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云天一战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69、云天一战
字体:      护眼 关灯

69、云天一战

  喻清渊动了下右手腕,涤尘细长的剑身微侧,心魔自爆后的无尽之力还在此间不散,天地间一片强悍灵息,风云变色,仿佛八荒皆罩在其中。

  这是由心魔所成,自然不是那般纯粹,厉绝之威使人头皮发满,似是世间六合都被压的俯首称臣。

  喻清渊将长剑一展,赤浪之流如被烧红的云层一般裹挟着漫天灵风,忽而往他身上涌去,却不是钻入他的体内,而是在外形成将近半人高的焰潮,涤尘剑上亦是。

  他站在那里,似是一团燃烧的火。

  雾中人见遥遥云天之上,有什么正于天际从赤浪之中生出。

  他震撼不消,郁声:“这……”

  喻清渊抬了抬眼,眸中竟是生出火来,他忽然闪身而去,比风还快上七分。

  就见一条赤线似星尾一般在空中拖出几十米,听他两字沉绝:“受死!”

  雾中人虽震撼了一阵,但他已立在此间境界顶峰,魔君自爆心魔之威虽相当于灵仙之境,但怎可与他金仙境之身相比!

  他站在原地一步未动,只是抬臂一挡,喻清渊手中涤尘与他那黑雾形状的手臂相对,竟是不能伤其一分。

  “不自量力!”不过四字,有蔑视与看轻。

  喻清渊一声冷哼,双眸更沉,其中往外溢散的细细火流之光不尽,他嘴角浮上一分血厉笑意:“大言不惭!”

  “强弩之末,还敢叫嚣!”

  “本座何惧!”

  便是舍了自身,只为杀你三分!

  此时只听一声龙吟,就见有龙尾在云中翻搅,不过匆匆一眼,便让人身心皆惧。

  紧接着有一条黄龙在穹苍之上现出,乍一看去身长足足三四十丈有余,其周身龙鳞为黄,鳞上生光,有角五爪,背生双翼。

  那气势吞天食地,苍生与之一比,不过渺渺凡尘一粟。

  宴尘见此一惊,这是……应龙!

  九天灵师,轩辕星斗,四极万象,乾坤之首!

  这般龙神,竟被喻清渊自爆心魔之力召出!

  喻清渊本就重伤濒死……自爆心魔更是要将余下生机用尽,此刻生出这般之力,便是没想要活……

  宴尘想到此处,凝眉更寒,与此同时,他感到就快冲破禁锢,找回境界修为。

  另一边的楚寒轻亦是如宴尘一般想法,眼见应龙从天际俯冲而下,万物俱从!

  此时此刻,即便那雾中人轻视于喻清渊,当下也不得不违心的阴郁一句:“魔君好手段,倒是我小瞧你了!”

  “用你之血,祭他今日所受折辱!”

  之后便是令天地变色的一战。

  ……看叶凉州日前在三煞引魂阵破时在林中所遇,这黑雾中之人便是叶凉州上首之人,当年顾千帆之事不甚清楚,但可以确定喻清渊此世之中,外间所传有关他到处杀人之事等等,皆是此人授意,叶凉州与属下人所为。

  但不知这其中,会否还有不同。

  只是那叶凉州在后来遇见路上那人后,便生出二心。

  这雾中人为了数日后的八星拜月,当日宴尘入得琉璃盏之后,想要坐等喻清渊救他出盏,却不想叶凉州不惧他手段,竟在背地里伙同北海焦箓要杀宴尘。

  为防宴尘不死,又种下红梅。

  他一想,便知叶凉州此举何来。

  ……他自是想让魔君死,不想让他活。

  起初不知或是不确定魔君转世,只是为了上清界少君搅乱这世间风云,后来少君踪迹有寻,魔君显露,本是要将喻清渊灭在三煞引魂阵之中,不料宴尘封印了琉璃盏破了三煞引魂阵,又将万鬼窟封印。

  留下喻清渊性命只为宴尘……眼下宴尘重出世间,却因红梅之故,不能立刻让他死!

  这红梅之毒难解,他怕宴尘活不到八星拜月之时,又怕魔君对少君下不去手,今番这一出便是想推出一把火,吊着喻清渊的命,让宴尘恨他杀他,三次虽长,他为了所求,愿豁出时间与之磋磨。

  却不想他方法用错了……!

  早知,便该……

  现下喻清渊自爆心魔又召出应龙战他,他郁烦之下那点耐心已是消磨殆尽,喻清渊这般,怕是活不到宴尘杀他三次了……

  离八星拜月还有时日,他不信这十瓣魔种之毒只有那一种解法,他不如就此将魔君杀了,再将宴尘冰封……

  心中主意打定,当下便要取喻清渊性命!

  ……宴尘体内突生一阵通畅之感,他被禁锢的境界修为终于破封回转。

  白色灵光腾起,直冲天际。

  正是此间真仙境六重。

  宴尘不等,当下就用出琼云之目。

  就见百里结霜,满天飞雪,冰寒之中,无尽雪花皆似灵刃所铸。

  之前他两次用出琼云,当时皆境界不足,使不出琼云两成之威,此刻虽不是真仙九重,却也可用出六成之力!

