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心河如晦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42、心河如晦
字体:      护眼 关灯

42、心河如晦

  宴尘这般居高临下看他,喻清渊如此向上望去。

  一种说不清的沉寂在二人之间弥漫。

  一会过后,喻清渊松开放在宴尘身上的手,眉头蹙紧。

  宴尘半字不言,他起身,用手背蹭了下嘴角的血,低咳了一声,而后不看喻清渊一眼,转身向着一处前行。

  细雨已停,苍夜茫茫,喻清渊站起身后立在原地,看着前方宴尘那单薄的身形踏着湿草暗影,在他眼中越走越远,衣袖下指尖不禁微蜷。

  他捡起方才那般时被扔在草地上的两根腰带,将其蒸干,系好自己的衣衫后规整妥当,再将一身衣料蒸干,又默站了一会,去追宴尘。

  宴尘听到后方声音,一步未停。

  他一身衣裳还湿着,外衫还散着,因为腰带在喻清渊手中。

  喻清渊追上他,便听他又是低咳了一声。

  喻清渊看着宴尘侧颜,想起自己方才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他确实是……有意羞辱,也是故意为之。但有些举动和言辞仿佛不受他控制一般,想到宴尘此人,看着宴尘,便会出口一些出格的话和不规矩的举动。

  他从前那漫长的年岁中,从未如此过,也未曾对任何一人这般过。

  这样一想,白日里霄红说过的一番话又一次席卷过他的脑海。

  他难道……真的……喜欢上了仇人之子……??

  两人一左一右走着,半刻之后,宴尘凉声:“别跟着我。”

  他似在与空气说话,仿佛身侧无人,这四个字不仅凉寒,又似能冻碎一个人的心。

  在无妄界高位上坐过千年的魔君,突然不知如何接话。

  喻清渊袖下的指尖再次蜷了蜷。

  “……你……还气着呢?”

  他音沉,低缓,却再不曾有先前那般不尊敬之意。

  “本座……我……”

  “你我师徒缘分尽了,从此山海不逢。”

  宴尘脚下不停,没有侧过半分头去,只是他方才心脉损伤,嘴边仍有血丝溢出。

  他漠然,再次用手背擦了一下。

  “你要将我逐出师门?”

  “我境界低微,教不了魔君这般人物,就此分开,对你我都好。”

  如此历劫,宴尘再也不想,无情道便该对万物无情,若是天道不让他飞升,大不了再修炼一千年,两千年,总能参悟。

  只是他原身肉身已毁,历劫未成这般回去后便是魂魄无依……还有就是他历劫几日便半途而废,不知天道能否让他离开此间。

  “本座对师尊行过拜师礼,逐出师门岂是师尊一句话可成。”

  喻清渊将宴尘一拉,带到一处干爽之地坐着,这次却不是要将他如何,而是与他对坐,似往常宴尘与他渡灵力那般,并指遥遥点在他心口。

  宴尘立时感到一阵热流涌入他的心脉之中。

  喻清渊第一世时是魔君,修行之法自是与宴尘不同,不过他与宴尘神魂交融之后,宴尘体内的仙灵之气倒是不排斥他的。

  可宴尘排斥,他不想要。

  “你我陌路人,多此一举,不用你管。”

  “你是我师尊,本座偏偏要管!”

  宴尘调动体内灵气阻他灵流,喻清渊手下顿时现出阻滞之感,他眼望宴尘清辉眼眸,忽然间心生一丝极淡的憧憬,一下将他定住,专心与他渡灵气。

  宴尘一时挣脱不得,只能被迫受了他的灵气。

  如此这般,两刻钟后。

  宴尘心脉已经无碍,喻清渊将定身咒撤去,宴尘不想搭理他,寒目欲走。

  “腰带。”方才与宴尘渡灵气之时,宴尘一身湿意已消,喻清渊当先开口,将手中之物往前一送。

  宴尘未看他,垂眸一接,边走边系。

  喻清渊依然走在他身边。

  他这般跟着,宴尘不好毫无声息的离开此界,且他还不知要如何离开,但不管如何,总要找一个安静无人处一试。

  宴尘召出霄红,正要御剑。

  哪知忽然平地一阵阴风鼓荡而来,将树木枝丫草叶上留下的雨珠都吹的四散而飞,更是飘来一阵阵阴森之气似能遮云月,带动他二人衣袂发丝。

  随之而来便是鬼气凶煞,血腥之气成潮!

  宴尘将霄红一握,自这把灵剑能化人之后,那剑身中心一道被封住的红线早就显现了回来。

  宴尘掌心灵气一灌,脚下未动,一剑荡出斩空诛邪。

  就见灵光荡旋激涌,外扩百米有余,有能撕破人耳膜的渗人鬼叫在夜空中接连响起又灭尽。

  他平持霄红,而后收势,抬眼低眉间仙姿尽显,俯瞰九霄。

  喻清渊见宴尘如此,恍然觉他似是仙人降世。

  ……他竞对这般仙人,冒犯到那般程度。

  宴尘一剑斩尽百鬼,不想再等,只想离开,不想他正要动作,突觉脚下一热。

  而这时,百鬼再现!

