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你别伤他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51、你别伤他
字体:      护眼 关灯

51、你别伤他

  喻清渊此时已经不在乎别人知不知晓他是魔君了,反正天下间无人信他,皆想让他死。曾经他以为宴尘不在天下人之中,是唯一一个站在他身侧可以让他敞开心扉之人,却不想所有一切不过是他自以为是的妄念罢了。

  可妄念一起,便成执念。

  执念难消,入骨不退。

  骨生在血肉之中,是想剔也剔不掉的。

  它伴随一人而生,伴随一人而死,即使晦暗不晴,却一笔一划刻在魂灵之上。

  便是为此纠缠一生,生生世世,入得幽冥鬼域不消。

  喻清渊再不多言,他只想将叶凉州碎尸万段!

  二人霎时间打在一处,叶凉州正面迎他,他是地仙境二重,对着喻清渊地仙境九重。

  似如此这般境界不同,相差七重之隔,叶凉州本该不是喻清渊的对手,可眼下他有这三煞引魂阵为衬,又有引魂灯为辅,更有无数煞鬼为伴,竟是一时与喻清渊打成平手。

  叶凉州心有计较,喻清渊当时确实是被他击碎心脏死的彻底,他方才那一套说辞不过是故意说出去挑拨他二人关系,不过他自认一套下来做的天衣无缝,任是真仙境在此也难辨真伪。

  但……这世间怎能有让人起死回生之法,心脏碎了,竟能恢复如初?!

  难不成……是宴尘所为?!

  可他看那姓宴的心脏处无虞,若是刨了心出来,怎能活着!

  ……莫不是那人身上,还有他所不知道的秘辛?

  世间传言,少君身上……还有髓印!

  如此一想,叶凉州心间又是几经反转,若是当真如此,他便不能将这人随意交出去。

  反正他上头那人要的是这姓宴的身上一样东西,并未与他提过髓印一事,宴尘本人认他处置。

  且既然世间人都已认定宴尘便是少君,为何上清界还未曾来人接他回返……

  那人与叶凉州协定,在数日后的八星拜月之时,将他所要之物奉上,且顺便搅乱这世间,仙修道门随便他杀,事情做下之后皆以顾千帆口吻,不过需要叶凉州时不时奉上几十个魂魄,自是在献祭这三煞引魂阵之外。

  这对叶凉州来说不是难事,他堂堂地下界万鬼窟鬼王,做这些不过手到擒来。

  他在那封印之中待了八百年,若不是他上头那人先开了封印一点放他出来,他还不能重临这世间,且他恨透这世间道门,这般行事,正和他意……不过,他也不能任人摆布。

  这三煞引魂灯便是那人给他的,这万鬼窟封印完全破除,也是在他为之办了几桩事之后,由那人亲手开启。

  叶凉州此人好美色,他今番看上了宴尘,便想让他全心全意在他身下,不想他心中天天还记挂着别人。

  是以他做了这一出对喻清渊。

  可叶凉州此时发现一事,喻清渊在被他杀死之前明明魂魄受引魂灯所制,怎此时竟是脱离了引魂灯的牵制,对之再不曾有分毫影响!

  一阵下来,叶凉州趁机后退,引周遭煞鬼来袭,将喻清渊阻住,万众之数,汹涌不散。

  喻清渊顿时被淹没在鬼潮之中,但见叶凉州吹了几声阴邪哨响,煞鬼便更加凶恶,比之初始之时难杀数倍,有这阵法加持,各个似有了结婴境之威。

  宴尘在后方眼见喻清渊被群鬼淹没,又在一息后从其中闪出一招将之杀尽。

  杀尽之后再次被围,又再杀……

  如此循环往复,还要应付叶凉州。

  纵是真仙境在此,在这般无穷无尽的围剿中也无力久耗。

  宴尘看着,想着喻清渊方才与他……不知是何种心情,且他还中着叶凉州的禁咒,依然不能言语,他明了喻清渊还能撑上一阵,便提气往上飞身而起,御至此处一座高山之上。

  有猎猎阴风,吹起他一头青丝。

  放眼望去,此阵中已有无数生魂被引入,被煞鬼残食,再不阻止,便是人间疾苦,世人永坠无间炼狱。

  且煞鬼在阵中便已如此,若是出去更是难以想象。

  ……那便在这阵中将煞鬼灭净或是重新封印,当先便是要先毁了引魂灯!

  宴尘身上伤受的多了,他已经毫不在意,他修的是无情道,但在苍生大道面前,他的心一直摆得正。

  既然此阵以三煞星布成,那他便以同理压制。

  他又从本就没有愈合的右掌心取血,几个法诀是他方才自想而成,祭血以祀,取天上星官之力。

  宴尘出不了声,便在心中默念:愿以吾之血,借紫微之力,贪狼、破军、七杀,渺渺浩瀚,助我斩邪生安!

  不过短短一诀,却是上穷碧落下黄泉,舍得出自身之意。

  他唇上苍白,面色不佳,一身单薄凄楚,在山巅任风吹打,心中法诀却带着雷霆不可撼动般绝厉。

  如此心诀一生,以血联动,但见引得天降异象。

  有三色星芒自红云中穿出,就见星辉降世,各自去往之前那由三煞星所成的阵眼所在,覆在其上。一瞬间将这阵中邪戾压制了不少。

  且三色星芒各自周遭十里之内,有仙气外散,煞鬼碰之即灭。

  叶凉州见之,瞬生惊异。

  但即便如此,他心中亦是冷笑一声,虽将三煞引魂阵之力压制了些,但还剩下一半,他无论如何,此番也要将喻清渊杀了!

