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白玉沾红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47、白玉沾红
字体:      护眼 关灯

47、白玉沾红

  喻清渊看着他触在自己心口上的手,后又抬眸看着宴尘,见他往前,就快要与他胸膛贴住。

  他一界魔君,或许不想在此处这般轻待了宴尘,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喻清渊还想后退,宴尘看出他意图,将他一臂牢牢钳住。

  喻清渊感觉到宴尘触在他心口上的右手手指往里缩了缩,而后就要伸入他的衣衫之内。

  喻清渊竟是下意识将他那只手一按,“要破阵一定还有别的方法,再想想,我不想在此地亏待了你。”

  他说着,气息不稳,粗重不均,是疼的。

  “那你想出来了?”

  “……还不曾。”

  三字出口,喻清渊神魂被拉扯的剧痛一下子到了顶峰,他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只觉内腑欲碎,就要头脑炸裂,痛不欲生。

  他又是压抑不住的几声闷哼,掌心都被他攥出了血。

  喻清渊这般心内狂躁,无处发泄,直想要出去荡尽百万煞鬼得一时爽快,哪知一阵松雪之气环绕过来,他便被宴尘紧紧抱住。

  是他熟悉的温凉,让他莫名安心。

  喻清渊渐渐冷静下来,眼中血意消下去一丝,正要唤他一声。

  便觉一道新的痛楚自他心脏处滋生。

  他的双眸寻痛而去,便见有一只修长的手攥着白玉簪,而那根白玉簪正深深插在他的左胸处,簪子的顶部只剩一点还留在宴尘手中。

  宴尘匆匆看他一眼,眼中不见方才那一分寒凉关切,他手上用了灵力成倍,修为不吝,按住簪头一使力,那已经扎入他心脏的白玉簪便一下子整根没入。

  喻清渊登时就吐了一口血。

  有丝丝血点落在宴尘身上红衣的肩膀之上。

  喻清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音色顿时变的沉哑无比:“你,师尊……”

  宴尘手上修为不收,灵力再放一倍,右手为掌击在他伤处。

  喻清渊便觉那白玉簪在那处血肉里翻搅自己的心脏。

  “你杀我,想我死,为何……咳……”

  一口,两口,喻清渊又足足吐了三口血。

  “为何?”宴尘一声冷笑,“我堂堂仙门宗主,座下岂容得魔君徒弟!”

  他一句话落,当真是毫不留情。

  “……只因,本座是魔君……”

  “与你为伍,毁我一身清誉!”

  “若本座不是魔君,师尊,你是否……”

  喻清渊一句话说不成完句。

  “世间事皆因你这魔头而起,我今日杀你不过是除魔卫道证天下苍生,你由我带入这世间,便由我亲手了结……若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那便只剩我对你的厌恶、恶心、烦你至极,有你在,便阻我无情道大成!”

  喻清渊听他此句,只觉人间崩塌,好不容易抓住的那点光明不再。

  他不由想起了第二世时的结局。

  “你又杀我……”

  喻清渊说又,只这一字,便是繁花不复。

  宴尘听到又时似是顿了一下,不明的皱了下眉,不过如今状态的喻清渊注意不到,宴尘道:“我只想你死后魂魄永散,再不临这人间!”

  喻清渊抬手,费力的按在宴尘伤他的那只手臂之上,眸中被血意染透,一念成灰。

  “这几日……你与我在一处……可……有半分……”真挚之意。

  宴尘冷面嘲道:“有半分?难不成我会心悦于你?”

  喻清渊听他说出那二字,伤残的心脏更是百倍痛楚。

  心悦……

  他原来……真的喜欢了宴尘。

  只不过他明了的太晚,却终究太迟。

  ……也幸亏太迟,仙与魔就不该在一处,他喜欢仇人之子怎能安得两全,他能杀你一次,如今便是能杀你两次……

  他与宴尘,从头至尾,不过是陌路人而已!