  喻清渊不等他出手,单手一挥,一波摄人红光沿着方才宴尘剑气轨迹往周遭卷去,不过一波灭去,再来一波,那凶煞厉鬼足有几千之众。

  不过这些对于魔君来说不值一提,他一人解决,未让宴尘再动手。

  而宴尘在喻清渊出手之际,将脚往旁侧一迈。

  就见那地面之上,有字迹一闪而现,又一闪而消,可宴尘还是看清了,这与他二人在去往摘星会之前所待过的山洞内,天道指点让他与喻清渊解衣驱寒时所现方式一般无二。

  但见三行金芒小字入眼。

  若想悟道,遇阻不退,方证此劫。

  若劫未成而返,魄散魂飞,不入轮回。

  需知大道在人,道途在心,九霄苍穹,皆因此而生,为一人而来,为一人而终。

  宴尘:……

  他沉默。

  就此回去便会散去一切,千年道途消尽,再无重来之日。

  只有在此将此劫历至终尾,对喻清渊保持他初来此地时的初心……方可大成。

  他再次……

  宴尘此刻十分后悔,为何他不再安心修炼个千百年,却要来此历劫。

  他呼出一口气,再呼出一口气,沉目凝眉。

  此时,喻清渊已将那群恶鬼灭净。

  他回望宴尘,见宴尘安然站在原处,竟觉安心。

  宴尘不安心,他心情烦躁,自从修了无情道后,少有的几次情绪波动都送给了喻清渊。

  他见喻清渊看来,一声冷哼。

  喻清渊走过去,道:“师尊……”

  他其实叫了这两个字,还不知要说什么,正在想,便见夜空中生出一道极光飞驰,眨眼间落到他二人五米开外。

  来人一身深衣,是个年轻男子,样貌周正,身形挺拔,身有气势修为,不是普通之辈。

  他见到宴尘二人后微顿,而后将喻清渊从上到下细细打量。

  喻清渊厉眸回看,发现竟是个熟人。

  眼见从男子袖中忽然飞出一把剑,剑身细长,不同于一般长剑宽度,其上有赤光浮动。

  长剑落地化人,看着似乎比霄红大上两岁,一袭赤衣在身,一头长发黑中透着淡淡暗红。

  他长相俊逸,比霄红多出很多摄人之气,还有沉沉威势。

  只是他一边颈项,一边侧脸,及一边额角处,皆有一道细长的疤痕。

  他往前走了两步,在喻清渊身前一跪,道:“灵剑涤尘,见过主人!”

  后方男子见涤尘如此,眸中现出喜色,两手发抖。

  喻清渊垂眸看去,一时未言。

  宴尘漠站在原处,看着几人如此,他心知,是魔君的旧部找来了。

  毕竟那自称涤尘的灵剑,凭他眼力所觉,当不是作伪。

  霄红化成人形,站在宴尘身侧,看热闹一般看着那把多出的灵剑。

  毕竟能化人的灵剑实在太少,霄红看着实在新鲜,就连他自己化成人这事他也觉着新鲜劲还没过。

  半响过后,喻清渊掌心向上伸出右手。

  涤尘会意,化回剑形,落于喻清渊掌中。

  喻清渊静看了一会,道:“他不是在那一战中断了吗。”

  他似在自语,但那深衣男子听后上前,双膝一跪,惊喜之后便是沉稳:“属下秋重山,参见尊主!”

  片刻之后,喻清渊点了下头。

  秋重山知晓魔君脾性,又道:“当年那场大战,属下也身受重伤,但捡回了一条命,等属下醒来时,大战已了,无妄界已残,尊主身陨,涤尘断毁。”

  “属下捡回涤尘,花了几年时间才将其修回原样,后来便一直在查询当年事。”

  “直到日前听闻世间传言,说尊主重临,属下也一直相信尊主魂魄不消,但也绝不相信那些事是尊主所为。”

  “近日万鬼窟封印开裂,有恶鬼出逃,外间所传是尊主为之,欲放出其中百万煞鬼,祸乱人间。方才属下追寻群鬼至此,沉寂多年的霄红突然苏醒,属下才借此认出寻得尊主!”

  秋重山将所知之事简要一说,想待之后再与喻清渊细言。

  喻清渊嗯了一声,他将手上细剑一抛,涤尘便重新化成人形立在一处。

  被污蔑的多了,都不意外了,毕竟从当年那一简婚约开始,他一直被污蔑到如今。

  喻清渊想到此处,侧头去看宴尘。

  秋重山起身,跟着主上的目光往宴尘身上看去。

  他刚才来此之时未曾细看,这下心中大事有了着落,这一眼再看过去,便是震惊了。

  此人不是……临清仙君!

  天下人所说的上清界少君!

  与尊主……有婚约之人!

  且尊主竟跟他如此亲近,不像要杀他的样子??

  秋重山一思虑,冲着宴尘执礼道:“秋重山见过……”

  见过什么?

  “……秋重山见过……君后。”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2919:43:52~2021-04-3019:51: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酥未肯消8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微雨晚宁3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