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血气方刚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41、血气方刚
字体:      护眼 关灯

41、血气方刚

  宴尘听得喻清渊灵海传音,言语间依然是那般不堪入耳之语,便知晓他这水帘结界在这般不要脸之人面前未曾起到一丁点效用。他心中厉意生腾,反手将岸上衣衫召来,正要穿。

  喻清渊分在他身上的那股灵识瞬间沿着宴尘腰间往他手上窜去,凉意流过,宴尘手腕一麻,他手中衣衫便不受控制的掉落在水潭之内。

  “师尊先别穿,让本座……再看看。”

  宴尘怒极寒声:“混账!”

  他手上一挥,杀气飞涨,潭中水凝成数道冰刃,带着破天之力穿过水帘结界,载着能将人一击毙命之威自行往喻清渊处狂卷而去。

  喻清渊依然打坐在石岩之下,却对宴尘此举知之甚详,他低语传音调笑:“师尊这动不动就谋杀夫君的性子,除了本座,谁还能受得了……是不是因为还没洞房,师尊不曾体会到本座的好,致使体内空虚不已,导致性情暴躁。”

  他此句话落,耳听那冰刃之音已快要来到近前。

  喻清渊一动未动,口中沉声接着上面:“若当真这般,本座愿劳累些,亲手为师尊开拓身体,不过就怕师尊食髓知味,以后日日夜夜缠着本座……让本座给你。”

  最后一字刚刚出口,便见那数道冰刃擦过薄薄细雨帘幕,已至眼前。

  喻清渊就着打坐的姿势往左边一侧头,几枚冰刃擦着他的脸颊颈项而过,深深钉在了后面的壁石之上,将山壁都钉出了几道长长的裂痕。

  他被割断的一缕发丝轻飘飘的落在了地面。

  紧接着又有数枚冰刃后至而来,喻清渊再次往右一侧头,冰刃依然钉在了后面的壁石上,震的上方无数山石滚落而下,喻清渊不曾回头去看,身上腾起红光乍现,似屏障一般将隆隆山石隔绝在外。

  足足半响过后,山石滚落方才平息,这个可以避雨的石岩下方除了喻清渊身周三米之内,皆被山石砸满。

  喻清渊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耳廓,上面刚刚被冰刃割破了一道血痕。

  他将指尖拿到眼前看了看,看着上面的红,不由又想起了霄红与他说的话。

  他怎么会喜欢宴尘……

  没有,不可能!

  这般一想,他又用灵识去看宴尘。

  宴尘正将衣衫从潭中取回,刚将内裳系好,外衫还没来得及系腰带,就感到喻清渊的灵识又再次卷到他身上,裹挟着地仙境巅峰的威压,将这水帘内充满。

  宴尘脚下顿时一步也迈不出去了。

  他像被绳索锁缚住一般,两臂皆动弹不得。

  且喻清渊的另一部分灵识依然在宴尘的灵海之内。

  传音送来:“师尊,神魂交融吗?”

  宴尘:“滚!!!”

  “滚不了,师尊勾了本座一晚上,本座什么好处都没尝到,难道我与你不应该举案齐眉,共享……巫山云雨之乐吗。”最后几字,他莫名说的缱绻非常,能让人听了脸颊发烫。

  可他说给宴尘去听,那便不可能了。

  只能收到寒川凉意。

  喻清渊想要与他神魂交融,但必须宴尘也探入他的灵海方才可以,可这般情况下,想要宴尘主动探入他的灵海那是不可能了。不过若是喻清渊执意如此,靠着修为上压制,强行一些也能将宴尘的灵识拽入他自己的灵海之内。

  喻清渊一阵沉默,终是没有那般。

  但不那般,还有这般。

  那灵识不止制住宴尘,又有几分凉意停在他的嘴角。

  而宴尘的灵海中正在接收着喻清渊在岩石下方的画面。

  宴尘被迫这般看着,甩不掉。

  那凉意在他唇上一碰。

  暗哑传来,带着不加掩饰的欲念:“本座亲了师尊的嘴。”

  凉意往下,停在宴尘颈项。

  “本座亲了师尊脖颈。”

  凉意再往下,往下……

  “本座又亲了师尊锁骨,胸膛……”

  此刻宴尘眸中是一片厉漠凉河,他可以不历劫,他要杀人!

  他指尖气的发抖,周身寒气使得发丝都生出了一层淡淡清霜,甚至连这处水帘之内都化生出了凉寒白气。

  然后宴尘在灵海内见到了那个画面。

  喻清渊坐在原处,正在用手……自行纾解。

  虽然他是将一手探入了自己的下裳之内,衣衫将那处盖着,可宴尘仍是不可避免的将他所有动作尽收眼底。

  “你!”

