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黄粱一枕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37、黄粱一枕
字体:      护眼 关灯

37、黄粱一枕

  在这处幽暗之地,有一道似流线一般的白光盈动。

  而后,便见这道连接二人眉心两日多的白光各自收了回去。

  那存在多时的沉重呼吸声此刻终于停下。

  此处一时安静。

  还在抱着宴尘的喻清渊体内欲毒到了此时才得以消尽,又过了半响后他动了动,直起身。

  他先是脑中一阵空白,一会过后方思绪回拢,将这两日发生种种在他脑海中一寸不落的一一回放。

  ……他亲了师尊,咬破了师尊的嘴,做了不少出格举动,要对师尊图谋不轨,还将师尊抱到现在。

  师尊身上伤重,无力反抗,他那般一直逼迫,师尊不得已只得以神魂交融之法与他……解欲毒。

  解了一次不够,两次不够,一直解了两日,解到此时……

  这两日在灵海幻境中他是如何对师尊的……简直畜生不如。

  虽只是幻境所成,似梦一般,并非真实,但师尊这两日间与他灵海互通,定是将他所思所想全部都看到了。

  他还在积欲难耐之时,在师尊脖颈肩上亲了又亲。

  想到此处,喻清渊猛然松手,往后拉开些距离。

  他沉喘了几口气,这次不是因为欲毒之故,而是心慌自责,悔恨有之。

  且这空气中弥漫着那种味道,因为次数太多,将师尊身上的松雪之气都盖住了。

  他下裳黏腻濡湿,而他两日都离师尊那般近,一直在师尊身上紧紧贴着,定是透过布料沾了许多在师尊身上。

  喻清渊这般一想,不禁又往后退开了些。

  ……师尊一定生气了,师尊一直月明清风不沾凡尘,如今却被他这个畜生如此亵渎,心中定然已是厌恶了他。

  喻清渊心中乱起,一时庆幸自己没有真的将师尊如何,没有真的与师尊双修,一时又恨自己自制力太差,怎能在灵海幻境中那般幻想师尊!

  他这许多心绪一起,便是一直无法消去,不由掌中攥紧,附了些灵力在上,想将自己两手废了。

  喻清渊这般之后,指尖刚动了动,便隐觉自身修为不似两日前。

  他所感丹田之内有一股温热蕴藏,不是欲毒发作时那种热意,而是……他结丹了!

  他从照旋境一重升到了成丹境二重!

  这……是师尊,是师尊与他神魂交融让他增长修为破镜了。

  这般之后,喻清渊更觉自己没有脸去面对师尊。

  正这时,他眸上所覆素带脑后所系结扣松动,往下掉去。

  喻清渊抬手一接,下意识睁开眼。

  便见先是一片朦胧,而后慢慢开始清晰。

  即使此处一片沉暗,喻清渊仍是将一切看清了。

  他的眼睛……好了。

  不用再细想,喻清渊也知这也是与师尊神魂交融之故,他不仅眼睛好了,身上也是再无一处伤口。

  那手中素带两处血痕在上,这是师尊发带,被他弄脏了。

  喻清渊想看师尊现下如何,却有些不敢抬头,纠结几息后,还是忍不住抬眸去看。

  就见在这暗沉之中,他的师尊盘膝坐在前处,两手搭在膝上,闭目微垂着头。

  只是宴尘领口被他拉的凌乱,两边衣襟皆在肩处挂着,内衫都松散,胸前都有些遮不住。

  喻清渊知道,这是他做的。

  他指尖往里拢紧,忙低下头不敢再看,却担忧师尊身上伤势,踌躇开口,小声道:“……师尊。”

  等了一会,宴尘没有应他。

  “师尊?”喻清渊声音大了些,但仍是未有回音。

  他想了想,还是往前走了几步,到宴尘身前蹲下身。

  喻清渊探手过去碰了一下他的手臂,那衣料下肌肤已消去了那摄人寒意,恢复了往日淡淡温凉。

  喻清渊心间优思稍减,他慢慢抬眸去看师尊的脸,见师尊面色如常呼吸匀称,似是以这般盘膝打坐的姿势睡着了。

  师尊平时五感敏锐,现今这般,定是……神魂交融时间太长,又是在有伤的情况下,以至于累极睡了过去。

  喻清渊将宴尘的衣衫往回拉,他虽不敢乱看,但过程中仍是瞄到了些,宴尘肩颈上遍布红痕,锁骨下也有好几处,即使他将宴尘衣衫整好,但那颈项上仍是不能遮住。

  他探出一指在一处红痕之上,用指腹一抹,眉目间生出一种深入骨髓的怜惜。

  这些痕迹怕是没有两天不能消掉……

  这般一想,喻清渊猛然回神,急忙收回手指。

  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神志不清的时候犯下这般错事已是罪过,怎如今伤消了,眼睛好全了,还敢如此觊觎!

