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须云卷风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25、须云卷风
字体:      护眼 关灯

25、须云卷风

  宴尘服下换颜丹后,并无特别所觉,半刻后他以灵波为镜,见自己五官此刻平平无奇,寡淡无味。

  他又看了下左肩,见其上雪晶隐藏,未曾留下半分迹象,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

  曲升平此人……

  宴尘又静坐片刻,心间几分想法暂时放下,他起身走到洞外,午时正好,就见喻清渊运剑流畅,招式之间契合无比,两套剑法融会贯通,外传气劲更是像模像样了。

  封了顾千帆的性情,倒是孺子可教。

  喻清渊收剑回式,看见一侧宴尘。

  “……你?”他穿着师尊的衣服,脸却换了。

  “换颜丹之顾。”宴尘也不欺瞒,与他直说了。

  “……师尊。”喻清渊低低唤了一声,是了,他虽换了容貌,身形却依然那般凌绝,腰还是一般细,腿还是一般长。

  喻清渊发觉他一时半刻无法从此种想法中脱出,他那重生之后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杀了宴尘报仇的决心,正在此人不经意间对他表露出的关心之下一点点现出裂痕。

  本该不共戴天,现如今……

  他这张脸很好,掩了那绝色姿容,省的再遇上心生旖想之人。

  喻清渊这般一想,嘴角荡出一抹轻笑,不过转瞬即逝,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

  两日之后,宴尘换了装束,欲要带着喻清渊御剑前往须云山。

  他踩在剑身之上,侧头看着下方喻清渊,漠道:“上来。”

  “……嗯。”他低声应了,往上一跃。

  宴尘微偏头,露出半边侧脸,手上起诀,“抓好。”

  毕竟御剑飞行,行山过海,千里高空而过,免不得罡风烈烈为阻,如喻清渊这般还不能御剑的境界,站在上面很是危险。

  虽然几日前他带着喻清渊御过剑,但那不一样,那时他还是魔君,自是与现在不能比的。

  宴尘一催动,霄红灿若极星恒于天幕之间,后端在空中擦出一线似是薄纱一般的灵尾。

  这般高空飞行,喻清渊自是心中不惧,只是惯性驱使,他在灵剑开始飞行时往前扑了一下,撞在了宴尘背上。

  他急忙起身,不敢去搂宴尘腰身,只是伸手抓住他被风吹动的袖角。

  一双眼看着身前人,眸光深深隐绪。

  ……

  如此行了小半日,到了须云山时还未及午时。

  但见山峰嶙峋巍峨高耸,悬崖绝壁丈千而成,郁翠高树苍天矗立,山顶仿佛接云连碧,一派道法自然之像。

  仙门上中下三游,自是上游上清界为尊,接而中游承上启下,继而下游从之,其中实力自是分级有别。

  这须云山下游山门,却是一片得天独厚之感。

  灵剑落在须云山山脚,宴尘指尖一动,霄红便飞回了喻清渊的储物袋中。

  二人走到山门处,见有十多个守山弟子左右而站,正中间摆着一方长桌,桌上有纸笔,还有一方瓷盘,盘中几只杯子,杯中装满了酒。

  有两个相比守山弟子而言衣饰稍微繁杂的道修立在桌后,再往上有一方宽阔石阶,其上有一面一人高的镜子,此刻镜面正被纱锦盖着。

  他带着喻清渊上前,长桌后其中一人道:“宗门所在?”说着拿起笔。

  宴尘:“天玄道宗。”

  那人看了看宴尘,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见他面无颜色,十分普通,还隐隐带着点病容,顿时不想多加搭理。

  这年头,修士之间也是看脸的。

  “这本子上写的哪个是你家,自己写上。”对方将册本一推,笔一扔,语气有些不耐烦。

  宴尘未曾再言,他将册本转过来,翻开纸张,见内里所列皆是宗派名称,往后接连翻了十几页,大多都已记录完入了山,只剩少数几个宗门还未来此。

  他找到天玄道宗四字,在后面打了一个勾,上方两行分别是朝元宗与合欢宗,且都已勾画。

  见他写完,对方道:“你们既是天玄道宗,那临清仙君为何未曾同来?”

  身后的喻清渊沉眸看了此人一眼。

  宴尘道:“仙君外出,归期不定。”

  对方一听顿时失望,语气更是不耐到了极点,“别磨蹭了,赶紧的!”

  他将册子一收,示意与他一起那人快点。

  另一人开口,言辞间还算有礼:“二位各自饮下这盘中灵酒,扎破右手中指指尖抹在眉心,往显身镜前一站便是。”

  显身镜……

  见他两人未动,这人又道:“实在是近日魔君一事闹的世间不宁,青云岭三宗与上百道修接连陨在他的手上,其中更是有我须云山弟子。那顾千帆来去无踪,是个剑上染血的杀人魔头,还不知他是夺舍害人,亦或是以魂魄化身,再就是投胎重新做人。”

  “今番摘星会三千道门临山,为保险谨慎为之,还请二位体谅。”

  此人将瓷盘往宴尘面前推了推,伸手示意:“两位放心,都是无人用过的干净杯子,灵酒里面只是加了影身咒的符灰,并无他物。一身正气,问心无愧,饮下此杯便是。”

  宴尘垂眸看了看那几杯灵酒,凭他灵识,自是可以探出其中确实只加了影身咒。

  至于那显身镜,是个灵器,与他的霄红剑同一品级。

  他受天道之意魂魄来到此身,这镜子应是不能随意测出他的身份,喻清渊是顾千帆转世,且身上复杂……

  “道友,请!”

