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死生同往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34、死生同往
字体:      护眼 关灯

34、死生同往

  喻清渊背着宴尘跃走,因他双目瞎了,跃开一段距离就要停下几息辨别方位。师尊昏在他背上,有血珠滴落他的脖颈,身上冰寒透骨,之前从未有过这般脆弱的时候。

  之前缠在喻清渊腰上的灵线,早就在那欲蟒将师尊卷走的时候断了,他反手扶着宴尘膝弯将他往上托了托,两息后跃身。

  这地方深邃无比,状似没有出口,可那红尾欲蟒是如何爬出去的。

  一会过后,喻清渊背着宴尘落在一处,正要再分辨位置,脑中忽然一阵迷蒙之感涌来。

  原是他方才为宴尘吸毒,虽吐了干净,却终有毒素残汁沾留在了口中,这点残毒不能让他像宴尘这般,但让他头脑昏沉还是绰绰有余。何况他被废了双目,那覆眼素带上宴尘留下的灵息虽能缓解一些痛楚,可那红衣人出手时应是用了什么另类法门,或是那掌风中蕴的灵针也淬了毒,之前不曾发作,现下开始现出后劲来。

  眼目被割瞎本就是奇疼无比,此刻藏/毒又出,由双眸传遍四肢百骸,喻清渊此时所觉像是有千余人在同时将他剜肉食骨一般,尤其是眼眸心脏,还脑中欲裂,沉沉欲昏。

  ……他不能倒……他还要带师尊走。

  喻清渊又往前跃了几段路,终是禁不住涌出一大口血,也不知离开了那欲蟒处多远,正这时只听一道剑鸣破空之声,有什么从远处飞来,铮的一声插在他脚边。

  喻清渊拧着眉峰,耳听剑鸣辨了出来。

  ……霄红。

  霄红是宴尘本命佩剑,它虽被封了中心一道红线,暂时给了喻清渊用,喻清渊几日用下来也前后自如,那是因为宴尘无事之故,现今宴尘这般伤重昏迷,霄红与主人互通自行阻了方才一时,眼下宴尘情况更甚,灵剑便被封住了灵犀。

  ……那欲蟒追过来了!

  后方有腥风卷刃,那欲蟒远远看见他二人,粗长的尾巴一扫,卷起地面碎石激射。

  喻清渊顾不上将霄红收起,背着师尊在一片茫茫黑暗之中凭借自身所能躲闪,一阵之后,终是被击翻在地。

  只是摔落地上之时他下意识反身将师尊抱住,往一处滑行数米,虽穿着衣物背上仍被划出大片血痕。

  正这时,又有石块飞卷之声,喻清渊躬身将宴尘一护,后背被数枚石刃击中,手上顿时一松,宴尘便被这股余力震了出去。

  喻清渊本就被眼中毒素迫的生不如死,这下又遭重击,已是强弩之末。

  他趴在地上沉沉的喘了几口气,伸出两手指尖深深的往地面扣去,往前爬了两米,不曾摸到宴尘。

  他不知道师尊被震到了何处。

  他把师尊……丢了。

  喻清渊继续往前爬,有发丝从背上顺下来沾到了他嘴边的血,剩下一些与他背上破了的血痕黏在一处。

  那欲蟒不知为何突然没了动静,喻清渊艰难的跪了起来,又艰难的站起身,继续沿着方才的方向往前寻,他脚步踉跄,形似从地狱浴血返还人间,在寻那道引领他的光。

  “……师尊。”

  “师尊!”

  片刻过去,喻清渊什么也没寻到。

  他忽然跪下身,膝行在坚硬的地面之上,两手往前摸索,口中喃喃不停:“师尊……师尊……师尊……”

  此时此刻,那满身痛楚仍在身上煎血噬骨,他却仿佛什么也感觉不到了,只剩慌乱害怕在心间蔓延。

  ……他的师尊不会死,他的师尊清风明月,明明未曾笑过一次却能照亮人心。

  他那般的人物,怎能与自己这般废物死在一起!

  可……是他喻清渊不配活着,该死!

  若是他不重生在这一世,就不会碰到这么好的师尊,就不会将师尊累及至此!

  喻清渊膝行了半响,摸索了半响,喊了半响,终是不曾听到那道漠然的声音。

  直到,有别人回答了他。

  “这般孝心,师徒情深!”是那欲蟒,原来他一时没有动静,是早就从上方石壁上爬过来,看着喻清渊的凄惨模样。

  “若是你师尊睁开眼看看,想必定会高兴的很。”

  “不过,他就要被我吃了,但在那之前,他要用这一身雪意偿还我失子之痛!”

