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夜阑飘雨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26、夜阑飘雨
字体:      护眼 关灯

26、夜阑飘雨

  苏成漠的袖子眼看就要触到宴尘的眉心,宴尘正要退开两步,他的手臂忽然被人轻轻一扯,便被喻清渊拉到了身侧。

  喻清渊松开手,沉默的站在一边。

  此刻苏成漠的手还举着,见此他倒是不尴尬,只是稍微一顿,而后便无比自然的将手垂了下去。

  “令徒有趣。”

  “小徒顽劣,见笑了。”

  宴尘说这几个字算是作别,可苏成漠明显不这么认为。

  “道友指尖还出着血,若是在旁处也就算了,在下也看不见,可眼下看见了,自是不能不管。”苏成漠说完竟然从自己的内衫上撕下了一小条布料,作势要去拉宴尘的手与他包扎。

  这就大可不必。

  宴尘脚下一动将他躲开,道:“就此别过。”

  喻清渊看了苏成漠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上还拿着的内衫布条,跟上宴尘。

  苏成漠见宴尘走远,这次没再阻拦,只是在原地看了他的背影一会,嘴边笑容散去,将手上布条随着清风扔远。

  ……

  既然被允了进山,那自是有人接待,他二人被一名弟子引着,一路穿亭过廊,观花游叶,见识了须云山内磅礴景象,走了半响,终于将他二人带到了安置之处。

  那弟子推开门,将两人带入屋内,态度有礼:“因近日入山之人太多,使得房间所剩无比,晚些时候应是还有余下的道门上山来,所以就要麻烦二位屈就一下,同住一间房。”

  “过后会有人送吃的过来,若有事,随时吩咐。”

  他说完后自行退出,将门关上了。

  待客之道少不了茶水点心,虽都是仙门道修,在此事上也不能免俗。

  不过这并不是宴尘关注的点,他看了看屋内,正要走到一处坐下。

  这时后方的喻清渊忽然上前将他挡住,看他的眼神深沉,竟抬手用指腹揩在他眉心,将那点已干的血抹了下去,之后他伸出手,将宴尘那刺破的中指抓在手里。

  宴尘:“?”

  喻清渊将他的手指往上,自己慢慢垂首,在被灵针刺破处舔了一下,而后张嘴含住,吮吸那处血点。

  宴尘的手指顿时被一阵湿热包裹。

  他:“……”

  宴尘正要往回抽手,喻清渊已将他的手指放了出来,低声道:“师尊,好了。”

  是好了,上面的血都被他吮干净了。

  ……怎么是魔君时莫名其妙,变回了他的徒弟还是莫名其妙。

  宴尘凝着眉不想说话,漠然在桌边坐下。

  喻清渊见宴尘如此神情,似乎有些不悦,他站在原地,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刚刚干了什么事……

  他就是见到苏成漠那般拉扯师尊,心中不快,一路想着不能释怀,这才有了方才那般举动。

  他可是在封印了魔君的性情之后就算多看一眼宴尘都会不由自主联想的状态,师尊对他的坏与好交替在脑中循坏,碰一下衣袖都会禁不住让他浮想联翩,怎会……情急之下做出这种事。

  此刻口中舌尖仿佛还留有他指尖触感。

  喻清渊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不敢开口,迅速看了一眼宴尘后垂眸,又轻又重的喘出一口气,随意擦了下眉心干涸的血点,往后退了几步,站到门扉另一侧的窗边。

  他让自己看着窗外,映入眼帘的是窗外景物,脑中闪过的却是那人身影。

  ……

  如此之后,到了入夜十分。

  房门被人敲响,宴尘打开门,见是白日里引他两人来此的须云山弟子。

  “我是来通知二位,三千道门已经到齐,摘星会将在明日举办,为表对摘星会重视,需两位此时去往引仙泉沐浴,洗去一路尘埃,应合道家法度,眼下其他宗门男修都已在引仙泉了,女修则另有去处。”这弟子指了所在位置,说完就退了出去。

  ……参会之前沐浴,不沐浴不能参加。

  这是什么规矩。

  仙都修了,还弄得如此繁琐,直接一个净尘术下去岂不省时。

  莫非……

  宴尘蹙眉,与喻清渊一起前往引仙泉。

  踏着月光前行,几转几绕,二人来到了一处地方。

  远远望去便见此处山中有淡如丝薄的白雾在夜空中弥漫轻荡,直到转过山侧,眼前豁然开朗。

  原来此处是一个温泉群,其中足有千余个泉眼,此时正袅袅渺渺散着温热之气,雕栏画栋的亭台搭在其间,配有轻纱拂动。

  每个泉眼间大概相隔了六七米,配上轻纱雾气,半遮半掩朦朦胧胧,将泉中人看的不清不楚似真似幻。

  宴尘听到不少人声,看来那些道门之人已在泉中了。

  他粗略看了看,见近处几个泉中都有人,唯独靠近山壁那一方是空的,便带着喻清渊走到那处,穿着衣衫下了水。

  宴尘心中自有计较,他又不是真的来沐浴的,他往后方一靠,背部贴在青石泉壁之上,发丝被浸湿了大半。

  喻清渊眼看宴尘此刻姿态,衣衫半湿闭目靠在那处,湿了的青丝几缕沾在肩上,一处都没露,却比露了更甚。

  他不禁又回想起之前种种,下水后在宴尘对面,与他离的稍远,也是穿着衣衫。

  一刻多之后,有声音在前面的泉中传了过来。

  “……冰肌凝香含,飞举玉横萧。”