  喻清渊按住宴尘那只手使力紧了紧,他盯着宴尘的眉眼嘴边露出一抹笑,这抹笑带着血,连着伤。

  若他还有来世……

  喻清渊的笑声越发大了,伴着沉咳妄戾,低低荡在此间。

  宴尘见此,拍出一掌。

  便见那没在他心脏内的白玉簪从喻清渊的背后透出,带着一溜血线擦过,钉入后方殿壁之上。

  簪头有血珠还在往下滴。

  喻清渊随即也随着这掌余震倒飞出去,正好摔在那白玉簪插入的殿壁之下。

  他心脏已碎,生息欲绝。

  与他第一世时死法太像,而杀他之人却是第二世将他折磨致死,让他在第三世喜欢上的师尊。

  那上方白玉簪滴落的血落在他的心口。

  而后那簪子掉下来,摔在喻清渊手边,还没碎。

  喻清渊动了动手指,将它够到掌心攥住,他脑中不禁闪过宴尘戴着它时的模样……

  玉生为寒,此玉虽劣,却不该生热。

  喻清渊凝出最后一丝力气将簪子捏断,眼望宴尘站在那处看他,嫌弃的擦了擦掌心沾到的他的血,之后隔空一个掌印打在喻清渊心口。

  打的喻清渊肋骨尽断,最后一口血吐出了内腑血渣。

  他的手垂在地上,那其中断成两节的白玉簪滚落一旁。

  ……

  宴尘凭借所觉追着喻清渊的踪迹寻找,他方才脱身时所用血符损身,嘴角还挂着血意,他无暇顾他自己,身法用到此间极致,突然间一阵不好的颤栗涌上心头。

  宴尘眼见前方一处,有一阵血光阴诡,恶意滔天。

  阵中阵。

  他闪至此处落地,见这阵法严密,比之前困住他的还要更胜数倍不止,他从外往里只看见一片混沌。

  而后,宴尘看见了喻清渊的涤尘剑。

  他正在上方疯狂撞击着阵法光罩,却不能将之破坏分毫。

  涤尘见到宴尘,顿时转到他身前。

  到这之后,那股不安的颤栗更重,宴尘几乎可以肯定,喻清渊此时定是身在阵中阵中。

  宴尘不等一息,左手涤尘,右手霄红,两手持剑,用上周身修为两剑齐齐斩出。

  这般一击,便是百米内灵力狂潮,范围之内游荡的煞鬼皆成飞灰,可即便如此,眼前诡阴阵法却不曾破损一二,只是里间混沌忽然消除,露出内里真容。

  只见里面是一座硕大殿宇,这一看,便看见了喻清渊正被一人用那白玉簪击穿心脏。

  而那人正是宴尘自己。

  宴尘心中凛然惊异,他知道,里面那一个确实是他的身体。

  “喻清渊!!!”

  他喊了一声,却无人应他,身处阵中的喻清渊完全感受不到外边的宴尘,从里面也看不见阵外景象。

  宴尘又是接连十数剑挥出,仍是不能破这眼前阵法。

  之后继方才以掌心血引咒之后,他又剜了自己的心头血引祭法诀。

  可等他损心损气终于将阵法破除,里面的喻清渊已经吐出了脏腑血渣,闭上了眼。

  只余那被捏断的白玉簪静置在他身侧。

  喻清渊如此,涤尘没了主人呼应,竟一下子敛尽光华,彻底沉寂在宴尘手中。

  而宴尘自这阵破之后,身上束缚住他魂魄的红衣忽然散尽,显出他原本衣着,也显出他魂魄透明。

  殿内另一个宴尘见他这般并不意外,一声沉笑哼出。

  紧接着,便见那宴尘周身腾起一道红光,从那身体中分出另一道人形,落地后现一人。

  ……叶凉州!

  宴尘的肉身一下子倒在地上。

  魂魄形状的宴尘受自己身体牵引,神魂一震,重回自身。

  ……片息后他睁眼,起身。

  魂魄所受伤口转置在他身体之上,右掌一道深深血口,剜心头血处伤痕。

  那叶凉州站在喻清渊身前,看他如此未动。

  这时从殿外又走来另一个叶凉州,正是之前将宴尘困于那处卧房之内,用红绸缠着他手腕那一个。

  他见到殿内的叶凉州,化成一道血光闪回本身之上。

  宴尘见到这般景象,顿时明了。

  ……化身!

  叶凉州用自身境界修为压制,借由三煞引魂阵与引魂灯一起,用了手段在那座石桥之下将喻清渊与宴尘分隔,各迫一处。

  他用自身分出的化身与宴尘魂魄周旋,将宴尘的肉身与喻清渊同置阵中阵之中,叶凉州用他鬼主的真身进入宴尘的肉身之内,学得宴尘神态言辞,让喻清渊认定他就是宴尘本人。

  鬼主的真身是鬼,纵使他修炼千年修出了身形,想要入得一人体内手到擒来。

  且既是宴尘身体,那左肩上红莲必然会在,而宴尘的魂魄离了他的肉身,自带的雪晶便显现了出来。

  如此这般,几则辗转,便成此时形容。

  “阿宴,你这好徒弟死了,是你杀的,如此,你是不是就能安心跟着本王。”

  叶凉州沉晦一语,看着宴尘的神情中带着狂妄谲诡,他双手上一动,将喻清渊就快要离体而出的魂魄抽出半分。

  宴尘将涤尘一收霄红一抛,灵剑旋过之时欲要斩断叶凉州一臂。

  叶凉州一挑眉,撤手一退。

  宴尘闪身过去,迅疾一道指诀将喻清渊的魂魄压回身体,后又将喻清渊往背上一背,拾起地上断簪,踏着旋飞回转的霄红御空而出。

  这般下来,不过两息。

  叶凉州没有急着去追,他抚了下袖上剑痕。

  “猫抓了主人,下场只能被关着,阿宴呢阿宴,这茫茫阵中,皆是本王之地,你带着一个尸身,又能逃到哪去。”

  但见血月红云中一剑穿行。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5-0520:27:27~2021-05-0619:24: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茗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鸢飞戾天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