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以心换命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48、以心换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48、以心换命

  这三煞引魂阵中空间极大,御剑飞行其中竟也一时见不到边界,宴尘眼望下方有一处半面靠山的隐秘所在,他御得霄红往下,落地后单手托着喻清渊,右手持剑一斩,周遭数米散乱煞鬼便被灭净。

  他看也不看,脚下不停,一个踏步往里闪去。

  那握剑的掌心伤痕内渗出的血,顺着剑柄往下淌落剑身。

  进到里侧,宴尘将喻清渊平放在一块天生石台之上,反手数道结界叠加在此处,那血月红云顿时变得朦胧。

  宴尘的魂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所以他现在着的是叶凉州假扮他时与喻清渊饮酒时的那身红衫,不过眼下他没空去顾这许多,将霄红一放,立刻探指到喻清渊鼻息之下。

  半分气息也无。

  宴尘又探指于他颈上动脉,毫无波动。

  他侧头趴在喻清渊左胸上去听,消无声息。

  这已经是身死之像。

  ……喻清渊死了。

  虽然身在宴尘所布的结界中,喻清渊的魂魄仍在受引魂灯的牵制,一直想要离体而出。

  可他的魂魄若真的离体而出,与宴尘的魂魄被叶凉州抽出的结果不同,他的身体肉身生息已绝,魂魄若是离体,便再无回转可能。

  宴尘又是一个指诀将他的魂魄压了回去,可已是越发艰难,若再一次,他便不能将喻清渊的魂魄保住了。

  宴尘静站在石台之前看着他的容颜思索方法。

  纵使修仙想要起死回生也不可能,若是喻清渊此刻还剩下半口气在,他倒可以试着逆天改命为他一回,可眼下这般,如何救得回……

  ……但他入此间历劫,现今喻清渊身死,按照正常推演,那便是历劫失败,他不可能此时还站在这里。

  莫非……还能救。

  宴尘想到此处,凝眉沉思,片息后一个手势点在自己身前几处大穴。

  他掌心有伤,心口血痕,嘴角红丝,这般动作对自己,毫不含糊。

  这般下来几息之后,宴尘张嘴,有一枚光华流转的金丹自他口中现出。

  金丹是修仙之士根本所在,需要境界到达成丹境后在下丹田处凝出,此后便一直伴随主人仙途。虽境界到达结婴境后上丹田紫府内会生出莲花,但金丹是修者往上踏生的本源,没了金丹后虽仍然可以提升境界继续修炼,可于身体有损,比之祭血引咒之伤,相当于去了半条命。

  往后即便身有大成,一剑开天,半剑斩岳,也是留下一身病骨沉疴。

  若宴尘抛了金丹,除非日后将金丹复原,或他飞升,或离开此间,否则不能恢复。

  宴尘将掌心中自己的金丹捏碎,像是在捏一个与他毫不相干之物,甚至连神情都与原来一般没有丝毫波动,金丹碎后,便见有滔天之力在这方结界中翻涌,震的结界透明光罩阵阵波动,金光霎时便将此方地界淹没。

  中心处的宴尘手诀一凝。

  周遭灵光瞬息回涌,聚在他的掌心成一方小世界一般的灵团。宴尘将灵团往喻清渊上方一抛,便见灵团自行分化成八枚金纹,凭空演变成金丹八阵图,道道蕴着灵纹的金光源源不断的注入喻清渊的身体之内,将引魂灯对他魂魄的拉扯瞬间斩断,并保他尸身如初。

  宴尘淡淡吐出一口气,他盘膝坐在一处,眼下可暂时不为喻清渊的魂魄离体担忧,但要如何在这般情况下助他复生……

  宴尘一时不曾想到,如今这般局面也容不得他多做耽搁,叶凉州随时会找过来,还有无数未知危险。

  他闭目,调动生平所学所见,寻找方法。

  如此这般两刻之后,宴尘之前剜取心头血引咒,左胸部位心脏上方留下的那处血口,突然发出一阵澄澈蓝芒。

  随之他眉心有蓝印一闪而现,就连他左肩下被红莲覆住的雪晶都显出光来。

  再之后他灵海内那无尽璀璨星海重现。

  星海内的星辰如前两次那般,开始自行下落,散成源源不息的灵力开始充盈他的修为,不到片刻之功,他便从化虚境六重升到了养神境二重。

  而后星海安寂,没有马上隐回虚无,似乎再等待什么。

  宴尘垂眸,见他左胸伤处那蓝芒仍在,正在一点一点复原他的伤口,肉眼可见那处正在好转。

  又过了十数息,那伤处变得完好如初,并从宴尘的心脏里忽然飞出一块蓝色玉牌。

  那蓝芒便是这玉牌上发出来的,方形,且非常小,如半截拇指指节一般。

  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有两字端于其上。

  髓印。

  宴尘见此一惊,他伸手去拿,那髓印却不等他碰到便又快速没入他的心脏之中。

  且未曾留下任何痕迹。

  他眉心蓝印与灵海内星海顿时消去。

  宴尘皱眉莫名,脑中极快的闪过两句洛环生说过的话。

  ‘……髓印是上清界帝君印信,是无比珍贵之物,传承之本,拿此物可号令世间仙修。’

  ‘据说,在少君身上。’

  ……莫非,方才那髓印,便是那一个?

