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与君别寒_师尊他修无情道
笔趣阁 > 师尊他修无情道 > 23、与君别寒
字体:      护眼 关灯

23、与君别寒

  喻清渊本在地上缩着,他这么一拉,便将宴尘拽着扑到了他身上。

  他此刻浑身上下冷的像冰,宴尘与之一比,那就是如火一般。

  喻清渊双臂牢牢将他拥着,宴尘被他的力度带着一下子躺倒在了旁侧的地面之上,喻清渊攀附上来,还用一条腿压着他。

  宴尘周身顿时寒气溢现,可喻清渊根本不怕,他就是觉着身下人热,能汲取到暖意。

  他嘴角血流滴到了宴尘的雪色内裳领口,喻清渊在他耳边哆嗦着牙关喘着气,如此过了两息之后,他大概感觉隔着衣衫热度不够,竟伸手往宴尘怀中探。

  宴尘将他的手按住,把喻清渊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他现在被冰寒折磨不堪一击,宴尘按住他的那只手只要一用力就能将腕骨拧断。

  宴尘漠着眼眸将他的手撇开。

  他坐起身,实在是想远离喻清渊,可下一息,就被喻清渊抓住袖角。

  宴尘将袖角往回一扯,许是实在不喜他之前举动,动作间不由带出一阵修为散出气流,虽这阵气流不强,但此刻的喻清渊仍被震了出去。他就着躺在地上的姿势往后平滑了好几米,嘴边血在地面留下了一道细线。

  宴尘从未收过徒弟,前身时也没在别人门下见过这样的徒弟,何况他真仙境大成,何人敢对他那般。

  可现在这魔君徒弟,一而再再而三。

  喻清渊虽被震出去了几米,但他眼下经脉被冰霜凝住,如寒毒攻心,别的都顾不上,只凭借着自身那点本能向往这洞中存在的热。

  那柴火烧着,火燃着,可喻清渊却在迷蒙间只想拥着宴尘。

  宴尘往火堆里添了些柴,火苗瞬间往上窜了一截,洞中热意更甚,他本打算将喻清渊留在洞中自行恢复,他出洞去,毕竟此刻这般宴尘没法帮他。

  他漠然起身,本想往外走,却眼看喻清渊躺在石壁下冷的浑身打颤,就连一头发丝也结出了寒霜。

  宴尘漠了一会,还是行过去,想将他带到火堆旁后再出去。

  他站在他身前还不曾动作,就见喻清渊似是清醒了过来,伸手抓住他下方衣角,抬头看他。

  宴尘低眉,二人一时对视。

  喻清渊一双星眸都似乎要被霜寒覆住,呼吸间冷气落在宴尘身上,将衣料拂的一动,他现在不光经脉被冻住,就连一身血都要成冰。

  宴尘一动,喻清渊以为他要走,出口两字,“……别走。”

  这两字低的像是沉在了喉间,又冻在了齿缝里。

  他不停的打着哆嗦,僵硬着两手一环抱住了宴尘一双腿。

  喻清渊这样一抱,宴尘不免又想到他方才所为。

  “醒了就自己烤火。”他淡声,欲将他一双手拿开。

  哪知喻清渊扒着他的双腿攀上了他的腰身,而后再一次将他拥住。

  “让本座……抱着……”

  宴尘本以为他彻底清醒,现下听他又自称本座,便知根本没有。

  由于此刻状态,他几个字说的断断续续。

  再将他震开是可以,不过怕是喻清渊再经历那么一震,便是当即就活不成了。

  可即便如此,宴尘的无情道也不想让他抱着,他正要动作,洞中光线却是突然一暗,外间本来晴空万里的天幕之上竟然一瞬间浓云聚涌,翻覆如潮,隐隐有闷雷响在其间。

  宴尘见此一惊,这一幕与他进入此书之前天道授意时是如此相同。

  他使了些力,当即扯开喻清渊,想要到洞外看清楚些。

  哪知才刚刚迈了一步,眼前光线一下子又暗了几分,外间一道雷声炸响飓风刮过,就见旁侧石壁上一道金芒一闪,现出一行字。

  无情道,道无情却有人情,坦诚相待,一身余温,与君别寒。

  待宴尘将这一行字看清,金芒复闪,字迹消失无踪。

  他皱眉,一时默在了原地。

  ……天道竟在这书中再次与他授意。

  但这话中之意……他眉间又皱的深了些。

  宴尘又默站了半响方才转过身,他见喻清渊靠在石壁上坐着,整个人似刚才雪中拎出来的,自然是看不到方才那阵金芒。

  喻清渊看着他,放在身侧的手就快要僵的动不了了。

  宴尘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漠然往他处行了几步。

  ……坦诚相待,一身余温,与君别寒。

  他垂眸,又待片息后抬手触上自己的内裳绳带。

  ……天道竟让他用一身体温为喻清渊清除体内寒疾。

  宴尘有些不明此举用意,难道这般便是‘情爱可断,人情不断’,真正参悟无情道中的一环?

