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灵刃生光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74、灵刃生光
字体:      护眼 关灯

74、灵刃生光

  喻清渊沉着嗓音在宴尘耳边说了小腿二字后在上面碰了一下,复道:“师尊,再并拢些。”

  为何要再并拢些……此刻这般性情的宴尘顿时明了了喻清渊的意思。

  宴尘收回揽在喻清渊脖颈上的手,此时从上到下衣衫穿戴还算规整,除了左肩处以及半边锁骨露着,别的地方很规矩。

  有乌发一缕落在那艳绝的红莲之上。

  他就这般微微仰着头坐在那里,枝叶掩映间梅香与雪意铺散。

  喻清渊身上也是规整的,这么半天过去,从树下到了树上,这两人连腰带都未曾解,不过二人周身温度都是热的,此处只余喻清渊渐重的呼吸声。

  宴尘默了一会,如他之意动了动腿。

  喻清渊看着,道:“师尊,贴/紧。”

  宴尘一顿,他垂眸笑了一声,这声笑空灵染霜,是在平常的宴尘面上根本见不到的。

  喻清渊的眸光随着他,让自己溺在了这声笑里,他知道等师尊清明之后便不知何时还能见到他这般笑了,且他大概也活不到那时候了。

  片息后,喻清渊随着他,也同样轻轻扯了扯嘴角。

  宴尘停下来,他倾身,在喻清渊的眼角触了一下,而后又触到他的发上,一缕顺到发尾,明知故问道:“魔君这是?”

  喻清渊哑声道:“少不得要劳烦师尊操劳些许了。”

  宴尘往后离开些,将衣摆往下一撩,顿时便规规矩矩的将他双膝之下盖好,其实那下面的裤脚都好好的在原来的位置,半分未有不堪之态。

  喻清渊被欲毒和宴尘的言行磨的无法言说,却不能真的去碰师尊,只打算在宴尘的小腿上纾解。

  他连宴尘的膝盖以上都不敢去用。

  喻清渊又将宴尘的衣摆往上一撩,往前离近几分,随后只听一阵窸窣声响,有什么触在了他小腿的布料之间。

  宴尘垂眸看了一眼。

  喻清渊一时未动,他重重呼出一口气。

  宴尘缓声,似乎想评说一下所见,道:“你这……”

  喻清渊忽然伸出一只手,将宴尘双眼覆住。

  “别看。”

  宴尘的眼睫在他的手下动了动,刮过喻清渊掌心,带起一阵痒意。

  “可我已经看到了。”

  涤尘还在树下,喻清渊想了想,用另一只手凝出一小段赤色灵刃塞进宴尘的右手,道:“师尊见了,想必污了双眼,若是心中有气,就在我的心口上狠狠的扎一下。”

  他拉起宴尘握着灵刃的手,放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

  灵刃生光,被那修长的指节握着,赤色流转间很是好看,似血一般。

  宴尘轻声:“你想我杀你?”

  他眼下不清明,对此自是有些莫名的。

  喻清渊诓骗道:“是助兴。”

  宴尘些许诧异,但他此刻不是那个冷若冰霜的宴尘,音色仍是低吟婉转,“助兴?用血?”

  喻清渊继续道:“阿尘不觉得,沾了血更得趣吗?”

  宴尘在喻清渊的手下挑了下眉。

  喻清渊凑近宴尘耳边,与他又说了一遍那个自己胡诌的无妄界辛秘,覆着他眼眸的手一直不曾拿开,而后开始动作。

  喻清渊在他的唇角亲了亲,之后垂眸看着宴尘左肩上红莲,用指腹在上面一遍遍抚过,他忍着心间叫嚣,不再也不能去碰别处。

  虽然隔着布料,还是在膝盖以下,宴尘还是有些所觉的。

  他这份所觉不是身体上的感觉,而是一种心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

  大概是宴尘本身的意志在试图推翻阻制。

  千年寒霜的无情道修,即使此时本心被制,那似是欲毒一般的毒素发作着,性情变化,对着喻清渊一阵撩拨亲近,周身热着,也生不起那阵真正的火。

  他膝上破损的伤处之前被喻清渊治疗过,早就不出血了,只留下些血渍在那上面布料之上,喻清渊注意着,并未碰到。

  宴尘右手指动了下,手中灵刃随着他的动作一阵反光,他将灵刃正了正,一下抵在他的心口,刃尖与那处衣料相触,顿时便扎开了一个小口,穿透外衫,触到了喻清渊的里衣。

  宴尘道:“手拿开。”

  他说的自是喻清渊还覆在他眼睫上的手。

  喻清渊不能拿开,他不想让师尊看他现在这幅样子。

  “看不见,师尊便更能将本座感受的清楚。”嘴上还非要说一句违心之言。

  宴尘听罢又眨了一下眼睫,在喻清渊心中又撩起一阵更深的痒意,他强忍住这份疯狂,让自己只专注眼下。

  宴尘手上一收,刃尖又扎破喻清渊内裳,碰到了他心口上肌肤。

  喻清渊:“师尊,刺进去。”

