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欲毒发作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35、欲毒发作
字体:      护眼 关灯

35、欲毒发作

  “喻清渊。”宴尘又唤了他一声,却毫无反应。

  他的徒弟要死了,这般下去,活不过两刻钟。

  宴尘将多出的两层外衫取下,披回喻清渊身上,他虽冷,但可以忍。

  他将喻清渊扶着,凝神想了几息后,低声道:“霄红。”

  霄红顿时飞离地面,旋停在他身侧。

  “妖丹。”

  不过二字,霄红却懂了主人的意思,它飞到欲蟒的尸体前,自行发出一道剑光。

  不肖多时,便见有一枚赤色妖丹现出,霄红用剑身托着,飞回宴尘身前,宴尘伸出右手,只见剑身一斜,妖丹便落入他手中。

  那妖丹在他手中发出一阵赤光,将周围昏暗照出一片森红,它有一枚鹌鹑蛋大小,正是那欲蟒数年修行所成,欲蟒刚死,妖丹上妖力虽散,本身却还一时未尽。

  喻清渊眼毒扩散,遍布周身心脉肺腑,方才宴尘探他内息,不曾辨出是何毒所致,想来是他前身真仙境时未见过的毒素。那红衣人境界高绝,这毒必是不能轻易化解,而如宴尘眼下这般,所剩那一丝灵力无力护他心脉,但却不能等着喻清渊死。

  这欲蟒本就是阴毒之物,妖丹更是凝其中之最,眼下喻清渊待死之身,暂时别无他法,只能寄希望于这妖丹之上,以毒攻毒,化散些喻清渊周身毒素,保他一时性命。

  宴尘整个左臂僵着,左手自是用不了,他方才用右手接了妖丹,喻清渊依然维持着之前栽倒在他左肩膀上的姿势。

  他偏了偏头,用攥着妖丹的右手摸到喻清渊嘴角,再捏住他下颚让他张嘴,便将妖丹送入了他口中,而后,便静静等着。

  如此,一刻钟之后。

  本已昏迷的喻清渊终于动了动,他沉出一口气,落在宴尘侧颈。

  宴尘立刻侧头,道:“怎样?”

  喻清渊听到师尊问话,想要开口回他,体内却忽然又生出另一种翻江倒海的剧痛,像是要将他所有经脉肺腑全部吞噬殆尽,那种拉扯一般的痛楚比之前更甚百倍千倍。

  他禁不住一般捂着头起身,脚下没有章法的胡乱走了几步,剧痛使得他呼吸沉重,片刻之后忍不住痛喊出声,身上披着的衣衫早就落在了地上,他这般碰到石壁,便被折磨的发泄一般数拳打在上面,眼见手背模糊出血,却是不曾缓解半分。

  宴尘凝眉听着,道:“妖丹与你体内毒素护冲,互相吞噬需要过程,若想活,就撑着。”

  “……可是……师尊,我……身体里……好疼!”

  喻清渊状似疯魔,又用背部去撞山壁,那里本就被地面擦磨的坏了大片还有石刃留下的伤口,他还赤着身,这样一来,更是伤上加伤。

  可他对外伤状无所觉,只是口中一直喊着疼。

  “顺行引息,凝气海,汇丹田!”

  “师尊……我的头……要炸了!”

  整个深邃的空间内回荡着喻清渊的痛呼,宴尘又等了一会,听他未有一分缓解,他撑着地面有些艰难的起身,循声往喻清渊处走去。

  “……师尊……师尊!”

  喻清渊嘴上一直喊着宴尘,想用这两字压制痛苦。

  宴尘走过去,摸到他手腕拉住。

  “盘膝坐下,听我引诀。”

  喻清渊沉重呼吸不停,整个人疼的发抖,此刻宴尘握住他的手腕,他便像是在无尽洪流中找到了浮木。

  他强迫自己盘膝坐下,却反抓住宴尘右腕。

  宴尘坐在他对面,道:“走俞府,彧中,灵墟……下阴都,商曲,中注……汇于横骨。”

  喻清渊听得,逼迫自身按照师尊口诀引穴。

  “百川入海,聚神凝思。”