  他虽心有疑虑不明所以,还是拉开了衣上绳结,天道将他送到此书之中应该自有深意,他在此处时日尚短……还不曾悟到此间一分。

  那衣上绳结一拉,雪色内裳顿时松散向两边荡开,宴尘走过去,在喻清渊身边坐下。

  他这般不遮不掩,上身一些风景尽收喻清渊眼中。

  喻清渊贴上他,感觉自己贴上了这世间暖阳,宴尘凝着眉目,想着天道所指,终是没有将他推开。

  “不够……再紧些。”

  喻清渊说着,将他往怀中又揽了揽,他抱了宴尘后手臂上力道恢复了些,此刻拥的他这样紧,仿佛怎么也觉不够。

  喻清渊美人再次入怀,身上霜寒正在缓慢褪去,体内被冻住的经脉还需时间,他呼吸本来渐渐和缓,低头间见宴尘两条长腿,身上凝脂胜玉,如此仙姿此时安静坐在他身边,一脸冷寒,却默许了他靠近。

  他眸间发沉,呼吸有些重,却不是身上寒疾所致。

  喻清渊将宴尘衣衫扯开些许,探手在他腰间搂紧,指尖忍不住动了动。

  “之前不是百般不愿,为何此刻……允了本座近身?”

  他吸了吸宴尘身上松雪之气,言语间还有白气呼出。

  宴尘不想回复喻清渊言辞,将他推开些许,而后两手将内裳一拉褪了下去。

  喻清渊一双眼顿时沉在他身上,今日早些时候所见那青丝玉背,弱肩柳腰,此刻又入他眼中。

  真真是世间美景,都在旁侧这人身上,人间绝色,就坐在他身边。

  “……你给本座看?”

  喻清渊两指顺起他背上一缕青丝,滑至发尾。

  只是那后腰下方隐至下裳之中,不得窥见真容却更加引人遐想。

  “你是看不起本座,觉得本座如今这般寒疾在身不能将你如何?”

  喻清渊指尖把玩着那一缕发尾,竟是有些爱不释手。

  宴尘抬眸看了他一眼,漠然往后方石壁上一靠,曲着一条腿坐在那里。

  这一眼本是凉寒不已,可看在喻清渊眼中,却是勾魂夺魄。

  “难不成你想用体温帮本座驱寒?”

  宴尘听此句入耳,蹙了眉。

  不是他想,是天道想。

  喻清渊见他不语,当他默认,一瞬间神情微怔。

  “本座被小看了,你是真觉得……我不会吃了你?”

  喻清渊将之前他被宴尘震开之时散落在地上的两件外衫拾回,将他自己那件在地上铺了,宴尘那件放在一边,上前将他一搂,带到那处躺着。

  他将宴尘那件外衫盖在他二人身上,侧身躺着,胸膛贴着宴尘后背。

  喻清渊身上寒霜虽然退尽,内里还不曾缓和,他嘴角血丝流的慢了,周身经脉还有一阵阵强烈的阵痛之感,可他这般搂着宴尘,却低低笑了一声。

  “这般主动,本座是否应该解衣以待?”

  “山中洞穴火光在侧,怀中人坦诚相见美色相贴,地上衣衫凌乱,你我紧紧缠在一处,这般天时地利,应否……人和?”

  “朝云暮雨,淋漓尽致?”

  喻清渊虽这般说着,却是不曾去解自己的衣服,如此将他抱着便已是不能自己,若再将身上衣衫解了,怕是……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且这般热意在怀,感觉体内正一点点暖和起来。

  其实宴尘身上还是如往常那般带着凉意的,喻清渊却觉着他是一团火。

  “从此时至明晨,闭嘴。”宴尘一动不动,应了天道的意,只待喻清渊寒疾消尽。

  喻清渊嘴上说的畅快,人却到了极限,他此番下来冰火重天,历经两场内息之祸,此时已是强撑,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宴尘闭目。

  ……

  一直到第二日晨起,边上的火堆早已烧尽。

  喻清渊睁开眼,入目便见一片石壁,他缓了片刻,方记起自己在何处。

  此时他身上温热,经脉正常,内息平复。

  他动了动正要起身,突觉身边躺了个人。

  喻清渊见他一臂正伸在那人颈下,余下的那只手正触在他的腰腹之上,且他一条腿还与那人叠在一处。

  枕在他臂上那人便是他的师尊宴尘。

  昨日那一幕幕在他脑海中倒放。

  喻清渊眼下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他回想着昨日内息狂涌时自己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他当时……是真的想将宴尘睡了。

  他想将手臂抽出来,见宴尘身上虽盖着外衫,却两肩与锁骨半露,那肩头一片湛蓝雪晶正对着他。

  他静静躺着闭着双眸,入眼间便是绝色。

  喻清渊沉沉看了他半响,觉着体内竟是被勾出了一阵热意。

  ……他竟对一个有血仇之人,起了这种心思。

  ……莫非昨晚……本座真的与他睡了?

  毕竟眼前所见冲击力太强,喻清渊明明记着发生了何事,却一时陷入了怀疑,他见宴尘肩上与脖颈处并无那种红痕,莫非……自己与他没有多余抚慰,是直接做的?

  如此一猜便想确认,目光放在宴尘的腰下,而那处正盖着。

  喻清渊默了一瞬,而后去掀宴尘身上盖着的外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