锁骨下血肉模糊之处,这里被剔了仙骨。

  能有资质入道修仙的修士,在境界到达真武境后,紧挨着左边锁骨中心下方处会长出一小块仙骨,只有小指节大小,其在肌肤外表看与常人无异。

  但此界中有一种仙骨,是其中之最,据说长这种仙骨的人会在左边肩头处长出冰蓝色雪晶印记。

  一片雪花大小,像是画上去的。

  名为——冰肌玉骨。

  这种仙骨极其稀有,它的主人万中无一,与之双修一晚,胜过修炼十年。

  不过这世间至今,除却上游仙宗上清界帝君道侣,灼芳仙子李暮蝉,还未在谁身上见过。

  宴尘对此种说法并不知情,因为那本有限的书中,在待续两字之前并未写过此事,且他前身所在并无此一说。

  他眸中汇聚一汪深潭,似是想做什么,刚要抬手,便见几道遁光由远及近,落在几人之前。

  当先一人是个老者,身着灰衫,面有白须慈祥之态,乍一见有几分得道之感,正是天玄道宗宗主,也是萧辞冰与宴尘的师父,曲升平。

  曲升平身后四人,是余下四峰峰主。

  萧辞冰立刻见礼:“师父。”

  沈凉恭敬道:“见过师祖,各位师伯。”

  宴尘也唤了一声,虽前身是真仙境之体,曲升平是结婴境五重,但他并未有任何不妥之举,虽然出口的话还是言语冷淡,却透着一股尊敬。

  曲升平眼看地面血迹,还有一边的贺归桥与靠树而坐的喻清渊。

  萧辞冰上前将此间之事与他一一简述。

  曲升平听到陈远所作所为面有惊异,半响后叹了口气,而后冲着贺归桥点了点头,对于陈远之死没多言语。

  贺归桥一礼回之。

  老宗主转身面向宴尘,叹道:“他仙骨被剔,已是残身一个,丹药无用,此后再也不能走修道一途。”

  喻清渊听着,手指蜷起。

  上一世便是如此,这一世又是这般。

  唯一不同的是……

  剔他仙骨断他双腿的人,不是他。

  而他,刚刚还护了他。

  “我有办法。”宴尘道。

  四字清冷平常,似在说着无关之事,却让场中众人皆是一凝。

  在场之人除了沈凉与喻清渊之外,其他人都猜到了宴尘之意。

  “宴师弟,你!!”萧辞冰眉峰皱紧,不能相信。

  他怎么能!不要命了!

  贺归桥眸中隐有波动。

  曲升平面上也是一阵震惊,而后方才缓落,他道:“他是你的徒弟,既然你已下定决心,为师也不干涉于你。”言罢,又是一阵叹息,不欲多说。

  此间事已了,众人正待各自行动,就见宴尘忽然双膝跪于地面,直对曲升平。

  “求师父,赐我还灵草。”

  他受了这具身体,师父在上,也算是代为跪还。

  且他当着众人的面开口,总比背地里单独去要好的多,光明正大。

  “你的意思是……”曲升平看了一眼喻清渊的腿。

  萧辞冰想起喻清渊吃了赤焰果一事,顿时知他意图。

  他果然对他这个徒弟十分上心。

  甚至不惜要豁出命去!

  还灵草两千年长成一棵,且今番正巧,成熟之期就在几日之前,与赤焰果赶到了一处。

  曲升平看他一阵,捋了两下白须,再一次叹了口气,且他叹气不是因为还灵草,叹的是人。

  还灵草再是灵宝,放到潭底也是无用之物。

  可……

  “罢了,今日你保下宗门有功,它便给你了。”

  曲升平之后不再多言,他上前与贺归桥说了几句话,贺归桥以后毕竟是朝元宗宗主,此番又经历了这等事,人在天玄道宗之内,身上还有伤,不能坐视不理。

  贺归桥眼望宴尘一眼,被曲升平带着远去。

  余下四峰峰主对于还灵草一事并无异议,各自去了。

  宴尘起身,上前将喻清渊背起,与萧辞冰点了下头,御剑而去。

  萧辞冰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宴尘御着霄红不消片刻便回到了落鸣峰,他进门后便径直将喻清渊放在了自己床/上。

  而后直起身,正面对着他,拉开了自己左边领口。

  露出了左半边锁骨。

  以及那肩头上一片冰蓝色雪晶印记。

  而这个印记,不是这具身体原生的。

  是宴尘的魂魄中带过来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