  喻清渊心中谴责自己,低着头,便见宴尘衣衫上一片狼藉。

  他沾了太多……到师尊衣衫之上。

  喻清渊当即将清净术用出,为宴尘与自己,还有那发带上血痕。

  他找回衣衫穿戴整齐,将那发带又仔细叠了,揣进怀中。

  做好这一切,他在宴尘身前两米处双膝跪下,就这般垂首等着宴尘转醒,偶尔忍不住抬眸看他。

  是以在喻清渊垂首时,在某一刻他不曾看见宴尘眉心有一抹细长蓝印闪现几下后隐去。

  而在宴尘的灵海中,却是另一番情景。

  宴尘确实因神魂交融时间太长这般睡了些时候,但刚才喻清渊唤他师尊时他便醒了,只是他灵海中一时异状,便不曾分出时间搭理这徒弟。

  他与喻清渊魂魄交融之时,虽被喻清渊探入了他的灵海,却只是那般未曾有其他异样,眼下魂魄交融已经结束,沉寂的灵海却突然现出灿然星海,磅礴无尽,浩然横波苍苍盈列在其间。

  这……

  宴尘想起,上次他灵海这般,还是在那山洞之时因曲升平给他那块浮云令之故。

  他如此一想,便像是互有引动,那浮云令忽然现出在灵海上空,而后其中浩荡星辰就如上次一般,其间一颗从中跌落炸开,散成无尽花火乾坤。

  有白色灵光从宴尘周身腾现,内里凭出的灵力旋涌一般充盈他的经脉,加固他的修为。

  接着又落下了第二颗,第三颗。

  喻清渊见师尊身上白光附着,半响不息,但见师尊面上平静,不似异状,便只是看着没有贸然上前,依然在原地跪着。

  直到一会过去,浮云令消在其间,星辰归无,一切恢复原样。

  宴尘再用意念引动,却是如何也联系不到浮云令了。

  这似乎毫无规律,他原本还想着若是可以,将之用在喻清渊身上助他增长修为。

  现下看来,一时不能如此。

  不过他倒是境界提升,从结婴境七重升到了化虚境六重。

  宴尘睁开眼,见前方昏暗,却是清晰在目。

  他眸中损伤已去,左臂也已经恢复自如,现下与平常无异。

  只是他这般一睁眼,便看见喻清渊在前面跪着,双眼已复,但却不由记起神魂交融时他在灵海中看到的画面。

  纵使他凉薄日久,纵使喻清渊那般是中了欲毒所致,纵使那妖丹是宴尘给他吃下去的,纵使他之前双目血盲是为他挡了红衣人一击,纵使神魂交融时是他引的血咒……

  但那般画面在灵海中看了两日多,此刻见到喻清渊……也是不想看他。

  宴尘垂眸,又看到自身衣衫干净规整。

  是了,刚才因为灵海之故他一时不曾分心睁眼,眼下这般,不用想也知道是喻清渊做的。

  ……不过,将他衣衫扒开弄的上面脏污的不也是这徒弟吗,难道还要谢他不成!

  但刚刚宴尘一眼看出喻清渊境界提升,他顿时?

  神魂交融只能让人在魂灵方面获得欢愉,并不能增长修为。

  难道……与他身上仙骨有关?

  可这仙骨是他魂魄所带,怎能出现那种外间流传的功效?

  宴尘蹙着眉,思虑几分后也不曾如何,只是他实在不想与喻清渊说话,就不曾起身。

  他不说话,喻清渊自己也不起来,就一直在那跪着。

  这般静默一阵之后,喻清渊终于忍不住了,他道:“师尊……”

  小心翼翼,声缓而低。

  宴尘不曾抬眸,没应。

  喻清渊看着他,道:“师尊,你……如何?”

  如何?

  是伤如何,还是别的如何,可别的也没真有什么。

  宴尘起身,衣角寒凉,他往一处走了几步。

  “师尊!是弟子有错,冒犯师尊,在师尊伤重之下对师尊做出不当之举!|”

  喻清渊见宴尘不曾理他,一时情急,出口此句。

  宴尘听他此句似是顿了一下,却脚下未停。

  “是弟子被身上欲/念所控,却不思悔改,变本加厉,枉生为人,枉为道门弟子!”

  宴尘:“……”

  “若师尊觉着弟子碍眼,我可废去双目,断掉双手,只求师尊……还留我在门下!”

  宴尘:“……”

  “求师尊……看看我!”

  喻清渊在这沉暗之地看着他的背影,害怕宴尘就此走远。

  宴尘停下脚,淡淡呼出一口气。

  片刻后,听他漠声道:“跟上来。”

  “……是!”

  喻清渊起身,几步追上去,站在他侧后方。

  宴尘微微侧过头,终于看了他一眼。

  一时二人目光相对,喻清渊又小声唤了他一声。

  宴尘沉眸转头,正对那处自行插在地面的霄红。

  霄红一动飞出,飞到二人身前时似是犹豫了一会,过后化成一道灵光回到了喻清渊身上。

  宴尘一声冷哼,隐去剑形的霄红一哆嗦。

  他也不多言,欲前行去寻出口,却忽然听见后方有脚步声传来,还伴着一道有些熟悉的男音。

  “这就走,不等等本尊?”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2420:36:06~2021-04-2520:32: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青灯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熙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尘埃15瓶;青灯7瓶;半雨翡雾、从今若许闲乘月5瓶;天涯旧路、白清明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