  ……这般一会之后,喻清渊终于变得安静下来。

  宴尘听他呼吸渐渐和缓,心知妖丹大概对他体内毒素起了作用,心间稍安。

  可他稍安了没有多久,变故又生。

  妖丹确实将喻清渊体内的毒素清了,不仅清了,还清的干干净净。但那欲蟒修炼年深日久,又是个快升化虚境的大妖,妖丹中妖毒与喻清渊体内那些互相吞噬之后,还有剩余。

  名为欲蟒,只那头一个欲字,便说明一切。

  以欲为生,以欲为食。

  那妖丹中妖毒本就是一种欲毒,它起初进入喻清渊体内,因那红衣人藏/毒之故并未在第一时间显现,现下那毒清了,剩下的便要作乱。

  且那欲蟒死时,还处在发/情期。

  喻清渊那痛楚消下去后,还不曾喘一口气,便有一阵大火在他体内瞬间点到顶峰。

  他的身上一下子变的热了起来,甚至比那次在山洞时还要热上几倍。

  刚才他呼吸沉重,是疼的,现在他呼吸沉重,是……的。

  喻清渊身上几处外伤,眼还瞎了,可他此刻脑中想的,心上焚的,只有无尽的□□在燃。

  尤其他抓着宴尘的手腕,那上面冰寒透骨,与他眼下热度形成两个极端,让他十分向往,还有宴尘身上那股松雪之气,顺着他的鼻息直往里钻入,还有宴尘整个人……

  他抓着他手腕的手不由紧了紧,那手背上还因为刚刚拳打山壁生着血痕,喻清渊控制半响后喉结滚动,而后控制不住一般用指腹摩挲宴尘的手腕。

  宴尘本就冷的直抖,对喻清渊体温变化更是敏感了些,尤其是还这般超乎寻常。

  他反手往他脉上一探,不禁:“……”

  之前只想让喻清渊活命,一时忘了这一层,现下他这徒弟体内火烧燎原,疯狂旋涌,能将人融了。

  这倒不假,此时的喻清渊若是与人如何,只怕是一天一夜都不能够。

  且那之所以是欲毒,便是不能轻易化解,化解不了,便要人命,使之经脉碎裂爆体而亡。

  所以只能交欢,直至毒素消尽。

  宴尘沉默,正要将手收回。

  喻清渊察觉到他意图,再次将他手腕抓住。

  “……师尊,我……”

  他此刻心中想的都是未来须云山时,在那山洞中时发生的事,宴尘的腰身,后背,脱衣与他御寒时的模样……

  想到某一处,喻清渊不禁又滚了滚喉结,他另一只手放在膝上牢牢攥紧,赤着的上身覆上了一层薄汗。

  他忽然又猛的将抓在宴尘右腕上的手松开,垂下头,呼吸声更重更沉,胸膛起伏愈急。

  他对师尊有意,但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动他……

  师尊一身伤,若是他对他如何,眼下定是无力反抗,可若那般,他不就是畜生一个!

  可……

  “师尊,师尊……”

  他叫了两声,也不知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宴尘收回手,思索解决之法。

  喻清渊忽然往前一动,将他抱住。

  宴尘顿时便感到一阵热意,将他此刻身上极寒压了些下去。

  可他修无情道,即便自己难受,也不想与人亲近,他当即往喻清渊胸口一撑。

  喻清渊一碰到宴尘,他身上寒凉让他十分喜欢,他制住宴尘撑在他胸口的手,将他紧搂在怀中,似是要揉进身体里一般。

  “师尊,让我抱抱你……我就抱着,什么也不做。”喻清渊的音色已然暗哑,抑制不住的深喘要将他自己淹没。

  他这句话说完,体内欲毒突的加剧,脑中被血气一冲,像是被蒙上一层纱幔,瞬间便把自己刚刚才说出口的话忘了。

  宴尘如今正是来此之后最弱的时候,喻清渊虽眼瞎有伤,但他解了那能疼死人的毒,此刻气力是比宴尘多的。

  他一下亲在宴尘颈侧,两下亲在他的耳廓。

  宴尘一惊,偏头躲开,身上一挣。

  可他现在只有右手能动,喻清渊将之牢牢抓住,暗哑着嗓音:“别躲。”

  他寻到宴尘嘴角,亲在那里。

  修了千年无情道的宴尘,第一次被人如此,还是他名义上的徒弟。

  他蹙着眉,眉目间的寒意与他身上此刻一般无二。

  喻清渊亲了他的嘴角,又张开嘴将他的半片下唇含住。

  宴尘:……!

  含住之后他短暂的找回一丝清明,在欲海狂潮中想起自己怀中搂的是谁,松开嘴,往后拉开些距离。

  这一来一回,他将宴尘唇上咬破了一小块。

  他做了畜生……他亲了师尊!

  喻清渊要疯了,之前被痛楚折磨的要疯,现下被欲毒折磨的要疯。

  可他还是忍不住舔了一下唇上沾染到的师尊唇上的血珠。

  喻清渊此刻焚身之苦,他怕在继续下去,真的将师尊如何,他想起师尊如今眼中有恙,是看不见他做什么的……

  他伸手往下,欲往下裳中探,还没怎样,脑中便似又被什么蒙住了。

  若是放到平时,遇到此种情况,宴尘定是管都不管,甚至佩剑出鞘,可他来这历劫,偏偏是为了喻清渊。

  他若此时不管,便是放任他去死。

  可他修无情道,无欲无情,不能破道。

  刚刚喻清渊亲他那两下,并未让他千年如一的道心出现丝毫松动,甚至很是反感。

  只是,他若不完成历劫,便无法飞升大道,且从前两次来看,天道对喻清渊有些深意。

  到底,该如何……

  正思虑间,便感到喻清渊再次抓了他的手,拉着放在了一处。

  宴尘顿了一下,方感知到那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2220:35:25~2021-04-2320:32: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ueyue、青灯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