  一句女子低语掺杂着男子粗重喘息,一字不落的随风飘了过来。

  “……沉香三千恨,巫山暮云朝。”

  女子发出一阵苏媚入骨的笑意,男子呼吸愈重。

  “……珠斗阑珊近,倚风红露烧。”

  此句伴着一阵哗啦水声,没入了雾气深处。

  此处竟似有男女正在欢好,这三千道门现下有多少人在这温泉之中,那声音没有遮掩,怕是远处也能听到不少,这般举动与大庭广众没甚差别。

  宴尘睁开眼,那交织的喘息对他没有半分影响,眸中还是清冷一片,温泉的热意也挡不住他身上冰寒。

  喻清渊自是也听到了,他离那声音发出的地方比宴尘要近些,他也未曾如何,只要不是宴尘在喘,他就能无动于衷。

  宴尘用眼神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

  毕竟那女声他听着十分耳熟,虽然听上去比前两日稍微柔了些。

  喻清渊来到他身侧,宴尘虽衣衫规整,喻清渊此时也不敢多往他身上看,目光避开他身上湿处,默默站着。

  这般之后,天幕上忽然下起了细雨,雨丝轻如落尘,还不足以打湿人的额发。

  有杏花花瓣随着轻雨洒落,洋洋洒洒从天幕上往下落在水面亭台,就连那轻纱之上也就着湿潮的雨丝沾染了不少。

  风吹来,带着温泉中热意袭过。

  宴尘掌中凝出一柄灵剑,喻清渊也将那被封住一丝红线的霄红召了出来。

  花瓣落了十数息后,一声惨叫冲天而起。

  这声音便是那状似与女子缠绵的男修所出。

  此声惨叫一起,便引起这泉中其他人所觉,刚才那一阵太过暧昧,仿佛全部人都沉浸其中,可也未曾给他们许多反应时间,只见那无数杏花花瓣突的腾空化成阵阵血雾,雾气中又飞出几万只血蝠。

  那血蝠獠牙其长,尖上毒液森光,蝠翼张开三米有余,一挥便如阴风过境,更有遮天闭月的血雾欲要生饮人血。

  一时间,此处如堕十方地狱。

  此处虽有三千道门修士,就算每个宗门都出了十个人参加这摘星会,加起来也不过三万人,且不说还有如宴尘这般只来了一两人的,如此一来,大概来了一万多人,且修为高低不平。下游道门中修为高者有,却不多,最高的一个不过结婴境八重。

  此番阵仗,少不得陨人损命。

  开局一阵,便勾去了一千多人性命。

  这怕是中了媚术与魅术。

  等着众人如梦初醒,方见各种灵光与血液横飞。

  喻清渊虽只有照旋境一重修为,却是半分不惧眼前所见,他眉间锋刃,目中凌渊,虽不及魔君时那般疯,却也是个血厉沉绝的角色。

  他周身无形腾起一股杀意如狂,眼中目光令人一见发抖,凭借手中霄红剑与这几日所学,竟是未曾让周围那些东西近得宴尘的身。

  但宴尘自是不能让徒弟护着。

  他手中所凝灵刃一斩,顿见白光劈空,诛邪伏凶,十数只血蝠便被斩于剑下。

  宴尘飞身而起,一剑疾风化雨,身周方圆二十米处便被清了干净。

  可虽如此,那状似无尽的血蝠与血雾又再次聚拢。

  从前至今,妖邪鬼魅在世上,宴尘只杀恶。

  是以不管今番如何,若是让这些东西飞下须云山去,必是一场人间疾苦。

  宴尘御到半空单手引诀,口中寒声:“诸天浩荡,气纵穹苍!”

  此诀一出,但见他手中那灵刃所化长剑于夜幕之中散出千道剑影,那般气势如天上星君降世,仙神落尘,非是移山填海所不能比之,八荒六合妖邪见之生惧。只见万千灵剑如极星铺散,灵光翻腾,眨眼间便灭了几千血蝠。

  三尺长剑凝白霜,一身清辉似月长。

  此时只闻一道狐吟,一只白狐从一处窜出,踏着山壁往上,于离地百米之处踩在一片更为浓厚的血雾之上。

  那血雾中传出一句话:“奉魔君顾千帆之令,一个不留!”

  宴尘沉眸看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1317:37:11~2021-04-1416:5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熙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泽雾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