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你是阿尘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49、你是阿尘
字体:      护眼 关灯

49、你是阿尘

  刚被宴尘用自己的金丹和心救回的喻清渊急迫的来到宴尘身前,眸中情感真切,看着他时像在看一个不敢窥伺的珍宝,却又向往欣喜,此时那眼中蕴含的是十足的担心:“阿尘,是否方才被恶鬼伤到?”

  宴尘又是禁不住一声低咳。

  喻清渊见此,尤其看他衣衫上被血液浸满,唇上无二两血色,那放在膝上的右掌心还有一道深深的口子。

  这其中最重的,便是那心脏部位。

  喻清渊皱眉,惊道:“你被恶鬼抓到了!”

  他把手放在宴尘的襟口:“给我看看,流这么多血,得伤得多深!”

  他本来要将衣襟拉开,却在抓紧衣料欲动作时一顿,抬头看他,紧了紧手指:“行吗?”

  喻清渊言行有异,宴尘一时不语。

  喻清渊观他如此,垂了垂眉目:“是我无用,被恶鬼拍了一下就昏了过去,还要让你带我出来,害你受伤。”

  “我一介凡人,从小无父无母,无依无靠,若不是遇见阿尘,还不知这世上有光,兴许就混混沌沌独自一人了却残生……可他们非说我是什么魔君,还放出这些恶鬼抓我!”

  “我一个山里的穷小子,哪里是什么魔君!”

  “阿尘,你是信我的,是吧?”

  喻清渊几句话,说的仿佛是另一件事。

  宴尘看着他那神情,心中有了定论。

  喻清渊虽幸得活命,却因为魂魄被来回多番拉扯,生了损伤,一时忘记了自己身份,脑内混乱,生出了这般幻想,却认定是真。

  “我没事,皮外伤。”宴尘淡道。

  喻清渊见宴尘言语冷淡,抓在他襟口上的手松开,却还是担心道:“皮外伤怎么流这么多血?”

  “不是我的,是那些恶鬼的。”

  “……恶鬼被杀会流血吗?”

  “嗯。”

  宴尘低声应了,抬手一个清净术,衣衫上血渍便被消去。

  喻清渊坐在宴尘身旁,听出他在敷衍,也不生气,见他施了仙术之后身上便一尘不染,确实不像是伤重。

  喻清渊从自己的内衫上撕下一条,试探着拉起宴尘右手,见他不曾反抗,便仔细包扎。

  两人静默无声,一会过后,喻清渊将宴尘的掌心包好,他道:“阿尘,那些鬼,还在外面?”

  宴尘抬了抬眸,“再过两刻钟,我们换地方。”

  其实宴尘此刻虚弱,他需要一方安全之处,好好休整。

  喻清渊自责,他轻声:“是我连累了你。”

  宴尘:“……”

  “你我大喜之日,却要这般躲避恶鬼。”

  宴尘:“……?”

  喻清渊看着地上散落的那件红衣,缓声:“阿尘,那件婚服,你是不是不喜欢?”

  宴尘坐在那里,默默听着他说。

  “等此间事了,再重新做一件你喜欢的,我们再拜一次堂,好不好?”

  宴尘转头看他一眼,见他一脸期待,想到他眼下头脑不清,魂魄损伤未愈,不想与他多费口舌,只道:“不用。”

  “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好事,不然这辈子怎么能娶阿尘为妻。”喻清渊说着,看着他,忽的想起什么,道:“……你,还好吗?”

  宴尘以为他还在纠结自己受伤的事,淡道:“嗯。”

  “……不疼了吗?”

  “小伤。”

  “真的好了?”

  宴尘蹙眉,却还是道:“无事。”

  “我昨日那般粗鲁,还没有节制,拘着阿尘你……连续做了五次,我早上见你腰上都是被我不知轻重掐出来的青紫……身上也是,腿上也是,那里都肿了……”

  宴尘终于听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冷道:“……那里?”

  喻清渊:“就是……”

  宴尘低道:“哼。”

  看到他刚刚死里逃生的份上,不想与他计较。

  喻清渊见他要生气,忙道:“是我的错!阿尘你要打要骂都行!你现在往我心上捅两剑,我这颗心都给你!”

  宴尘看都没看他,刚把心给你再剜出来?

  “……阿尘,我昨日上山被蛇咬了,本以为是个能要人命的蛇毒,谁承想是……跟发/情差不多,正□□燎原之时,碰上你这么个仙人在树下,而你正巧中了麻痹人的蛇毒当时无法行动,我便色令智昏,将你上了……”

  宴尘:“闭嘴!”

  “不……不是!我说错了!”喻清渊想要解释,只觉言语匮乏,可在他的认知里,事实就是那么回事。

  “我山野粗人,没见过阿尘这般美色,还中了毒,没忍住!”

  喻清渊解释完,又觉这么说实在显得自己太过轻浮了些,中了毒忍不住,是个人就想上?那不是畜生吗!!

