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红尘如渊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73、红尘如渊
字体:      护眼 关灯

73、红尘如渊

  宴尘身上热了起来。

  这股热意在瞬间便将他整个人席卷在内,从肌肤到骨血,无一处可逃。

  这红梅所生毒素的厉害,不说那金仙境修为,即便是帝君被中了这魔种,发作这般类似欲毒之后,也逃脱不开。

  宴尘的眼中也似是有火在燃,他的眼尾变的有些微微发红。

  他察觉到了宴尘的变化,喻清渊掌中握住的那只手已经胜过了他的温度。

  喻清渊心中一凛,带着宴尘往下的手停了下来,这般情况他不好确定宴尘又发生了何种情形,毕竟这红梅他所知并不多。

  他眼看宴尘闭目,忙探手去往他额头。

  额头上热的烫手。

  “师尊,你哪里难受,与本座言明。”

  喻清渊是真的担心,不是作伪。

  他正要将覆在宴尘额头上的手收回探探他颊侧温度,哪知还不曾动作,便被宴尘一把按住。

  从前都是喻清渊的身上更热,现下却是宴尘在灼/烧他的魂灵。

  就见宴尘睁开眼,默了一会后慢慢抬眸,将目光放在了喻清渊的面上。

  有两目繁花开在其间,让人坠入其中。

  这与宴尘平素的霜雪冰寒并不一样,自喻清渊这一世与宴尘接触,从未见过他这般眼神。

  宴尘将喻清渊的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拿下来,并未立刻松开,而是捏了捏他的掌心。

  喻清渊:……

  他并未在宴尘处受过这般待遇,之前的宴尘恨不得与他此生都没有接触才好,怎能如这般……像是在逗他。

  喻清渊眸中深邃,低声询问道:“师尊?”

  宴尘将喻清渊的手松开,他另一只手还被喻清渊握着,他第一次主动往前凑近,轻言道:“魔君生的修眉俊目,寒星织羽……还挺好看的。”

  这一句缓音沉沉,言语间有热气不经意洒在喻清渊面上,末了宴尘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笑来。

  这个笑无比自然,却将喻清渊的三魂七魄都勾了去。

  但见宴尘眼波轻动,抬眼低眉间带出一种月露晨辉一般的风情,惑的人受不住。

  喻清渊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了几下,他几乎可以肯定宴尘如此言行定是红梅所致,且他身上热的,像是……他发作时的欲毒一般。

  如此一想,似是要与宴尘呼应,喻清渊心口梅花一热,那欲毒便像是翻江倒海一样破出。

  他身上温度立刻就上升了几层,与宴尘不相上下。

  这欲毒每一次发作,都会比上一次更甚几分,这已是第三次了。

  喻清渊心知他是个什么德性,宴尘不曾如何时,他毒素发作都要受不住,眼下宴尘与他差不多同样,还这么的……他的自制力在两种冲击之下怕是不能够。

  他本来想让宴尘杀他,可一直在他不可左右之中。

  喻清渊当即松开宴尘的手,起身后正要离开宴尘视线之内。

  哪知宴尘亦是起身,将他的领口一扯。

  风吹过,带动林中树叶沙沙作响,拂起他二人衣袂相叠。

  吹起宴尘的一缕青丝荡到喻清渊肩膀。

  有几片深绿从两人身侧轻轻旋过。

  天上云层中那分落下的暖阳,随着薄云涌动慢慢的换了地方。

  宴尘道:“魔君跑什么?”

  这声音中少了素日的冷,多了几许软意。

  宴尘复道:“我嘴里,还有魔君的味道。”语落他淡淡舔了下唇。

  喻清渊看见他的舌/尖一闪而逝在唇上擦过,又回到那口中。

  他脑中轰的一声,有无尽花火在心间炸起。

  下身早就……了。

  喻清渊自是想要宴尘的,他想要他想的发疯,且此刻他这师尊还被毒素支配着意志不清的在撩拨他,但他不能趁人之危。

  他一个要死的人,既然不能长久的陪在宴尘身边,就不该将师尊糟蹋了。

  喻清渊凭借着所剩无几的自制力去拉宴尘扯在他领口的手。

  宴尘眼尾愈加红了几分,他察觉到喻清渊意图,将手指紧了紧,使力将他往前一拽。

  喻清渊唇角被覆上一片温热。

  他眼眸瞬间睁大,之后便是无尽深渊,喻清渊的理智早就在欲毒的攻占下就快要溃不成军,此时师尊还不知危险的靠上来,且师尊身上突生出一种梅花香气,与那份雪意混在一起,凛凛霜绝,又诱人沉溺。

  喻清渊胸/胸起伏,忍着最后一分意志欲将宴尘推开。

  谁知下一息,师尊在他唇角舔了一下。

  即使宴尘舔的这一下稍纵即逝,却让喻清渊星火燎原。

  他将宴尘一搂,带着重重喘息反客为主,半响之后离开,宴尘的双唇被他亲的红润了许多。

  喻清渊停下,试图就此打住。

  宴尘又是淡淡一笑,凑上来又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

  喻清渊简直崩溃了,心口的梅花要将他烧穿,下身更是……不已。

  他再次将师尊的唇覆住,一阵厮磨又轻轻咬了两下,将他往后抵在树干之上,探入宴尘口中一阵纠/缠。

  之后他在宴尘耳廓侧颈辗转数次,留下几个红痕。

  他搂得宴尘很紧,嘴上亲了,手上却还极力规矩着,喻清渊知晓他若是稍微动一下手,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望着师尊的眉眼,唤他:“师尊。”

  宴尘的气息还不曾完全平复,闻言抬了抬眸,“嗯?”