  宴尘当真动了手指,那刃尖在喻清渊的心口处刺出一个血珠,可也只是这一滴血珠。

  “阿尘,你不使些力,血怎么流下去,流不到那里,你等会吃了也不能得趣。”

  宴尘却是将手往后一撤。

  喻清渊察觉到他意图,用余下的那只手将他的手腕一握,带着他往自己的心口扎。

  宴尘一松手,灵刃掉了下去,在宴尘腿边散回了一道赤光溢散。

  喻清渊见此,还要复凝。

  宴尘又揽住喻清渊脖颈将他拉进,道:“有那功夫,魔君不如再专心些,我的腿……酸了。”

  喻清渊脑海中轰的一声。

  ……一段时间后,喻清渊停了下来,他将手拿开,露出宴尘双目。

  喻清渊心口的梅瓣又开了一朵。

  三瓣开着,七瓣闭合。

  喻清渊穿着衣衫,宴尘看不到他的心口,他往下看,见喻清渊衣摆整齐,而他自己的小腿上布料,脏了些。

  宴尘轻笑了下。

  喻清渊手上一个净尘术刚要用出,想起什么,看了下那布料上脏了的地方又看了下宴尘。

  ‘吃一次可延缓三日,两次成倍。’

  现下宴尘能这般醒着,是他给宴尘吃下自己元阳换来的,可到下次昏睡时,只有三日时间,若是再吃一次,便可延缓到六日。

  反正,他这般事……都已经做下了,再来一次,没准还能在宴尘内心深处埋下些恨意。

  他将净尘术的灵光消去,用一指沾了些,送到宴尘嘴边。

  “师尊,吃了。”

  宴尘看着他手指上的东西。

  喻清渊以为他不想,道:“要本座用嘴?”

  宴尘将他的手指抓住,在喻清渊的目光之下一点点慢慢的将之拉到嘴边。

  他张嘴,舔了一下,又一下,而后将喻清渊这手指含住半根。

  喻清渊……

  他的眼中又开始发红,消下去的欲毒又隐有复发之势。

  他极力稳住心绪,若再来一次怕是控住不住,便不是让宴尘只用小腿了。

  宴尘将上面之物含了个干净,喻清渊看着他喉结滚动咽了下去。

  宴尘将他的手指拿出,有淡淡细丝拉了出来。

  喻清渊不敢再看,一道净尘术下去将一切消除,之后还是犹豫着伸出手将宴尘的左肩领口拉好。

  宴尘却是忽而脑中一痛,他瞬间没了撩拨喻清渊的心情,将他的手拂开就闪下了树。

  喻清渊自是跟在他身后,叫他。

  宴尘头也没回,听他低声道:“我需要自己待一会,别跟过来。”

  他这一句有些厉沉。

  喻清渊顿时停住,看着宴尘走远。

  好在他还在目之可及之处。

  ……宴尘转入了一颗树后,他单手扶着树干站定,甩了甩头。

  他眸光缩了缩,只觉头痛欲裂,他靠在树上,一手扶着额角,看着地上一处。

  半响后,宴尘本身的意志将这毒素压下去了六分,他那被毒素带出的性情散去,整个人恢复了清明。

  他眸中有霜,面上带雪。

  只是虽然如此,那毒素还剩下四分不曾消得下去,十分霸道,搅得他心绪不稳。

  宴尘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化不去这份不稳,且他心中对喻清渊突生出一种烦躁之感。

  此念一起,便滋长成海。

  这毒素虽带着欲毒的成分,可现下在宴尘这里只剩下控制不住的厌烦。

  他人清明了,可心绪却被这四分毒素左右,千年无情道,竟也一时破不开!

  尤其他想起自己毒素发作后言行举止,对喻清渊所有亲密举动,心间烦躁更是无法控制。

  他右手攥紧,终是忍不住泄愤似的一挥。

  前方是一片没过脚踝的矮草,再往前是一大片山壁。

  只听一道声响,似是天上炸雷一般,山壁被横切而过,被宴尘挥出去的灵光割开一条几十米长的深深豁口。

  有碎石从山顶滚落,半刻钟后方才停止。

  喻清渊在原地看见宴尘的衣角在树后,他没动。

  他终于……对自己生出了愤恨之意吗……

  喻清渊又站了一会,回身到树下将涤尘拔/出。

  自修无情道以来,宴尘第一次这般大的情绪波动,且这份波动翻搅着他的心,愈演愈烈。

  不过四分余毒,却强悍至此!

  如此下去,他怕是会真的杀了喻清渊!

  宴尘此时境界依然被红梅压制在化虚境,此时有一片绿叶在他眼前飘下。

  他用手心接住,看着。

  只觉上面叶片脉络间映出的是喻清渊的脸。

  宴尘蹙眉,在这一瞬间被四分毒素所控的心绪再次掌握了脑中半分清明,他的眼中有如那红梅一般的光芒一闪而逝。

  他将手中叶片捏紧,直到碎成齑粉。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0819:22:53~2021-06-0919:42: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伏西米拔头2瓶;咸咸咸鱼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