  “总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宴尘听着着实心烦,他闭目。

  喻清渊见他闭眼,换位一想,也实在唾弃自己的言行,但他心里的话还是想说完。

  “我们那个之后,今早清醒我便向你求亲,你大概是在外间经历了什么事,竟然就这般答应了我!”

  “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现在都像是做梦一般!”

  “我一介凡夫俗子,有幸得仙人为伴。”

  “然后匆忙举办婚礼,刚喝了交杯酒,便出现那许多恶鬼,说我是那什么魔君!”

  喻清渊看着宴尘的眉眼,小心问道:“阿尘,我们拜了天地,喝了酒,结了合衾之礼,是作数的,对吗?”

  宴尘:“话太多。”

  “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你是仙人,长生不老,我是凡人,最多不过几十载寿数……阿尘,你会陪我到耄耋入土再离开,是不是?”

  宴尘:这魂魄损伤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

  不过若是他现在历完劫,立刻就走,在此界待个几十年,不必了。

  他只道:“省些气力。”

  喻清渊一心期待,听他没有明确答复,却也不曾反驳,只当他答应了。

  宴尘一直闭着眼,虽如此,他一直都在注意着结界外动静,再休息一会,就再寻他处,待恢复些,好与叶凉州周旋。

  还要破阵,灭鬼,毁灯,保他。

  喻清渊安静了一会,后道:“阿尘,我能靠你近些吗?”

  宴尘不想理他。

  喻清渊见他不推却,往他身边又挨了挨,挨到了他一边肩膀。

  他看着地面,低声道:“我……”

  宴尘不想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喜欢你。”

  宴尘毫无回应。

  喻清渊:喜欢你三个字是不是单调了些?

  “我心悦你,倾慕你,想与你朝朝暮暮白首,朝露晚霞相伴!”

  “阿尘,你喜欢我这么唤你吗?若不喜欢,那我唤你宴哥?宴郎?”

  宴尘:都不想听。

  “你生的真好看。”

  宴尘:“……”

  “阿尘,我能抱你吗?”

  宴尘正要拒绝,喻清渊已经两臂一伸,将他抱住。

  宴尘要推开,却听到他心脏砰砰直跳,速度越快。

  他不由想起这人刚换了颗心。

  喻清渊心跳愈快,心口也被怀中人塞满,只觉让他现在死也甘愿。

  被抱了一会,宴尘皱眉,道:“行了。”

  喻清渊知道外间有恶鬼,他不应该在此刻这般作为,却是忍不住一般。

  他环过宴尘胸前的那条手臂,感到一片寒凉。

  “你左胸怎么这么冷,像冰一样。”

  宴尘:“体制如此。”

  喻清渊想了想,又陷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我们昨日那般时,你这里是热的。”

  “没有。”

  “是只有动情时……才能热吗?”

  “不是。”

  “阿尘……”

  “抱完了,松手。”

  “你能让我……亲一口吗?”

  “不能。”宴尘漠声,将他一推。

  喻清渊眉眼沉下,又将他揽过来,道:“可我原来在村里听他们说,这般时候,说拒绝的话都是反的,你说不能……就是可以。”

  宴尘: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们都拜了堂了,昨日我那般对你,虽做了多次,却因中毒之故,未曾将你看清……某些细节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就亲一口,只亲一口!”

  这当然不能,宴尘凝着眉,正要站起,忽然心脏处一痛。

  这便是沉疴损身之像,通魂玉再是世间异宝,这玉做的心也比不得他原本的,这般阵痛往后便会时不时发作,且发作时身倦体乏自是少不得。

  宴尘想要低咳,却还是被他尽数压了下去,忍着没有咳出声。

  他喘出一口气,左手上一撑,要起身。

  喻清渊突然将他的手一抓,手指插进他指缝中握住。

  “阿尘,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就亲亲你,不动你!”

  他音色已然哑了,暗声喘着气。

  喻清渊说完,就将宴尘嘴唇一覆。

  宴尘寒眉凉目,正要将他推开甩袖离去,却不想心脏处阵痛又来,一下接着一下,狂如浪潮。

  他本来是个极能忍痛的性格,可这玉做的心这般沉疴发作,一连十数下不消,每疼一次都像是又一次经历了剜心。

  宴尘不禁如当时剜心时一般闷哼了一声。

  喻清渊听他闷哼,还当他如何,以为他生出了感觉,本已在宴尘唇上厮磨半响的他趁机探入他的口中。

  宴尘:……

  纵使他原来被喻清渊亲过,也未曾有过如此!

  他当即一咬牙关。

  喻清渊吃痛,却没有马上退出,硬是又在他口中待了十数息,方才带着一丝血气与他分开。

  他的舌尖被宴尘咬破了。

  “阿尘,你要生气,就打我,手上重些,打死也行。”

  喻清渊舔了舔唇角,道:“不过,你嘴里……好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