  他纾解就纾解,偏偏要将画面连到宴尘灵海中逼着他看。

  “……本座血气方刚,师尊又这般勾我,我受不住气血下涌,聚在这处……不让我舒缓,难道师尊想让我被浴火焚烧而死。”

  那通过灵识传过来的话语,带着低音沉深。

  宴尘生气之余将双眸闭上,可他忘了,闭上眼根本无用,那画面本来就不是非要用眼睛才能看的。

  他只得又睁眼,看着喻清渊与他隔空在灵海中对视,听着他犹似在耳边的气息。

  ……一段时间后,喻清渊探入他灵海中的灵识突然撤了出去,不过将他制住的那部分依然不曾松开。

  而后宴尘便感觉到身前一阵清风落下,看去时见喻清渊已站在了他面前。

  那水帘结界还在,将他二人隔绝在这一方世界之内。

  “师尊……”

  他叫了这一声,乍一听上去似是有几分深情。

  喻清渊看着眼前人眉眼,低缓道:“本座自行纾解到了关键处,想着师尊独自一人站在这冷水之中,便不想随意结束。师尊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本座想在师尊体内……与你一起。”

  “师尊,本座让你亲手为我解衣。”

  喻清渊此句说完,宴尘的两只手便不受控制的往前伸去。

  宴尘尽力想要稳住,不想让手伸过去,但喻清渊在这方水帘内放出那般威压,又用高于他几个境界的强横灵识逼迫他如此。

  他寒着眉峰,凉着双目,指尖想要往回收住,却不得此意。

  宴尘身上衣衫湿着,外衫未系,背上湿发有些落在肩上,他的手终于触在了喻清渊的腰带上。

  喻清渊揽住他的腰身将他往前一带,这般之后,两人相隔不过寸许。

  “离得近些,师尊更方便。”

  喻清渊每说出一个字都是暗哑的,他的手抚在宴尘腰记,指腹轻轻摩挲。

  宴尘握住那方腰带,眼看着自己将之解了下去。

  喻清渊的外衫一下子散开。

  他握住宴尘的肩膀,手上紧了紧:“师尊再不快些,本座……便要亲自动手了。”

  说完之后,他又将宴尘拉的更近,与他贴着,顺着他的黑发,等待。

  宴尘眼见自己要将喻清渊的外衫往下褪去,而喻清渊又……真要与他如何。

  他奋力凝神,欲要强行冲破喻清渊的威压与灵识阻制,这般之后,便使得心脉所承受压力过大,体内一阵剧痛加上血气逆行。

  喻清渊美人在怀,一时等不了要去亲他,还不曾覆在宴尘唇上,便见他嘴角流出血来。

  而且是越来越多,往下滴落。

  喻清渊一怔,他没想到宴尘竟然拒他到如此一步,宁可自伤,也不想让他近身!

  “师尊!”

  喻清渊沉喊了一声,有些急切。

  他收回威压撤回灵识,放得宴尘一时自由。

  宴尘被解了禁锢,一刻不留,转身就走。

  喻清渊拾回他二人腰带,反手一挥散去水帘,去追已经回到地面的宴尘。

  潭边有树生长,树下有矮草丛生,细雨还下着。

  喻清渊几步追上去拉宴尘手臂。

  “师尊,伤了哪里,让本座看看!”

  宴尘不想与他论说,转身一掌。

  喻清渊闪身避开,但见这一掌去试不减,将不远处一颗高树崩断。

  “师尊!”

  他知道宴尘生气,但他未曾想到宴尘竟然气到如此。

  宴尘一掌不中,接上一掌,两掌不中,再接一掌。

  但见四周灵力飞旋,生生震响如雷,皆是宴尘掌风所致。

  喻清渊接上他这一掌,却是不曾被伤到,他手上不松,而是错位将宴尘出掌的手一握。

  他一拉,将宴尘仰面迫到了草地之上。

  因下雨之故,草叶上湿滑无比,宴尘落入其间,嘴角血迹鲜红。

  “师尊就如此厌恶本座,宁可自伤,也不愿与本座亲近!”

  “还是师尊觉得……本座配不上师尊上清界少君的身份!”

  喻清渊看着下方宴尘清寒眼眸,再一次想起霄红与他说的话,心中明明莫名不已,迷茫翻覆,却似是作对一般想要推翻那把灵剑的说辞。

  他凑近宴尘耳边低语:“师尊不愿如此,本座偏要如此,我还当如何,原来师尊是不喜在水潭之中,想要在这片矮草之上与本座颠鸾倒凤……如此更好,本座能将师尊看的更清楚。”

  喻清渊说完,往他身上一压。

  宴尘方才心脉已伤,他如今更是聚起化虚境修为一震。

  喻清渊被震的离开些许,宴尘反向将他制住。

  他半跪在凉草之上,看他这个徒弟。

  喻清渊方才不过顺势躺倒,他此刻见宴尘这般眼神,心中无端生出一分不易察觉的慌乱。

  虽如此,他口中却依然要口无遮拦:“师尊原来是想让本座在下,自己好坐在我身上,这样方便本座……进得更深些。”

  宴尘只道:“魔君若再逼迫于我,我便自毁灵海而死!”

  他叫他魔君,第一次。

  这两字出口,便是山海之隔。

  “……师尊与我定了血咒,本座不同意,你就毁不了灵海。”

  “即便如此,我还有丹田,心脉,紫府,魔君总不能一一都管到吧。”

  宴尘此话一出,喻清渊立时顿住。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2819:55:30~2021-04-2919:43: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鸢飞戾天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涯旧路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