  宴尘神情未变,漠然的饮下一杯灵酒,而后灵针凝出刺破指尖,抹了一滴赤红在眉心上,往上几阶走到显身镜前一站。

  对方将纱锦一掀,显身镜现出真容。

  原来它的镜面是由一块红色血玉打造而成。

  “抹一滴血在镜面之上。”对方复道。

  宴尘将中指上血珠屈指一弹,一滴血珠便沾在玉面之上,而后血玉将血珠吸收,整个镜身发出一阵幽光,本来只堪堪能照到一丝人影的玉面忽然变的透明,将宴尘的身形整个映在其中,清晰无比。

  喻清渊禁不住上前两步,双眸注视着镜中人。

  周围也是一阵静然,皆注视着着一幕。

  若是有异,那滴眉心血便会变色,且镜中也会显出真形。

  只见三息之后,镜中人毫无变化,镜面再次幽光一闪恢复了血玉模样。

  喻清渊心中莫名一松。

  宴尘从镜前错开,他没有查出问题,接下来便是喻清渊,对方已将灵酒端到了他身前。

  喻清渊默了片刻伸手接过,一饮而尽。

  接着指尖刺血,点在眉心。

  一身正气,问心无愧……

  他虽封了魔君性情,但紧凭脑中记忆,也知顾千帆当得问心无愧四字,若真是世间有灵之器……

  喻清渊脚下一动,眸中隐隐生厉,往那处踏去。

  眼看喻清渊离显身镜越来越近,顾千帆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理清之事,在此处不易多事。

  宴尘袖下两指灵刃微闪,正要不动声色将玉面击碎。

  正此时突然毫无预兆的从当空降下一道炸雷,数道电光载着天威,一下便将下方显身镜击碎,化成了齑粉。

  须云山众人:……

  喻清渊:……

  宴尘:……

  这雷来得快去得也快,极光散尽,那显身镜连灰都不剩。

  宴尘将指尖灵光收回,他看了眼澄澈天幕,莫非……是天道在帮喻清渊?

  这般一猜,便又想起在山洞中时那石壁上现出的金芒字迹,天道是世间万物之本,若一个人十恶不赦,怎可帮他。

  宴尘想到此处,看了眼喻清渊,见喻清渊也在看他。

  须云山众人惊魂未定,灵器毁了,如何与掌门交代!

  宴尘淡道:“我二人可以入山了吗?”

  “……你可以,他不可以,不曾在显身镜前走一遭,不能入山!”

  宴尘漠然站在原地,摘星会他又不是非要参加不可,想查顾千帆的事另找机会便是。

  如此一想,他便要带着喻清渊离开。

  “让他二人进山。”

  忽然从上首台阶上传来一道声音,音色清正,如冰泉一般凝绝,似乎能拨人心。

  宴尘已经转身,迈下了石阶。

  “道友留步!”

  宴尘站定,转过身。

  就见一人缓缓走下,着一身月白,腰上青绦束带,袖角衣袂处绣着暗纹,发上银色小冠半束,手上握着一只玉笛,面上俊美潇洒,气质自然,目中凌光。

  他将右手中玉笛在左手心敲了敲,带着笑意走到了宴尘近前。

  宴尘自是不识此人。

  此处须云山众人全部躬身:“见过真君。”

  “嗯。”

  “真君,掌门下令……”

  “我去说。”

  “……是!”

  此人说话时一直在打量着宴尘,就见他就着握笛子的姿势两手成礼,道:“在下苏成漠,见过道友。”

  宴尘不言,回他一礼,点了下头。

  苏成漠撤了手,将玉笛在指尖转了转,其上挂着的墨绿穗子随着他的动作摆荡:“未请教道友名讳?”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苏成漠笑道:“不然,不然,我观道友气质斐然,怎会是平庸之辈。”

  宴尘道:“萍水相逢,多谢。”

  “萍水相逢便是缘,道友就是面上带了些病容,看着不甚精神而已,但这一身仙气难掩,想来定不会教出魔君那般的徒弟。”苏成漠看向喻清渊:“观令徒面向也是仙门之秀。”

  此人不明,暂且不亦多说。

  “既如此,我二人便入山去了。”

  语毕,宴尘就要带着喻清渊往上走。

  谁知苏成漠突然拉住他的衣袖,将宴尘拉住后抬起自己的袖子,往宴尘的眉心凑近。

  “道友方才点在眉心的血还在上面,在下帮你擦。”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1014:53:23~2021-04-1317:37: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身病骨2个;云熙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凕心归墟10瓶;是萌萌啦5瓶;星泽雾凝2瓶;我的昵称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