  “本座方才亲得你……舒服到了吗?”

  宴尘:“嗯。”

  若不是意志不清,宴尘怎会回答这般问题,且他也做不出这些事。

  “师尊之前说本座生的好看。”

  “好看。”

  “真的?”

  “我喜欢。”

  喻清渊呼吸一滞,只觉一颗心都要被这三个字浇筑的破体而出,即使他明了宴尘此刻说辞在毒素消下去之后便会如烟一般散去,可他就是贪婪的想再听一听。

  “师尊是喜欢本座的人,还是本座的脸?”

  “都有。”

  喻清渊道:“师尊真美。”

  “我一个男子,你说我美?”

  “便是这世间明珠珍宝,都是比不上的。”

  宴尘道:“这自是不能。”

  “本座说是便是,师尊,你唤本座一声阿渊好不好?”

  “……阿渊。”

  “再唤本座喻郎。”

  “……喻郎。”

  喻清渊疯在了宴尘的几个字里,他抓住宴尘的手,又往自己身下探。

  宴尘轻笑道:“□□……”

  还管什么□□,喻清渊在这般情形下未将师尊就地正法已是不错了。

  他往树上看了一眼,在宴尘腰上的手收了收,御起将他往上一带。

  此树年深日久,足有十多米高,树干两人合抱那么粗,上方枝丫纵横,主干分叉处自是有很大的空间,他两人在上面无论是站着或坐着都绰绰有余。

  枝繁叶茂间遮掩住他二人大半身形。

  宴尘又被喻清渊抵在树干上,喻清渊在他耳边道:“师尊帮我。”

  宴尘动了动腿,在喻清渊的膝弯处微微蹭了一下,又触在他的小腿上,将他往回勾了勾。

  喻清渊被撩的忍不了,又去亲他。

  半响后,喻清渊哑声道:“你咬我。”

  宴尘在他胸前一抚,故意道:“不是咬,是含。”

  宴尘说完这句话,眸中有一瞬间的清明,也只是一瞬。

  他的真实性情被压制在内,一时挣脱不开这毒素发作后带来的禁锢。

  他这五个字一出,喻清渊忽然将他往下带去,宴尘顺着树干滑坐了下去。

  喻清渊半跪在他身前,拉着他的手探下去。

  宴尘的手顿时便握到了喻清渊的。

  喻清渊忍到极限,他不能去动宴尘,但能让宴尘帮自己纾解,他除了亲了宴尘嘴唇耳廓脖颈,搂了宴尘的腰身,其他地方一下也未敢去碰。

  宴尘要去解自己的腰带。

  喻清渊用另一只手将他止住,哑声道:“师尊别解,解了你会后悔的。”喻清渊说的自是宴尘清明之后。

  宴尘:“你不想?”

  喻清渊怎么可能不想,他只是重复道:“别解……不能解。”他这明明是在说给自己听。

  宴尘的欲毒与喻清渊的相似却不尽相同,他虽身上奇热无比,额上却未似喻清渊那般出了一层细汗,身下也不曾如何,仿佛他这欲毒发作只是为了折磨喻清渊的。

  其实他这般与宴尘自身有关,他虽被毒素所控后如此行事,但宴尘的心境一直在混沌中与之对抗,虽言行举止出格却依然在迷蒙之中坚守本心不损。

  喻清渊拉着宴尘的手开始动作。

  宴尘不能解衣,便往下拉开自己左肩领口,露出那朵娇艳欲滴的红莲。

  那肌肤上玉泽与之一对比,让喻清渊看的呼吸更重。

  他错开眼,不看宴尘身上,看向别处。

  哪知宴尘用一手揽住他的脖颈,凑上去,小声道:“喻郎,你不喜欢?”

  喻清渊眼睫一颤,握着他手的动作不停,另一只手再次将宴尘搂住。

  “阿渊,你不喜为师如此?”

  喻清渊的呼吸声一声重逾一声响在宴尘耳边。

  这时还一本正经的论师徒,实在是……

  喻清渊低头,在他肩上红莲处好一阵厮磨。

  片刻后,喻清渊松开他的手,他深深看着宴尘,眼中沉渊比深潭极海。

  他附在宴尘耳边,说了几个字。

  喻清渊依然不曾碰宴尘别处,只听他低声道:“师尊,小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0521:04:40~2021-06-0819:2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城南花已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