  难道,他这具身体,当真是少君无疑?

  他想到此处,突然像是与之有灵犀互通一般,脑海中瞬间出现了因由。

  髓印与通灵玉相似,通灵玉是在人出生时滴入其指尖血与之魂魄成约,而髓印则是在少君出生时便被融在他的心脏之中,几乎与他心脏互生。

  髓印一出,天下仙修俯首,上清界至高位之席,当是坐下之物。

  它在宴尘的心脏之中,便是认了宴尘为主。

  且它能保人心脏不损,若遇损毁,可自行修补找回生机。

  就如方才那般。

  但它与之结契的是宴尘,认的主人也是宴尘……

  正此时,他的袖中乾坤袋有层层碧光闪出。

  宴尘将之拿出,见是那薄如鸟羽又血红的圆形玉牌—通魂玉。

  ……若遇生死之境,无力回天,此玉可救回主人一命。

  通魂玉与宴尘魂魄成约……倘若真能起死回生,眼下正可一用,但它作用的是宴尘,虽宴尘与喻清渊有神魂交融血咒在身,但那不是一回事,它在喻清渊身上起不到作用……

  蓦的,宴尘想到了什么。

  若是通魂玉之力为真,而当下是他宴尘要死,这玉便能让他活。

  想让喻清渊重回温热之身,便要复原他碎裂的心脏。

  而髓印便能如此。

  但它认了他为主,与他心脏互生……

  一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宴尘仿佛一下子想通了什么。

  他眨了下眼睫,眼看金丹八阵图还在蕴养着喻清渊的身体,引魂灯的力量暂被抵住,他的魂魄还好好的在身体之内。

  宴尘将身上红衣褪去,里面仍是那袭衣衫浅蓝,他解开两层衣料,露出一片胸膛。

  他垂眸看着地面,右手成刃,漠然的插入自己的左胸之中。

  便见灵刃刺进血肉,顿时鲜血横流。

  片刻后,这片结界之内传出宴尘闷哼,与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那闷哼极低,却仅三声便无。

  通魂玉感到主人有难,悬在宴尘头顶,发出阵阵荧光,保他生息。

  宴尘右掌中托着一颗心,是他自己的,里面有髓印。

  那左胸上一个血窟窿,有红色自那处流满他的衣衫,又顺着他的右手指缝滴落地面。

  宴尘起身,他脚下歪了一步,嘴唇已然煞白。

  通魂玉果真有效,它随着宴尘动作而动,让他这般不死。

  但受罪,是少不了的。

  剜心之痛,不是剜点血,而是剜出了整颗心。

  宴尘有些慢的走到喻清渊身前,他口中念了一句刚刚自行领会的与髓印相呼应的法诀。

  “……上天知我意,守真锁魂灵,五脏神君道,紫盖九耀行,愿以三节苦,得他安长生。”

  法诀一成,便是一阵蓝光大盛,又自有紫光翻覆,如刚才宴尘捏碎金丹那般,将他与喻清渊淹没。

  ……待到一刻之后光华消尽,宴尘的心已经融入了喻清渊体内,且已自行将他原本碎裂的心脏消除,与他血脉互通,将他生息复原,未曾在其上留下一分痕迹。

  那金丹八阵图也正好保喻清渊到此时,正正好好,不多不少。

  就见金纹散,一切归元。

  宴尘又去探他的鼻息,感到有气息拂落在他的手指。

  他重重喘出一口气,冷汗浸了衣背。

  他转身回到之前那处坐着,气息不稳的敛目。

  通魂玉自宴尘头顶飘到下方,忽然化成一道灵光飞进他剜心之处。

  它进入宴尘体内,就这般补了他心脏空缺。

  以一块圆形玉牌本态,幻化出一颗心,连通他血液命脉。

  这玉得于极炎之地下千米之处,此刻这颗心依然如常在跳,却是左胸之上冰凉一片。

  通魂玉救回主人一命,让宴尘不死,但他这般一番之后,只能沉疴更重。

  此生玉心不碎,便保宴尘活着,若是碎了,不知……

  通魂玉不能似髓印一般让伤口愈合完全,那血洞长上八分,留下两分待愈。

  宴尘漠然将衣衫整好,仿佛方才所有不曾有过。

  他唇上苍白还未消去。

  宴尘慢慢稳定气息,渐渐恢复成往日寒凉,之后,只听他一声低咳。

  一会后,对面有人唤他。

  “阿尘。”

  宴尘睁开眼,看过去。

  就见喻清渊已经坐起了身,眼中关怀之意不似魔君时或是他那徒弟。

  “阿尘,我刚才听你咳了一声,你怎么了,伤哪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0619:24:32~2021-05-0720:13: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茗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