  他言下之意,要将宴尘先X后杀。

  欲蟒的尾巴动了动,就要拂到宴尘身上去卷他衣衫。

  喻清渊终于知道了宴尘所在,他听了那欲蟒言辞羞辱师尊,只觉一颗心都要炸了,情急之下竟是又激发出一股力量,他摸到手边一截细长尖石,牢牢握紧跃身而上。

  欲蟒观他形似废人一个,未将他放在眼中,怎料喻清渊这一跃之下,竟是用尖石穿透了他尾上鳞片,狠厉的将他蟒尾刺穿。

  他一下刺完,手上不停,又刺了第二下,欲蟒痛的发出一阵戾啸,将喻清渊抽飞了出去。

  欲蟒放弃了宴尘,追着喻清渊过去,要将他直接生剥了。

  喻清渊吊着一口气爬起身,照旋境一重在这欲蟒面前不堪一击,更不论喻清渊此刻眼中毒入周身,只凭借师尊二字让他撑到现在。可他此刻舍了命,发了疯,那素带上血痕与他一身血气融在一处,凄惨至极,隐有绝命之意。

  他刚刚摔过来时摸到了霄红,喻清渊持剑再战,脑后余下的素带两端被带的荡起。

  这般一阵之后,喻清渊竟是在欲蟒身上留下了几道口子,将他的尾巴砍掉了一截。

  结果便是,霄红剑被击飞,他正要被欲蟒徒手穿胸而亡。

  正此时,忽见一道剑光劈空,往欲蟒背心刺去。

  这剑式似载天地在内,欲蟒竟一时间忽视不能,他将喻清渊一撇,反身去迎。

  霄红带着翻江之力迫近,白光之中剑威倾世,欲蟒用妖力去挡,竟被压的矮了几分/身形。

  他往一处看去,见到那个一直昏迷不醒的道修,此刻正盘膝坐在地上用右手两指引剑。

  宴尘睁着双目,却还是看不见的,琼云之目的损伤未消,他现下虽然醒了过来,身上状况却还是与昏迷之前一样无二。

  他那灵力不足一成,此刻能压制住欲蟒,全靠他以血引咒。

  欲蟒见此,一身妖力全部外放,就要脱离霄红压制。

  宴尘右手两指指尖方才已被他咬破,他凭空再画一道血符,口中沉声:“诸天仙神,予我为真!”

  法咒一出,血符上红光飞旋,宴尘点在其上,再道:“去!”

  血符瞬间暴涨数倍,飞至霄红上方,红光与剑威合在一处,顿时便将欲蟒的妖力化散,只见一剑开天,霄红将欲蟒穿胸而过,一击便将欲蟒击杀,然后飞回来规整的插在宴尘身侧的地面之中。

  就见宴尘所处之地,周身方圆一米之内是以血而书的法阵,他正在中间。

  与天借力,总要有点诚意,这会让他虚弱的时候更多,只是虚弱与否,与他现在也没多大差别,不过是再多难受几分罢了。

  摔在地上的喻清渊听见了那寒月冷绝一般的声音。

  ……是师尊。

  他先是怔住,而后便是欣喜若狂。

  欲蟒已死,他身上刚刚那股劲气散尽,他想咳,却极力忍住,可还是有血不受控制的从他嘴边流出。

  他爬起身,向着方才宴尘出声时感知到的方位往他身边走,他走的太慢,却是尽力快了。

  太过虚弱使宴尘反应降低,刺穴放血治疗使用琼云之目损伤的方法,现下也是不顶用了。

  只能等待自行恢复。

  宴尘睁着一双眼下不能视物的眸子,低唤了一声:“喻清渊。”

  而后应是感觉到了他,虽看不见,还是侧过头。

  这是他来此之后,第一次这般叫他。

  三字入耳,不过是唤了他的名字,却比世上所有万金之物更加珍贵无比。

  “……师尊。”他应了,终是循声走到了宴尘身前。

  宴尘微微垂首,心间思虑。

  他左臂余毒使之僵硬,但明日会好,目中损伤也终会复明,被压制的修为一样会恢复,以血画阵造成的虚弱感总会消去,至于眼下身上发冷,忍一忍便是了。

  他身上这般伤,却这般想,无情道修的久了,对自己都无情了。

  可宴尘知道清渊的情况不一样,他双眼瞎了,若是治不好,那便是一世如此。

  喻清渊双膝跪下,往前抓到他的手臂,摸到一手冰寒。

  他收回手,摸上自己的腰带,将外衫脱下,内衫亦是。

  只是他背上擦破的面积很大,还有被石刃击中造成的伤口,其上出的血与衣料沾在了一处,喻清渊就那么生扯了下来。

  宴尘听到一阵窸窣声响,他还在发抖,尽量稳声道:“在做何事?”

  喻清渊听他此句一顿,想到什么,道:“师尊……”的眼睛也看不见了吗?

  他记起上次在山洞时宴尘眼中便曾一时失明,皆因使用了琼云之目。

  ……刚刚在上面时,他又用了一次。

  喻清渊答非所问,宴尘却想到了什么,喻清渊在脱衣服,想要将衣衫给他御寒。

  如此一想他伸手过去想要挡下他此举,却正好抓到他的手腕。

  宴尘没有将右手收回,而是以所剩不多的灵力探他内息。

  这一探,便把什么都探了出来。

  他不仅眼睛瞎了,身上有伤,还眼中藏/毒发作,漫到全身,夺他生息,眼下已是就快命绝之像!

  宴尘一惊!

  喻清渊凭他所觉将两层衣衫披到宴尘身上,在前方拢紧。

  他跪在那里,赤着上身,背上血痕,目上素带染血,嘴边残红。

  “师尊。”

  喻清渊说了两字,终是到了极限,他往前栽倒。

  宴尘似有所觉,将他一扶。

  喻清渊的额头触到了他的肩膀,已经失去了意识,呼吸浅薄,似要停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2120:30:39~2021-04-2220:35: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汐辞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