  喻清渊在万鬼潮中杀进杀出,可见灵光阵阵不绝,他越发激狠,正一招迫的叶凉州后退数步。

  此时,正是宴尘引得星芒之时。

  不料喻清渊突然脑中一痛,又一次昏在了地上。

  原来是他魂魄被拉扯之伤未愈,就如他那性情一般,因心魔在身,不论发作与否,却是时常反复。

  他这般一倒,便会立刻被万鬼生吞。

  宴尘在山巅上看见,虽然心中有寒,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这般死了,他将地上霄红一引,便见灵剑飞去,自行阻隔一时。

  宴尘往喻清渊处闪去。

  喻清渊昏了,却又如方才叶凉州未来之时一样,片息便醒了过来。

  睁眼便见恶鬼戾相!

  他此刻又成了那山里的凡人一个。

  凡人自然是怕恶鬼的,可喻清渊他没有发抖,也没有被吓的连滚带爬,他见身边不见了刚在不久前与自己拜了堂的宴尘。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宴尘丢下他自己跑了,而是宴尘又在帮他挡刀。

  这般一想,便见宴尘那把灵剑正不停旋荡在他周围,剑锋所过之处,那些恶鬼一时不能近他身侧。

  他往后一看,便见宴尘在无尽鬼潮后方,飞身时左右手中各自灵力化刃,那右掌上鲜血直流,却是袖角衣袂落踏之地,恶鬼半分不存。

  “……阿尘……”喻清渊喃喃一声,他没有喊他,他虽是凡人,也知在此时此刻他若是喊这一声,便会引宴尘分心,让他伤上加伤。

  喻清渊知他自己有个怪病,若是犯起来便会时不时昏倒,现下这般情形,定是他那病又犯了,且这些恶鬼破了阿尘的阵法,他又一次连累了阿尘……

  喻清渊往前看过去,看见了那处的叶凉州。

  他知道这人,是恶鬼之王,阴魂不散,还试图将阿尘抢去。

  ……眼下这般绝境,阿尘带着他不能全身而退。

  叶凉州自然发现了喻清渊不对之处,他开始以为是喻清渊故意使诈,此刻看来……

  叶凉州血眸一眯,他素来谨慎,想要试探喻清渊,便一记邪妄招式,对着还在战煞鬼的宴尘用出。

  他这一记,用上了十成修为。

  涤尘自在阵中阵中喻清渊死后沉寂,大概因主人魂魄损伤之故便一直不曾复醒,此刻还在宴尘的乾坤袋中。这时的喻清渊身无半分灵力,他眼见这道毁天灭地的血芒在空中急行而来,直奔着宴尘而去。

  他想都不想,不曾表露半分退却之态,而是自己飞扑过去用血肉之躯去挡那飞在半途的血芒。

  霄红剑有灵,飞过去往喻清渊身前一挡。

  血芒顿时与剑身撞在一处,此时那剑刃指地,剑柄向天,霄红阻了几息剑身一点点往后退去,白光与血芒激在一处,喻清渊后方没了剑影挡着,那围拢他的煞鬼顿时蜂拥而上。

  正这时,霄红一下不敌。

  喻清渊一咬牙,发狠一般抓住霄红剑柄,胡乱横剑一挡。

  喻清渊后背群鬼抓了几十下,血痕霎时遍布。

  可他这般竟将血芒挡住两息,但也只是两息。

  霄红一下脱手,喻清渊不退反而将身体一横,那血芒便自他的心脏处穿刺而过。

  还在后方力战与其鬼潮之隔的宴尘见此,心中一声沉寒。

  喻清渊!!!

  ……他刚将心换给喻清渊,这就又碎了!虽然髓印能补全破损,但需要时间!

  宴尘两手上灵刃不停,倾尽周身之力,往喻清渊处杀近。

  叶凉州想不到竟是这般发展,他好奇喻清渊此举,又生出折辱之意,堂堂魔君欲死之前的狼狈相,他突然很想看。

  他一挥手,喻清渊身周的煞鬼便反身去寻宴尘。

  ……他想要宴尘对他一心一意,眼下却又这般让煞鬼伤他,叶凉州便是个十足的疯子。

  喻清渊口中血涌不停,他站在原地见叶凉州往前走,心知他要去伤阿尘。

  他喜欢阿尘,却是个无用的凡人。

  喻清渊混着血气一声撕喝,凭借意志一动,往叶凉州冲去。

  叶凉州一下,他便趴在了他脚下。

  喻清渊眼见叶凉州动了动脚,两臂一伸匍匐在地将他一条腿死死抱住。

  叶凉州见此,一声冷笑,这于他来说,没有半分用处。

  喻清渊不停的往外吐着血,齿缝里都是红,他撕声喊道:“你别伤他!你不能伤他!阿尘!快走!!!”

  “呵,你倒是很有趣,这是失了忆吗……还惦记着本王的东西!”

  叶凉州接连三四掌隔空打在喻清渊的后心。

  喻清渊口中血流涌的更凶,却是两臂收的更紧,死不松手。

  叶凉州这几掌之后突然失了兴趣,掌心腾起一簇红火。

  ……宴尘又是一招灭尽上千煞鬼,终于到了近处,而后他看见了叶凉州手势。

  若是他将喻清渊烧成了灰,便是髓印也无力回天!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0919:55:46~2021-05-1020:12: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酥未肯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水、天涯旧路、慌慌大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