  宴尘两手引诀,一语音寒。

  “山河万里,道心无极!”

  八字落地,千万雪刃直冲那雾中人而去。

  宴尘双眸生蓝,整个人看去似天地间最后一抹澄澈之色,他一诀之后,再追一诀。

  “潜天宵升,乘风覆地!”

  就见一灵阵在地面而生,仿佛将天地尽收其中。

  楚寒轻见此,用自身灵丹在宴尘阵上再覆其二,在一侧用修为固阵。

  ……雾中人一见这琼云,他虽金仙五重之境,却也不由带上几分畏惧之心。

  当日在风回台上时,那用出琼云之人,果然是少君,当时他扮做顾千帆的样貌,还为之疑惑颇深!

  这世间没有灵金二境之时,琼云便是半步飞升之人方能化生出的另一双眼目,却也不是每个半步飞升之人都能化生而出,而是需要天道机缘,命中仙数。

  今番这世间有了灵金二境,道数并升,琼云便是金仙九重之后,又身带机缘仙数之人方能化生而出。

  但宴尘这琼云是在原界中所得,虽他本身境界还需受此界限制,但琼云不会,只要他升到真仙境九重,便会发挥出琼云最强之力。

  是以宴尘这六成琼云之威,便与他金仙境六重之力相同。

  更不论还有应龙之神与厉血的喻清渊和楚寒轻为辅。

  半个时辰之后,雾中人败下阵来。

  他腹上一个血窟窿,在黑雾之中出着血。

  “呵,好手段!”他阴戾一句,话语中竟隐隐带出了兴奋之意,“琼云再厉,宴宗主一段时间内也不能连用两次,魔君今次之后更是再无心魔可爆!”

  宴尘召出霄红,以血凝剑

  “那我在琼云之尾,杀你便是!”

  他一个手势,便见那抹冰凉衣角在处,其上生出血光冲天。

  雾中人见此,知他要人剑合一!

  这人此番来此之前,万万想不到是这般结果。

  若在纠缠下去,琼云未停,应龙还在,魔君不死不休……再与人剑合一的少君对上,恐他要此身不保。

  纵他十足不能甘心,布局已久……可若当真陨在此处,便再也图谋不了下一步。

  至于心魔之力消尽,魔君死后红梅之毒不解,少君也不能活命……

  雾中人用出一记十成之力,阻了一下,在宴尘人剑合一完成之前,闪离此地。

  几乎是与此同时,心魔自爆之威散尽,应龙回转云霄之上,楚寒轻收回灵丹,喻清渊落到地面,虽还能站着,却早已是极惨之像。

  事情突然到这一步之前未有所料,看上去已是一个无解之局。

  魔君与少君二人性命相连,眼下……

  纵使解毒之法是楚寒轻告知喻清渊所知,可此时眼看魔君就要殒命,少君不保……

  今次他这冥渊界能保下,多亏得二人之力,从前他不觉魔君如何,今番看来,并不太差,若在平时,可引为友人之意。

  还有少君,他对其有意,明知魔君死后雌梅殉情,却无能为力……

  楚寒轻心情复杂,无法言说。

  宴尘上前,在喻清渊手腕上一握,以琼云就快要散尽前之力将他的全身经脉皆封住半分。

  喻清渊眉目之间立刻现出寒霜。

  楚寒轻见此,未能想到还能这般,他心间瞬间升起一丝希翼。

  喻清渊现下脑中所想皆是如何让宴尘杀他。

  “楚尊主,我二人就此离开。”宴尘道。

  楚寒轻有心挽留,却终道:“嗯。”

  宴尘握住喻清渊一臂,正要将他带走,便见天边遁光速来,其中所蕴纯正之力是他在此间首见。

  落地之后,现出一人。

  此人一副轩然上乘之貌,有晨霞之气,静站在那里却是一身仙力让人生畏,一衣清白,冷如月轮。

  不知他年岁几何,却是看上去十分年轻,似是宴尘一般。

  他将目光一眼放在宴尘身上。

  两眼放在喻清渊身上。

  此时的喻清渊一见他,眉目血寒!

  楚寒轻见宴尘神色,看对方似在看陌生人,他想起什么,呼出口气,带着一身血伤当先开口:“帝君有礼。”

  他这一句,意在说与宴尘听。

  毕竟宴尘从未在上清界待过,从未见过卫疏明。

  宴尘听他帝君二字,便知晓了来人是谁,此界中能称帝君者,只有上清界之主。

  他不禁想起自己这具身体与此人之间联系,几丝莫名。

  他不言,楚寒轻看他,似在询问宴尘之意。

  宴尘转身将喻清渊一带,御空而起。

  楚寒轻顿时明了宴尘之意。

  他上前两步,捂着肩膀上伤口状似无意一般将卫疏明挡住。

  “帝君远来,本尊为帝君引路,一观我冥渊界景色。”

  卫疏明眼目俊冷,他看着宴尘与喻清渊离去之处,直到他二人身影消尽,没有追上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